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绿政公署

湖南岳阳采桑湖一半湖水被放,政府只管收租不管保护

澎湃记者 宋凯欣

2014-06-04 20:56 来自 绿政公署




编者按:
        湿地湖泊承包到期,环保机构欲接过管理权,提出每年给地方政府50万作为生态补偿,却遭拒绝。
        当地政府随后以370万的年租金将湖泊出租。承包商因养蟹种藕的需要排出部分湖水,致湖域面积锐减。于是,往年都来拍鸟的摄影师,今年却只看到了几只野鸭。
        往年同期的万亩湖泊,今年只剩下一半面积。湖南岳阳的采桑湖遭遇了这样的尴尬。
        这片被摄影爱好者奉为“百鸟乐园”的湿地湖泊,位于东洞庭湖保护区实验区内。对于它水域面积锐减的原因除了气候,人为因素更是不可忽视。
        2013年年底,当地政府以370万元的年租金将洞庭湖出租。承包者在湖泊湿地上修建堤坝,将湖一分为二,一边养蟹,一边种藕。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人员也指出,湖面面积的萎缩,是承包商为了种植莲藕故意排水导致。
摄影师无鸟可拍
        知名公益人士邓飞4月16日发布微博:湖南岳阳市君山区以375万元(政府资料为370万元)年租将国际重要湿地东洞庭湖采桑湖出租。一时间,被誉为摄影爱好者天堂的采桑湖湿地,引发广泛关注。   
        岳阳市政协委员方明(化名)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往年的四五月,他都会和朋友守在采桑湖拍摄候鸟。他的QQ空间里,存了很多采桑湖候鸟的照片。这些他颇为得意的作品,也吸引了众多网友围观。但是今年,采桑湖万亩湖泊只剩下一半,候鸟的栖息地遭到严重破坏,候鸟屈指可数。
        作为候鸟重要栖息地,采桑湖的候鸟种类繁多,其中夏候鸟有水雉、白鹭、池鹭、黑水鸡、须浮鸥等,而冬候鸟则主要有灰鹤、豆雁、小白额雁、反嘴鹬等,被称为“百鸟乐园”。  
        5月6日,澎湃记者在采桑湖湿地看到,这里已经一片荒芜,除了几只水鸭外,没有其他鸟。方明说,去年的这个时候,湿地植物遮天蔽日,到处都是鸟。他还和几个摄友做了一项统计,光是大雁,就不低于10万只。“你再看看现在,怎么能让人不难过呢。”方明感叹。   
        方敏将湖水减少的原因指向了莲藕的种植。他介绍,今年新的承包商开始在采桑湖种植莲藕,而为了让藕的种植面积和生长环境达到最优化,承包商排掉了大量的湖水,“水太多的话,会淹死,而不排的话,种植面积就只有滩涂上的一点,为了扩大种植面积,就只能排水。”
        根据方明所指的水位线,同去年相比,采桑湖的水位线低了两米多,距离堤坝的直线距离超过了100米。“去年在我们脚下就有水,现在呢,你看跑到哪去了。”
        澎湃记者在现场看到,采桑湖内修筑了几条规整的堤干,湖中央,一条几米宽的黄泥堤坝将水域撕裂成半,一半用来养蟹,一半种植莲藕。堤坝上,工程车履带印迹清晰可见,而湖的沿岸则抛撒了大量的石灰,当地居民说,那是承包商为了养蟹所做的消毒工作。   
政府370万出租湿地不谈保护
        采桑湖位于东洞庭湖保护区实验区内,与东洞庭湖核心保护区仅相隔一条县级公路。据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保护科科长高大立介绍,往年的丰水期,采桑湖的水域面积可以达到10000多亩,但因为天气和人为的原因,如今的水域面积只有5000多亩,仅为往年的一半左右。
        但是人为因素占了多少,在当地环保志愿者眼中,采桑湖的枯水,完全是人为的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志愿者说,作为实验区,根据法律规定,采桑湖允许一定的人为活动,但前提是不能破坏生态。而往年的采桑湖,主要是供人承包养鱼,对湖泊的外观并无改变。
        今年,承包商更换后,开始在采桑湖养蟹种藕,对生态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养蟹的话,蟹会把原本是候鸟的食物吃光;种藕的话,承包商为了防止它淹死,则会大面积的放水,使湖面干涸。”该志愿者说。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一个封闭内湖,该地去年底被当地政府以每年370万元租金对外出租,随后,承包者在湿地上修建堤坝,将湖一分为二,一边养蟹,一边种藕。然而,双方签订的合同上,并未明确约定湿地保护的细则。
        对于采桑湖湿地被人为破坏,高大立科长并不否认。他也指出,采桑湖湖面的萎缩,是承包商为了种植莲藕故意排水导致。而建设期间,也有一些违规的地方,比如建造堤坝等行为,但对于这些明显的违规行为,他们已经责令整改,将湖周边的违规堤坝推平。
        对于志愿者所说的湖中央的堤坝,高大立说,那是湖中央原有的堤坝,并非承包商施工所致,目前他们只是进行了整修。
        对于承包商改变生产方式,从而导致候鸟绝迹,高大立说,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承包商目前的经营性活动是没有违法的,对于他在里面种植什么,法律并无明确规定。
        “以前是传统养殖(养鱼),而现在他们是密集化养殖,养蟹种藕,但你不能说他们违反了哪条法律。”因此,对于承包商搞养殖业导致候鸟绝迹,高大立说,目前只能依靠更高层面来解决此问题,比如给承包商更高的生态补贴,从而让他们放弃现在的养殖方式。
50万生态补偿金遭政府拒绝
        李文东是采桑湖渔场2组的渔民,家里世代以销售鱼苗为生。据他讲述,采桑湖从改革开放始,经营方式就一直以养鱼为主,而居住在采桑湖周边的渔民,则以向采桑湖承包商提供鱼苗为生。在他们每个人的家中,都有数亩不等的鱼塘。
        但今年采桑湖经营性质的改变,对像李文东一样靠采桑湖为生的渔民,则是灭顶之灾,“现在我们养的鱼苗都不知道该卖给谁了,都没人要。”李文东说。
        据渔场2组的另外一位刘姓渔民讲述,采桑湖承包商改变经营性质后,他们曾找政府和承包商闹过,甚至还打过架。
        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姚毅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2013年年底采桑湖承包到期,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曾与采桑湖镇政府协商,提出每年给采桑湖镇政府50万元生态补偿资金,希望能接过采桑湖管理权,但因生态补偿资金方面存在差距,协商无果。
        姚毅说,早在八年前,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就采桑湖湿地保护问题向上级部门提出将其土地权属划入保护区,由于涉及部门繁杂,此提议一直被搁置。目前此提议已获国家林业局审批,并报请环保部门批准,但采桑湖能否最终划归保护区,还要等排队审批。
        在得知采桑湖湿地遭严重破坏的消息后,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平凡联合多名律师,就此环境事件在网络公开发布了法律意见书。
        “采桑湖属于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实验区,是东洞庭湖地区一块重要的湿地,同时其又是国际越冬候鸟的重要栖息地,理应受到上述法律法规及部门规章的保护。”意见书认为,承包采桑湖区域的承包人对采桑湖的自然地理环境进行人为地大肆改造与破坏,同时当地政府亦未进行阻止,二者均是是违法的。
        意见书最后写到,“建议他们(岳阳市君山区政府、采桑湖镇政府及采桑湖的承包人)重视此事,主动纠正自己的错误,积极地挽救采桑湖。”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水,湖南岳阳录入编辑:黄志强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