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绿政公署

计划生育“绑架”义务教育,逼死37岁贵州超生父亲

澎湃记者 赵孟 发自贵州兴义​

2014-06-04 20:57 来自 绿政公署
        编者按:​
       作为基本国策的计划生育,碰上同样是基本国策的义务教育,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多年前,在生了3个女儿之后,贵州农民王光荣终于迎来了1个儿子。多年后在孩子入学时,“严重超生”的王光荣面临着22500元的罚款。​
       最终,家里只有1头猪和5只鸡选择了用美工刀结束37岁的生命。​
       然而,被计划生育捆绑的不单有义务教育,还有医保报销、结婚登记、身份证明等。

       
2014年5月1日,贵州省兴义市万屯镇下坝村,一位村民背着孩子走过一堵印有计划生育的标语墙。澎湃记者 杨一 图
       
       
      2014年5月1日,贵州省兴义市万屯镇下坝村,吴金敏的三女儿王仁琼从小也讨人喜欢,由于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和人说话的时候也显得羞涩,大姐说父亲王光荣离开的那天开始,小妹每到晚上就躲在被子里哭。澎湃记者 杨一 图
        在捱过穷困、债务、病痛和牢狱之后,37岁的贵州兴义农民王光荣最终被22500元的“超生罚款”压垮了。​
       今年3月3日,开学报名当天,这名4个孩子的父亲用美工刀片割断了自己的手腕,自杀身亡。​
       消息通过网络传出迅速引发关注。舆论的矛头指向被计生政策捆绑的义务教育——学生开学报名时,需要带上有计生部门开具的“超生罚款”缴清证明,不然无法进校读书。​
       兴义当地很快辟谣,称王光荣之死与“超生罚款”无关,四个孩子均已在当天入学。至于王光荣的死因,“正在调查”。与此同时,王光荣的妻子吴金敏获得了6万元的安葬费以及政府帮忙建房的承诺。​
       那么,作为“超生父亲”的王光荣,在了断自己之前遭遇了怎样的现实困厄?​
“这个文盲,被吓住了”
       王光荣有4个孩子,除最小的儿子外,其余三个都是女儿。长女和次女读初一,三女和儿子在村子里的下坝小学。这个不识字的农民听说,他家属于“严重超生”,所要缴纳的罚款数额可能比较大。​
       王光荣赶紧跑到万屯计生站去打听,回来告诉妻子,罚款一共是22000元。​
       万屯镇计划生育和医疗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吴万斌告诉绿署记者,王光荣超生的两个孩子,合计应缴纳“社会抚养费” 18000元;王的第二个孩子要缴纳“超怀费、无证生育费”4500元,两者合计22500元。​
       直到大约开学前一周,下坝小学的大门前贴出通知,告知家长开学的时间和报名所要挟带的材料,其中包括缴清罚款的“计生证明”。“其实就是叫你交罚款”。附近多位村民向绿署记者证实,曾看到过这份用毛笔写在红纸上的通知。​
       但下坝小学校长刘福否认了张贴通知的事。“学生都是直接来报名,立马发书,还吃了午餐呢。”5月6日,绿署记者在下坝小学大门侧面,看到被撕去的红纸留下的痕迹。刘福则解释说,“只是贴了通知关于开学的时间,没有说带计生证明。”​
       绿署记者注意到,村民们所说的“计生证明”,实际上是一本巴掌大的《万屯镇社会抚养费缴纳证明》,上面注明了所需缴纳费用的总额,以及每次所缴纳的数额。​
       村民们紧张起来,开始四处筹钱。​
       这笔“超生罚款”让王光荣一筹莫展。这期间他又去万屯计生站询问了一次,据吴金敏回忆,丈夫带回的原话是:“至少要交18000元,一手干(即一次缴清)”。丈夫还告诉他,听说报名前未缴清的,过期将会加倍罚款。​
       之前他们听说,有邻居应该交10000多元,但去说情之后打了五折,只交了5000多。王光荣和妻子合计着,说不定自己交10000多就可以给孩子报名了。为此,吴金敏向娘家借了6000多元,以为再想点办法就可以度过难关。​
       无从知晓王光荣所言“打折”和“加倍罚款”从何而来,但这笔罚款显然超出了他们的预算。“他是个文盲,别人说什么他都信,肯定是被吓住了。”事后吴金敏分析丈夫当时的心理。随后的几天,她发现丈夫变得沉默了很多,“很少说话,也不出去玩了。”王光荣偶尔会在她面前感叹:“娃娃读不成书,以后就和我们一样(是文盲)了。”​
       王光荣并未放弃努力。一向不喜欢求人的王光荣开始给熟络的人打电话,但结果往往落空。“都要交罚款,人家也帮不上忙。”吴金敏说。临近开学的前几个晚上,王光荣仍在打电话借钱,吴金敏听见丈夫挂断电话后偶尔会叹气,但他并没有在妻子面前流露出太多忧虑。​       
“土坑里的血都流满了”​
       村民唐永江说,许多家庭都是举债或者卖掉牲口凑钱,他有两个儿子,罚款共计2300元,此前陆续交过一些,当时还剩下1000多元。为此他将家里的一头半大小猪卖掉,偿清了这笔罚款。​
       但王光荣没有可以变卖的家产,3间老旧的房子还是从邻居家里买过来的,即使卖掉家里的1头猪和5只鸡,也无法凑齐18000元这个“天文数字”。​
       当天适逢农历二月初二,当地有祭山的习俗。惯常的程序是,村里每家凑点钱,到后山一座龙王庙做一顿饭吃。王光荣从万屯回来后,被邻居们吆喝着去祭山,并没有和妻子说太多罚款的事。​
       吴金敏甚至觉得,前几日有些焦虑的丈夫当时心情不错。她让王光荣盛一碗米饭带过去,王却笑着回答到:“有肉吃,还吃什么饭!”​
       一切似乎看不出征兆。下午三四点祭山结束后,王光荣又到村里的唐永健家帮忙,唐家正好为儿子办满月宴。吴金敏也在这里帮忙,他记得当晚丈夫还和几个村里的人玩了一会儿牌。大约晚上8点多,他们一起回到家里。​
       第二天早上就是孩子们报名的时间了。吴金敏一大早就起来给四个孩子收拾行李,按照约定,由丈夫70岁的父亲李水强(李水强本姓王,过继到李家后改姓李)送孩子们去读书。​
       吴金敏发现丈夫醒了,但并没有起床。1岁的三女儿向父亲要生活费,父亲说他没有钱,“找你妈要”。小女孩又说要带“计生证明”,父亲同样拒绝了,“他说我们没有证明,要到计生站去开”。​
       三女儿向绿署记者回忆,此前几天她曾向父亲要过几次计生证明,“感觉他好像要烦了”。7点左右,4个孩子跟着爷爷沿着田埂的小路,走到村头的公路上去赶车。​
       8点多,从兴义回来的大哥王甫来到王光荣家,问他是否要去唐家帮忙。王光荣当时告诉他,说腿疼。王甫掏出500元钱丢到床上。王甫说,此前,王光荣陆陆续续欠他4000多元,但王光荣很少开口借钱,多半都是他看不过去,主动给的。​
       9点多的时候,老母刘会香亲又过来看望儿子,给了他100元钱。“我说先拿去交一点,但他就是不要,还说我不懂。”​
       收拾好家务,吴金敏出门时将近11点,这是正好碰到邻村的幺舅李万华来串门。吴金敏得知,李万华也是来想借钱的,去年他贷的10000元款即将到期了。李万华告诉绿署记者,见面后两人喝了一些酒,他试探着问了王光荣有没有钱借,王回答他,“两个娃娃可能都读不成书了,村子里到处都在借钱。”​
       不多时,去万屯送孙子的李水强正好回来,吴金敏开始张罗着做午饭。吃完午饭将近12点,李万华和李水强离开了王光荣家。吴金敏随后去邻居家帮忙了。​
       临走时,王光荣说他觉得冷,还想到床上去躺一会再去帮忙。​
       12点50分左右,同在唐家帮忙的邻居告诉吴金敏,说听见他们家有“砰砰”的响声,吴赶紧跑回家。​
       她推开门,看到王光荣跪在床边,头栽倒在地上的一块土坑里。屋里光线很暗,她还以为丈夫晕倒了。吴金敏赶紧上前,丈夫已经浑身冰凉,“土坑里的血都流满了”。​
       随后,她在丈夫身边找到了割腕用的刀片。​
为添男丁生了三个女儿​
       吴金敏事后回忆,丈夫在自杀前几天叨念孩子报名的事,这在以前很少有过。“他经常说要让娃娃多读点书,不要长大像我们一样。”吴金敏告诉绿署记者。
       王家的小儿子小金(化名)来之不易。2000年前后,吴金敏生下了大女儿小燕(化名),两年后诞下二女小樱(化名)后,意味着这对夫妻合法生育权利的终结。​
       王光荣兄弟四人,重男思想较重,加之大哥王甫膝下也没儿子,作为二弟的他觉得一定要为家族增添一名男丁。在二女儿两岁的时候,王光荣和妻子逃离下坝,来到邻镇郑屯,准备在这里继续生第三个孩子。​
       王光荣开始在镇上找零工干,有时候也贩卖蔬菜做小生意。“那时候日子很苦,每天还担惊受怕的”。但第三胎又是个女儿。​
       王光荣决定再赌一次,很快妻子的肚子又隆起了。这段时间王光荣更加勤奋,他还开了一个做蜂窝煤的小厂子,自己做自己卖。每天能做一千多个煤块,一个卖一毛钱。“有时候能卖几百个,有时候一个也卖不出去。”吴金敏说。​
       据王家人的讲述,2004年,一个在郑屯的朋友借了王光荣100元钱,后王光荣因为缺钱前去讨要,对方不给,还威胁要打他。随后双方发生了冲突,王光荣用随身挟带的水果刀桶伤了这名男子。​
       据当地人讲述,这位受伤的男子住院一段时间后就回家了,但王光荣为此付出了4年的自由。2006年,他被关进了安顺监狱,直到2010年出狱。​
       吴金敏说,出事后他们从郑屯搬到了兴义,王光荣去一个隧道做工,但没多久就遭遇塌方,腰部损伤,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出院不久,又查出膀胱结石。当时她即将到达预产期,无法找活儿干,只能四处借钱生活、治病。​
       就在儿子7个月的时候,王光荣被警方带走。王光荣从未向妻子说起在监狱里面的生活。吴金敏只记得每次监狱那边打来电话,都说需要钱。她从狱警那里得知丈夫身体不好,每次都要东挪西凑几千元带过去。吴金敏说,4年时间,丈夫在监狱里就花了1万多元。​
       出狱后,王光荣极少说起自己的病痛,不过大哥王甫告诉绿署记者,直到去年底,王光荣仍旧在吃治疗膀胱结石的药,还到兴义医院检查过。今年没再服药,他也不清楚是因为没钱还是病情好转。​
       王光荣坐牢期间,妻子几乎都靠亲戚接济过活。出狱后的王光荣,儿子已经4岁了,还债成了他的主要工作。当时一家人还挤在父亲留下的老房子里,王光荣借钱买了邻居家三间旧屋。他对妻子说,“以后有钱了自己再盖。”​
       看起来,这个男人准备开始新生活了。吴金敏说,丈夫出狱不久就到广东一家家具厂打工,但待了不到一个月因为家里有事折返。此后,他又到各地找活儿干,由于既无文化又无技能,只能找些体力活儿打零工。就在自杀前段时间,他还去昆明做水泥工,但也只待了一个月左右。吴金敏说,家里经常是“拆东墙补西墙”,至今还欠下银行3万元的贷款。贷款也是为了还债,“当时还完就还剩几千块了”。​
当国策“捆绑”国策​
       在王光荣逃离下坝的2004年前后,因计生执法不当,兴义发生过两名计生干部被杀的凶案。该案间接影响到了当地计生工作的执法方式。​
       2004年元月,安龙县海子乡计生站的站长刘超带领11个人到安王村开展计生工作。当时已是晚上9点多,附近村民回忆说,这群人其实就是为了追讨罚款,安王村刘武厚的三儿媳严文珍是计生对象。​
       贵州高院2004年10月8日作出的终审判决显示,计生工作人员通知严文珍缴社会抚养费,严不配合,随后发生冲突。刘武厚的四子刘进元看到后,从家里拿来一把手电筒,刘超等人怀疑其带着刀,便将其按倒在地实施殴打。​
       见到儿子和媳妇遭遇殴打,68岁的刘武厚回家拿起一把杀猪刀,冲向人群。一阵乱桶之后,刘超当场死亡;另一位计生干部赵庭专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死亡,其余多名干部受伤。​
       半年之后,刘武汉在一个山洞里被抓,后被判处死刑。​
       附近村民告诉绿署记者,凶案发生后,计生站的执法明显柔和了很多,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从未提过交罚款的事,暴力执法越来越少见了。相关部门也在探索计生执法的其他方式,将最初的强制征收变为较柔和的“捆绑式执法”——即人们在计生政策上出现违规,在办理其他事项将受到限制。这成为近些年计生政策执法的显著变化。​
       但与之相关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据媒体报道,在广州、江西等地,都出现过因无法缴纳“社会抚养费”,而出现学生无法报名上学的情况。计生政策普遍与住房、入学、医保、甚至暂住证绑定执行。​
       绿署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发现,至少在 2011年,兴义市就开始将义务教育绑定在计生政策上。当地兴义网的一篇名为《兴义教育系统强力推进计生工作》的报道中,提到“各站(校)与学生家长签订诚信计生协议或合同,形成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监督的运行机制”。​
       这篇报道还专门提到,“从2011年秋季学期开始,凡是新入学的一年级学生和从外校转入的其他年级学生,需携带计生部门出具的计划生育证明,方能办理入学手续”。​
       不过,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告诉绿署记者,教育系统对计生单位的要求并不满意,“他们并不是不懂法,义务教育也是国家政策”。因此,执行效果并不理想。吴金敏告诉绿署记者,此前四个孩子入学,均未要求查看“计生证明”,22500元的超生罚款也一分未交。​
       “通俗的说,就是如果你不交‘超生罚款’,别的事也办不了。”前述匿名人士告诉绿署记者,兴义教育部门对计生单位的要求有些迟疑,有教育系统领导提到不能因为计生工作让适龄儿童无法读书。​
       王光荣死后,当地迅速辟谣称王光荣的死与“超生罚款”无关。但吴金敏告诉绿署记者,就在丈夫自杀的当天下午,三女儿从下坝小学回来后,还向她要“计生证明”,吴金敏哭诉着喊道:“你来叫他们找你爸爸要,人都四脚朝天了。”​
       巧合的是,在王光荣死后第二天,当地媒体报道,3月3日,黔西南州委副书记、市委书记桑维亮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就抓好人口计生“双诚信双承诺”工作整改有关事宜进行了专题研究,“会议形成一致意见:原与教育捆绑的‘双诚信双承诺’文件作废”。​
       绿署记者查询发现,这也是贵州唯一一个地区,明确表态取缔将义务教育与计生政策捆绑执行。在贵州其他地方,“双诚信双承诺”工作仍在推进,打开网页,相关新闻依然铺天盖地。​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超生,计划生育录入编辑:黄志强
评论(4) 追问(33)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