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幼童手术后变“植物人” ,医院被指延误抢救篡改病历

澎湃见习记者 刘海川

2014-06-04 18:35 来自 一号专案
       简单的疝气手术后,昆明一患儿因缺氧致弥漫性脑萎缩,近乎“植物人”,且治愈几率极微。患儿家属怒指院方麻醉注射过量、发现状况后抢救不及时,并篡改病历。
       2014年4月11日,在做完各项检查后,2岁半的沃沃被父亲刘吉伟带到昆明市儿童医院治疗疝气。9点20分,沃沃接受了全麻手术,刘吉伟和妻子则一直守在手术室外。但1个小时后,同一批做手术的小朋友已被陆续推出手术室外,唯独不见沃沃身影。等到下午1点半时,焦急的刘吉伟敲开手术室的大门,麻醉师告知他,手术非常成功,但孩子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随后,刘吉伟进入室内,看见沃沃躺在术后监护室内,口吐白沫,四肢强直。“麻醉师跟我说,孩子手术很成功。目前有些昏迷,但问题不大,一会下去吸点儿高压氧就没事了。”刘吉伟说。
       但等他和妻子吃完饭返回手术室看孩子时,大门已经锁上,怎么叫也叫不开。2点半,沃沃被送入重症监护室。当晚6点,院方通知刘吉伟,沃沃“生命体征正常,但因为是高敏感体质,发生了麻醉意外。”
       “孩子没有过敏史。手术前一天也做过过敏检查,具备手术条件。” 刘吉伟说,在重症监护室抢救5天后,沃沃转入普通病房看护。4月22日,刘吉伟带着患儿去往同市的昆华医院做核磁共振成像,沃沃被诊断为“弥漫性脑萎缩”。3天后,昆明市儿童医院新院也对沃沃作出了一致诊断。
       “到现在,儿童医院也没有对孩子的病情表过态。”刘吉伟说:“昆华医院的医生告诉我什么是弥漫性脑萎缩。儿子现在的大脑就像缺了水的核桃,治愈几率极微。”
       简单的疝气手术,为什么会演变成“脑萎缩”?刘吉伟咨询了医务朋友后认为,沃沃在接受全麻时,所注射的麻药可能过量。“术后医生能够观察到儿子的不正常反应,但没有进行及时抢救。”刘吉伟回忆,事发当日10点10分左右,沃沃的手术已经结束。但3个半小时后,当他们进入手术室找孩子时,发现沃沃的病床附近并没有医疗设备。
       “3个半小时,没有人通知我们,也没有人去管孩子。直到下午2点半,孩子才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但院方否认了家长的质疑。儿童医院医务科副主任李亚玲介绍,事发当日沃沃做完手术后,医生发现他呼吸不畅、心率下降,随即做了救治。“不存在延误。如果没有及时抢救,孩子可能已经不在了。”
       4月23日,在刘吉伟的参与下,院方封存了沃沃的病历。但刘吉伟委托律师朋友看过病历后发现,沃沃术后的4个小时,病历上有详细的抢救过程。“我和妻子当时都在场,根本就不是病历上写得那样。”但这一说法同样遭到了院方的否认。
       目前,沃沃无法说话、行走和表达,除了能睁眼和四肢抽搐,近乎“植物人”,且右脑完全瘫痪。事发后,刘吉伟要求将沃沃转入北京某医院,并由昆明市儿童医院承担差旅、医疗费用,遭到院方拒绝。在多次沟通无效后,刘吉伟提出600万元的赔偿标准,同样也遭拒绝。
       “在第三方鉴定出来之前,我们基于人道主义,可以给付1万元以内的慰问金。”院方告诉记者,术前他们已和患儿家长签订了手术风险责任书。记者在该责任书上看到,“麻醉意外”属该责任书内的免责条款。
       “麻醉意外这个词太宽泛。什么叫意外?意外是指在麻醉剂量准确且操作无误的情况下,出现了医护人员不可控的情况。鉴定都没有出来,谈意外太早了。”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杜晓秋建议,遇到此类医疗事件,“须在第一时间封存病历。并及时做医疗鉴定。”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录入编辑:鲍志恒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