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云南罗平铁厂村三成村民被查实感染丙肝,矛头指向黑诊所

澎湃记者 王万春

2014-05-18 10:14 来自 直击现场
       
罗平县疾控中心。
       云南曲靖罗平县的油菜花田,2002年就被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授予“世界最大的自然天成花园”称号,该县马街镇的铁厂村,村民就以种植油菜为生。
       一个月前,一场丙肝的风声笼罩了村庄,铁厂村人人自危。不断蔓延的风声使得村民之间先是相互猜疑、疏远、恐惧,接着知道病魔的真相后他们又无助地低头。
       一份5月10日的罗平县疾控中心的调查报告显示: 5月1日至5月3日县疾控中心在铁厂村对1122名村民进行了采集血样的工作,查出丙肝病毒感染者250例,再加上以前确定的53例,共发现303例丙肝病毒感染者。
       然而,这一次普查的总人数,只占到铁厂村人数的一半。
       “就是渣医生的诊所了。”村民们将病毒传染的矛头指向了村里的黑诊所。
       经罗平县卫生局证实,村里的两家“诊所”没有任何证照许可。前不久被卫生局查封后,现在已经不打针,只卖药了。
 丙肝风声
       这是一个因村民打制铁器者居多而得名的村寨。在距离云南省曲靖市罗平县马街镇8公里的一个山包上,上千户人家层层叠叠,高密度地隐没在大山的皱褶里。
       一个月前,隐藏在村民之间的秘密不胫而走,村寨里很多人都得了丙肝。这让村民们开始相互猜忌、发问,“没有卖血,为什么村里多人得了传染病?”
       这个传言从村民张祖发带父亲去县医院看病开始,当时他觉得父亲得了很严重的病,“肚子肿很大,脚也肿,医生说是肝硬化”。
       医生告诉张祖发,他父亲的肝硬化是因丙肝病毒引起的。除了说父亲的病情,医生还劝张祖发赶快通知家人做血液化验,“你们铁厂寨子得丙肝的太多了,赶紧来尽量想办法医。”
       从这之后,张祖发立刻让家里的六口人去医院化验,最后妻子和女儿都被查出患有丙肝。
       5月1号,张祖发的父亲因医治无效离开人世,为给父亲治病,张祖发先后花了十几万元,大部分是找别人借的。
       正是罗平县医院医生的话,让张祖发怀疑铁厂村的村民已经出现了大面积感染丙肝的情况。
       有村民查询相关资料和咨询医生后得知,丙肝的传染,一般是输血传染、性传播、母婴传播三种途径,但困扰他们的是,村里一家三辈人、隔壁邻友都被检查出丙肝病毒。
       远在罗平县城照顾孙子的村民胡为先,也没有躲过这场猜疑的风波。在听闻消息后,她开始疑心,是不是自己也被感染了。
       果不其然,在罗平县医院检查后,她被诊断为丙肝病毒感染者。
       这就像一个晴天霹雳,原本每天晚上搂着孙子睡觉,诊断后也不得不分开,她开始有意和家人避免直接接触,“心里害怕传染给家人,连碗筷饮食都分的清清楚楚。”
       当然,胡为先也不愿把事情告诉村民们,生怕被疏远猜疑。
 渣医生的“诊所”
       对于为何村里这么多人被感染?村民们将矛头指向了村里的私人诊所。
       75岁的村民杨维菊,也被查出患有丙肝。她说以前自己一得感冒,咳嗽就到渣医生家打针。打静脉针最有效果,六元钱一针,她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打过多少静脉针了。
       胡为先也是一样,“记不清去了多少次,反正打过针、输过液,但没有打过静脉。”
       胡琴的母亲和老公还有大姐都被检查出患有丙肝,胡琴说母亲经常打针得丙肝在意料之中,可是她的丈夫也患上丙肝,她很吃惊,因为丈夫只是在去年打工回家时,去打过一次针。胡琴说她听说去渣医生家打针的就会得上丙肝。“我们以前就是听说,去他家打过针的总有丙肝”。
       “就是渣医生的诊所了。”村民们怀疑正是因为大部分得上丙肝的人都曾到村里的一个村民家里去打过针。如今,村民介绍渣医生时会说:“渣医生姓渣,渣子的渣。”
       在铁厂村,几乎人人都知道渣医生的“诊所”,“渣医生家没有牌子,闻见药味就是他家了。”
       那是一间土坯房,外墙没有做过任何粉饰,土墙暴露在外,房屋的一侧,有一堆垃圾,里面有很多针水的包装壳。在门口,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正在扫地。这个男子说,自己就是渣医生,前不久被卫生局查封后,现在已经不打针了,只卖药。
       一间五六平米的房间,就是渣医生的“诊室”。进门的右手边摆放着一张床,床上有两床被子杂乱的摆放着,被子和床单可以看到一块块黑色的脏迹。
       在房屋的正面有一个玻璃柜,在玻璃柜的最里面摆放了一些药瓶。如果说出自己的病症,渣医生就会从各式的药瓶中拿出几种药片,在作业本上撕下一页纸包好卖给村民。
       经罗平县卫生局证实,渣医生的“诊所”没有任何证照许可。在铁厂村,村民生病了会到三个地方就医,一个是村里的卫生所,另外两个就是像渣医生家这样的私人经营的无证诊所。如今,经罗平县卫生局查封后,两个无证诊所已经禁止从事打针医疗了。
 村民自查
       5月15日这天,铁厂村的20名村民自发组织,搭车前往马街镇卫生院进行血液化验。
       在此次自发的化验队伍中,年龄最大的村民77岁,最小的只有2岁。胡为先也跟着化验队伍,来到了马街镇卫生院。
       村民胡祖祥等人说,其实在15天前,罗平县和马街镇的卫生检疫部门就来村里,把村民组织到操场上,给他们统一做过一次抽血化验,而这次化验共持续了两天。
       统一抽血化验之后,胡祖祥多次打电话向卫生部门询问化验结果,可是都没有得到答案。 “我们已对这个检查结果不抱希望,他们也不会公布,我们害怕,只能自己来化验。”
       这天,在镇卫生院,胡为先被医生先询问“之前有没有检查过。”她答复“没有”。
       跷蹊的是,在随后拿到的化验单子上,她并不是丙肝病毒感染者,跟此前她在县里的化验结果截然相反。
       “我不相信这个结果,他们想弄什么事情呢?”对此结果,胡为先和村民们觉得有猫腻。当天,20个检测化验的村民,有10个被查出了患有丙肝,这还不包括胡为先。
       化验结果迟迟未对村民公布
       究竟有多少村民被感染?村民不得而知,他们估计,可能有四五百人吧。
       罗平县疾控中心的一份5月10号的调查报告显示,村民们所关心的结果已经统计出来:5月1日至5月3日,疾控中心前往铁厂村对1122名村民进行了采集血样的工作。最后查出丙肝病毒感染者250例,再加上以前确定的53例,目前铁厂村共有303例丙肝病毒感染者。
        据村民们说,这一次普查的总人数,只占到铁厂村人数的一半。也就是说,铁厂村还有一千多人至今都没有进行丙肝检查化验,而这部分人大都在外地打工。
       这份调查报告显示,目前已确定的303例丙肝病毒感染者以中青年和老年为主,占调查人群的25.79%,这个比例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5月17日,还不知道化验结果的铁厂村村民告诉澎湃记者,近几天,仍不断有村民自发去省市医院自费化验,被不断诊断出丙肝。
       按照相关资料和信息,丙肝至今都没有防止疫苗,对感染者主要进行抗病毒治疗,一般一个患者一年的药物治疗费用就需要大约6万元。
       高昂的治疗费用,使得村民们对病毒低下头。胡为先打算放弃治疗,“没有那么多钱去治疗,听别人说,就算医好了也会复发。”
       杨聪芬是村里少有的花钱去医院治疗过丙肝的人,然而高昂的治疗费用却让她无力承担。“打针要950元一针,我们打不起啊,医生说医治的话,一个星期就要打一针”。每年6万元的治疗费用,无论如何,杨聪芬一家也无力承担,最终杨聪芬选择在借钱医治了2万元之后放弃治疗。
       村民杨维菊家里共有七口人,杨维菊和身带残疾的小儿子住在一间黑屋子里,听说了村里很多人得了丙肝之后,杨维菊和家里人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杨维菊和他的大女儿以及大女婿三人都被查出患有丙肝。被查出丙肝之后,年迈的杨维菊总是一个人偷偷的哭泣,这样的检查结果对于这个贫苦的家庭来说可谓雪上加霜。“老也老了,我不医了,孩子也拿不出钱来”。
       村民们说,目前村里有很多人都在外打工,其中也有丙肝病毒携带者。作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他们不愿意回家治疗,更不愿意和他们的雇主坦白,因为一旦说出自己的病情,或许就会失去工作的机会。
没有明确传染源
       “传播途径没有真正明确,”罗平县疾控中心主任刘学斌说。
       刘学斌说,基于感染率较高,疾控部门还需进一步调查、分析、认证,在搞准之后再告知老百姓。
       今年4月22号,罗平县卫生局局长李爱国接到了一个铁厂村村民的电话。“局长,我们这里得丙肝的人太多了,请你们下来看看”。
       当时正在基层开会的李爱国立刻电话通知罗平县疾控中心查明情况。
       两个小时后,李爱国接到罗平县疾控中心电话称,在国家疫情网上查阅后发现,从2011年开始,马街铁厂村的丙肝病毒携带者报告病例共有51例,呈现一定的聚集性。
       得知此事后,李爱国迅速组织罗平县医院到铁厂村集中对村民抽血化验。
       “因为铁厂村是以乡镇为单位报告的病例数,所以就没有引起重视。”罗平县疾控中心主任刘学斌说,之所以以前没有引起重视,是因为并没有发现这些病例是集中在一个村。
       刘学斌说,从疾控中心调查的情况来看,年龄最小的17天,最大的81岁,目前还无法明确传染源。“外出打工的也好,串亲戚的也好,尽量由家属通知检查,回不来的建议他们在当地进行化验。”
       同时该份调查报告指出,所有感染者均无法排除在医疗机构接受过不洁注射。
       5月17日下午,罗平县卫生局局长李爱国告诉澎湃记者,4月22日他们发现疫情后,将基本情况已经上报。目前,正在铁厂村做进一步调查。
背景:
       丙型病毒性肝炎,被称为“沉默的杀手”,具有潜伏期长、无明显症状和公众知晓率低等特点,其传染性很强,一旦感染很难治愈,不发病时基本没有症状,一旦发现病情就已经比较严重。丙肝病毒主要侵犯肝脏,可导致慢性肝炎,部分患者可发展为肝硬化甚至肝细胞癌,对患者的健康和生命危害极大。
       血液传播是丙肝最主要的传播途径,特别是共用针具静脉注射毒品。输入被丙肝病毒污染的血液或血制品,使用被丙肝病毒污染,且未经严格消毒的针具以及医疗和美容器械可导致传播。共用剃须刀和牙刷、纹身和穿耳洞等都是潜在传播方式。与丙肝病毒感染者进行无保护性行为也可能感染丙肝,多性伴侣行为感染风险更大。感染丙肝病毒的孕妇约有5%-10%的可能在怀孕、分娩时将丙肝病毒传染给新生儿。目前丙肝还没有疫苗防治,对感染者主要进行抗病毒治疗,每个患者一年的药物治疗费用就大约需要6万元,而且不在基本医疗保险报销之列,治疗成本极高。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云南“丙肝村”录入编辑:慈亚圣
评论(0) 追问(3)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