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安徽枞阳爆炸案前后24小时,悲剧或由低保名额引发

澎湃见习记者程真 发自安徽枞阳

2014-05-18 09:06 来自 直击现场
       
 
吴友生家低矮的平方。
村主任家。
       没有人知道,吴友生的最后24小时是怎样度过的。
       自去年农历年底被打后,吴友生就很少与人接触,包括他的哥哥吴海生在内。5月16日上午10时许,安徽省枞阳县金社乡金渡村村部发生爆炸,造成2人死亡、3人受伤。
       吴友生,金渡村村民,也是此次爆炸的犯罪嫌疑人,现场当场死亡。
       另一位死者,是金渡村村委会主任,名唤吴有生,和吴友生同音不同字。
       金渡村党支部副书记吴才来回忆,当天上午9点多,4名村干部正在金渡村村部开会。9点半左右,村民吴友生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进入会场,对着正在开会的村干部喊道:“黑伢(音)真有本事,省里、市里、县里都有人,这个事没法子了……”
       话音未落,吴友生的胳膊一端冒出火花。两秒后爆炸声响,吴友生当场死亡。
       而吴有生,也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不治。
       其他3人,党支部副书记吴才来,目前在枞阳县医院医治。党支部书记吴玉琳和村委委员吴代红,由于伤重,已转至安庆市医院。
       吴友生提及的“黑伢”,是此前打伤吴友生的金渡村村民吴三把的父亲。
       据金社乡派出所所长吴友忠介绍,目前公安机关已在吴友生家中发现一些烟花爆竹拆解的散落物。
  “幸存者”
       吴王平和吴有平是此次爆炸的“幸存者”。
       吴王平,男,金渡村村委委员、民兵营长;吴有平,女,金渡村村委委员、妇联主任、计生专干。
       吴王平说,他因岳母生病住院需要陪护,已于5月15日晚7点多通过电话向支部书记吴玉琳请假,不参加第二天的村部会议。
       而吴有平,则是因为筹备和参加其弟的婚礼,早在几天前就已告假。
       吴有平是当天中午到达爆炸现场的。此前,她一直在其弟的婚礼上。
       吴有平回忆,事发时她曾听到声响(婚礼现场距离村部不远),但以为是鞭炮声,就没有留意。
       过后不久,一位参加婚礼的村民告诉吴有平,“村部被炸了。”
       “我当时就想过去看看,但别人告诉我,我们这边正在办喜事,那边发生了爆炸,马上就过去不太好。”吴有平说。
通话
       5月15日,吴郑章和吴友生进行了“最后一次”通话。
       吴郑章,吴友生之子,18岁,目前在外务工。
       “这次通话跟以前没有什么不同,父亲只是叮嘱我照顾好自己。”吴郑章说,他和父亲每隔一两天就通一次话。
       和大多数人一样,吴郑章得知此次爆炸消息的来源,也是互联网,时间是当天下午。
       吴郑章说,“我最早是从手机上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条消息没有点出我父亲的名字,我去搜索了一下,第二条消息中就有了。”
       “当时我并不相信,就打电话给我妈妈。当时妈妈好像已经在乡派出所了,没跟我说太多。过了一会儿我就接到了派出所打过来的电话。”
       派出所当时没有明确说爆炸的事情,只是问吴郑章父亲最近的行为有没有什么异样。
       截至发稿,吴郑章仍在外地未归。他的外婆和大娘陶芳年告诉记者,他们“害怕村干部报复”。
       “几天前,他(吴友生)还特地把老婆赶了出去。”陶芳年说。
       和母亲通话后,吴郑章大哭了一场。
       “希望政府查清这件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村里干部的问题。”吴郑章说。
 低保
       目前的信息显示,此次爆炸涉及的两个关键问题,一是吴友生哥哥吴海生家庭的低保,二是村民吴三把对吴友生的一次袭击。
       吴海生双腿有残疾,离不开轮椅,平时基本上不出门。家里的很多事情,都要靠弟弟生解决。
       吴友生、吴海生兄弟认为,吴海生家庭应有3个低保名额,吴海生、吴的小女儿和前妻陶芳年三个人,实际上最后只获得了2个名额。
       吴王平负责金渡村吴海生所在片区的低保办理。他回忆,2013年12月19日(农历),他曾到吴海生家里商讨低保问题。
       “谈话很平静,没有发生口角。我只是让他们家里自己商量名额怎么分配。”吴王平说。
       吴海生家原有2个低保名额,吴海生及其小女儿(吴海生育有四女)各一。
       2008年,吴海生与其前妻陶芳年离婚。因陶芳年也申请低保名额,金渡村遂将吴海生小女儿的名额分配给陶芳年。
       “我自己的名额也被暂停过。经过多次向媒体和民政部门的反映,后来才恢复。市里的领导还专门到我家来过。”吴海生告诉记者。
       吴海生提供的录音资料显示,在当地广播电台的一次节目中,嘉宾和主持人专门提到了他的低保问题。
       吴郑章告诉记者,当天他不在吴王平和吴海生谈话现场。但谈话结束时,他看见了吴王平,“他不太高兴。”
 挨打
       谈话后的第二天晚上,吴友生被吴三把打了。
       吴郑章回忆,“晚上是我叫的救护车,把我爸送进医院。后来吴三把和他的父亲吴云龙,还到我家里亲口说过,是村里干部安排他们打的。”
       针对这种说法,5月1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吴云龙、吴三把及被吴友生怀疑的村干部吴王平,均予以否认。
       此次事件后,吴三把于2014年3月4日被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鉴定为“有(重度)抑郁症状”,枞阳县公安局决定对其不予行政处罚。
       该局下发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03年,吴三把曾因寻衅滋事罪,被江苏省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
       对于被打事件的处理结果,吴友生一直不满意,并通过各种渠道上访反映问题。
       “精神鉴定是假的。村干部买通了医院,村干部、吴三把和乡派出所一伙,就是不承认。”吴海生接受采访时表示。
       针对吴海生的说法,金社乡派出所所长吴友忠予以否认。
       “我们在给吴三把做笔录时,发现他有自残行为,怀疑他有精神疾病,就找医院做了检查。”吴友忠说。
       吴友忠说,事后派出所也对相关村干部进行了排查,并未发现他们参与吴友生被打一事的线索和证据。
       “这次爆炸,组织上怎么处理我都接受。但对吴友生被打一事的处理,我不认为有不妥的地方。”吴友忠受访时表示。
吴友生
       在金渡村,对于吴友生,“老实”、“助人”和“固执”这些评价均有。
       “谁会知道他会做这种事?平时那么老实的一个人。”家住吴友生家不远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一点迹象也没有,不然我们肯定会拦住他。”
       今年49岁的吴友生,此前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务工,以江苏常州为主。
       据吴王平的父亲吴礼明介绍,吴友生曾带他一起出去打工,两人曾在常州一家木材厂共同工作一年多。
       “当年我儿子结婚,吴友生还借了我5000元钱。他肯帮忙。”吴礼明告诉记者,“我们两家以前关系一直很好。之前我们家经济不好,还在他们家住过一阵子。”
       吴礼明称,被打事件发生后,两家关系有了嫌隙,借的5000元钱,后来他委托别人还给了吴友生。
       “他这个人还不错,就是有些固执。”吴礼明说。
       挨打出院之后,吴友生就没再外出务工。其兄吴海生称,今年五一节后,吴友生去了一趟常州,变卖了大部分其在常州的生活用品,少部分带回了金渡。
       半个月后,爆炸事件发生。
两封信
       记者16日下午到达吴海生家中时,其家中大门敞开但空无一人。
       17日,吴海生告诉早报记者,“派出所把我接过去,一直到晚上10点才送回来,就是为了不让见媒体。”
       在家中,吴海生给记者展示了一封信,自称“是我弟弟留给他儿子的”。
       信中有这么一段:“郑章也许是我最后的话对你说,你以后看到一定要坚强。我现在身体生不如死,你那晚上救我一命也许要还给他们。”
       此外,另有一封标题为“给你们调查”的信。
       信的开头是:“领导我不甘心,地方上有权有‘事’(势——编者按)有钱就能买到一切,我把老‘伯信’(百姓——编者按)除掉了四害,和他们同归‘如进’(于尽——编者按),有高级领导来查才有真相大白。”
       信的落款为“5月2日笔”,没有署名。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安徽枞阳录入编辑:慈亚圣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