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成都一地方政府出10万元请拆迁户状告自己

澎湃讯

2014-06-04 23:18 来自 一号专案

2009年1月5日,成都成华区法院,古魁在庭外展示当年相关文件


5月15日,“古魁告官”案官司打了6年,从区级法院一路打到省高院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6年前,成都成华区政府借10万请被拆迁户状告自己,如今6年过去了,官司还在打。5月15日,该案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与一、二审不同的是,原告古魁将原来索赔的2.5亿元变更成了18.5亿元。该案未当庭宣判。
  6年前,古魁是成都顶着多个高端身份的大老板。因对自己的汽配城被拆迁后的补偿不满,古魁反复“纠缠”成华区政府。最终,成华区政府借给古魁10万元律师费,同时让法院免除了其上百万的诉讼费,让古魁将区政府告上法庭。一时间,这场特殊的起诉备受各界关注。多位法律专家分析认为,这起案件体现了法制的进步,政府把矛盾交给法院裁定是明智的选择。
庭审现场:索赔2.5亿涨到18.5亿元
  5月15日上午8点50分左右,省高院的第十三法庭内,审判法官早早来到庭上布置法庭。古魁和其代理律师张兴奎先后在“再审申请人”、“代理人”位置上落座。“你们的身份证复印件要向法庭提交一份。”审判法官提醒两人。就在这时,书记员推着小推车进入法庭,上面放着数十份卷宗。“庭前工作准备好,我们9点准时开庭。”交代完毕后,审判法官转身进入休息室。很快,已换上法袍的他和另外两名法官步入法庭。
  9点整,该案正式开庭审理,整个庭审进行3个多小时。记者注意到,成华区政府、成华区国土资源局、成华区土地统一征用开发办公室的相关工作人员并未出庭,交由其律师代理。在法庭调查阶段,古魁历数往事,“我们是成华区政府招商引资进去的,当初赶工时,工人几天没有合眼。”乙方律师庭审辩论时,古魁在一旁偷偷抹泪。
  受到古魁感染,张兴奎在做辩论时情绪颇为激动,一度也掏出纸巾抹泪。“这个官司已经打了6年了,我作为司法援助,可以说没收一分钱。”张兴奎说,“当初古魁甚至要走上极端,是我在法律援助时劝他要走司法途径解决”。
此前两次诉讼均被驳回
  继成华法院2010年一审判决驳回古魁要求补偿2.47亿元等诉讼请求后,去年,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古魁即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经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查后,四川高院认为,成都市将军汽配商城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符合相关规定。最终裁定本案由四川省高院提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在审理前,古魁向四川高院提交了一份《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其中明确写道:“根据本案的事实,被告拆除原告成都市将军汽配城一楼营业铺面31000平米,二楼和二楼以上的营业房20000平米。结合2014年3-4月市场调查价格,根据2011年1月21日国务院第590号令公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的相关规定,将原诉标的2.5亿元人民币变更为18.5亿元人民币,因强拆所造成的各种损失和精神损失费另行起诉。”
双方激辩:国有土地还是农村集体土地?
  这场进行了6年,从区级法院一路打到省高院的官司,其关键分歧是在对古魁的汽配商城的补偿金额上。成华区政府认为汽配城是违法建筑,考虑到实际情况,古魁得到的补偿是按照每平方米200元左右计算。这和古魁诉求的要求补偿的2.47亿元相差巨大。
  事实上,双方数字的巨大差距,和双方对汽配城拆迁时所属的土地性质有直接关系。法庭也因此将“案涉房屋拆迁时是国有土地还是农村集体土地”归纳为庭审焦点之一。
  对此,古魁认为,建汽配城,是应政府招商引资而来,有政府相关批文。政府曾许诺“先上车、后补票”,之后,他先上车了,但是,国土资源部的批复下来了以后,他却没有买到票。
  “国有土地批准手续正在办理当中。”正是因为相信了这种说法,他才放心到处筹钱投资。在法庭上,张兴奎还举证证明,从2003年9月国土资源部正式作出土地征用批准文件起,这块地就已经是国有土地了。2006年拆迁汽配城,应该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补偿。
  相反,成华区政府的辩护律师则认为,国土资源部的批准文件下发后,还要等到土地征用工作完成后,才能改变土地性质。加上汽配城并未获得土地使用权,就应属于非法用地的违法建筑。
法学专家旁听:案件体现法制进步
  此次庭审吸引了30人左右到庭旁听,其中包括省委党校法学部教授吴涛、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在内的多位法院专家。
其中一位法学专家说,法院总结的庭审焦点很到位,只要厘清了焦点,此案并不复杂。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起案件体现了法制的进步,说明老百姓遇到问题找得到解决的途径。而政府出钱支持古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的方式也很高明,“这是双方都能够接受的解决方式”。
庭审背后:曾经风光无限如今躲债不敢接电话
  在被拆迁之前,古魁是成都市将军汽配商城的总经理。古魁称,将军汽配商城当时是成华区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
  除了老总的身份,风光之时,古魁还曾担任省工商联汽车汽配行业协会副会长、成华区工商联汽车汽配行业协会会长。在这些身份的光芒下,他在政府的很多场合中,都是座上宾。

  2006年那次拆迁,让古魁的命运发生了重大转折。当时建汽配商城,大概有两千多万是找朋友融资,“有些朋友为了借钱给我,把自己房子都拿去做了抵押。”古魁说,到现在都没脸见他们,自然,这次开庭,他的债主们也不知情。“说句丢人的话,原来我是个大老板,现在四处躲债,房子都是租的。”古魁说。
  实际上,一家人的窘迫局面,古魁的儿子古剑波更有体会。“没有任何收入,一家人都被这个事拖垮了。”古剑波说,之前有亲人劝父亲“算了”,但面对近1千多万的债务,后来又借了高利贷,家人现在都支持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事。
  5月15日下午3点过,记者试图通过电话与古魁取得联系,但去电多次,他都不接听。后来,古剑波告诉记者,因为四面八方的追债,他现在不敢接陌生电话。

链接
新闻回放:政府出钱请人告自己

  2008年,一场拆迁补偿纠纷引出罕见的“民告官”,成都市原将军汽配商城被拆除后,公司董事长古魁认为政府补偿他的数额差距过大。为讨要赔偿,两年来,古魁利用各种极端方式不断“袭扰”政府。
  最后,不堪困扰的成华区政府作出一个在司法界罕有的举措:借给古魁10万元律师费,同时让法院免除了其上百万的诉讼费,让古魁将区政府告上法庭。本报曾连续报道了此案进展。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成都,拆迁,行政诉讼录入编辑:任凭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