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外交学人

吴心伯:未来亚太将出现安全复合体秩序

外交学人记者 杨小舟

2014-05-22 08:10 来自 外交学人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吴心伯教授专门研究美国的亚太布局与中国的亚太方略。/ 网络图片

       习近平在5月21日亚信峰会作主旨演讲中倡导亚洲新安全观,搭建地区安全合作新架构。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吴心伯教授专门研究美国的亚太布局与中国的亚太方略,他与外交学人探讨了亚太安全秩序的前景和中国的角色。
亚太安全秩序新特征
       外交学人:当前亚太安全秩序现状是怎样的?
       吴心伯:当前的亚太安全秩序是在冷战地区安全秩序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冷战时期的亚太安全秩序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50年代两极秩序的形成,即以美国主导的、主要存在于西太平洋的同盟体系,与中苏主导的、主要存在于东亚大陆的同盟体系的对抗。第二阶段是1970年代初中苏分裂和中美关系改善后地区安全秩序的变化,虽然这个阶段美苏两极对抗的态势依然存在,但均势因素上升。冷战结束后,亚太地区的两极安全秩序不再,美国主导的同盟体系依然存在,中国是重要的独立的安全行为者,东盟作为新的安全行为者出现,地区安全合作成为新的安全规范。
       外交学人:这种安全秩序有什么特征?
       吴心伯:当前主要特征是霸权稳定、均势和合作安全的混合。美国通过其强大的军事优势、广泛的前沿军事存在以及扩展中的“盟友+伙伴”的安全网络,保持对地区安全的主导能力。这是地区安全秩序的首要特征。一些国家通过对内提升自己的军事实力、对外加强与他国的军事合作,来平衡他们眼中的安全威胁,如中国通过推进国防现代化和加强与俄罗斯的战略协调来抗衡美国,日本、越南通过发展军事力量以及与美国的安全合作来抗衡中国等。这是地区安全的重要特征。此外,本地区国家为了改善地区安全环境和应对共同的安全挑战,加强安全对话以增进互信,推进多边安全合作以促进共同的安全利益。这是地区安全秩序的新特征。
       当前亚太安全秩序的局限性主要是:在新的地区政治与安全环境中,美国谋求巩固和扩大其霸权体系容易引起本地区的紧张甚至对抗,也难以解决本地区今天面临的诸多安全挑战;一些国家针对中国的均势政策有可能导致战略竞争,从而危及地区稳定;地区安全合作范围有限,力度不足,亟待加强。
四力量中心复杂互动
       外交学人:当前的亚太安全秩序中,除中国、美国外,还有哪些域内重要中心?
       吴心伯:中国无疑具有多重身份:它既是新兴的力量中心,又是对美国主导的霸权秩序的挑战者;既是均势的施动者,又是均势的实施对象;中国还是新安全观的积极倡导者,地区安全合作的推动者和参与者。中国既通过力量的增长改变地区权力结构,又通过新安全观塑造地区安全机制和安全规范。总体而言,中国是地区安全秩序中重要的行为者,具有在力量、制度和规范上塑造地区秩序的能力。
       中国的崛起、美国的战略调整、日本加紧迈向政治大国的步伐、东盟的规范性效应等是亚太安全秩序变革的主要驱动力,而中国的崛起则是核心驱动力。中国、美国、日本和东盟这四个力量中心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互动关系。
       外交学人:这四个力量中心呈现何种互动?
       吴心伯:从中国与其他几个力量中心的互动看,中国与美国在亚太地区存在着重大的地缘政治利益分歧和战略矛盾,但是中美也在亚太存在着重要的共同安全利益,因此中国既要抵御来自美国的战略压力和安全威胁,也要与美国合作应对一些地区安全问题,还要避免与美国走向战略对抗。中美之间的安全互动将主要表现为有控制的竞争与有限度的合作,并以规避冲突为底线。
       在中国快速崛起背景下,日本强化防华、制华、反华战略,因此当前中国与日本的竞争态势较为突出,但双方均无意走向军事对抗和冲突,加之美国对中日角逐的介入,中日竞争升级为严重对抗的可能性不大,但中日矛盾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突出,这一矛盾既反映了中日两国的地缘政治矛盾,也体现了中国与美国主导的安全秩序的矛盾。
       中国与一些东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存在争执和摩擦,但东盟国家对华反应并不一致:一些国家如菲律宾、越南积极牵制中国,甚至与中国对抗,另一些国家如新加坡则防范中国,还有一些国家如泰国、柬埔寨则与中国保持较为密切的联系。东盟国家由于在对华关系中利益不同,很难在战略与安全上采取一致的对华立场。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力量和影响力的上升,东盟必须保持大体稳定与合作的对华关系,特别是对华经贸往来以及与中国在地区事务上的对话与合作,以实现其经济利益和政治与安全利益。
       从其他几个力量中心的互动行为看,美国既要防范和牵制中国,同时在重要的地区安全事务上又离不开中国的合作;既要利用日本制衡中国,又要防止日本拖美国下水、走向与中国对抗,更不会允许日本脱离美日同盟;既要利用东盟在南海问题上牵制中国,又与东盟竞争地区事务的主导权。日本正大力强化与美国的安全合作、积极拉拢东盟(尤其是菲律宾和越南),以达到制衡中国的目的,但是日本缺乏与中国走向对抗的能力与魄力,也意识到在与中国的较量中,美国的支持是有限的,而东盟作为一个整体更不会在中日之间选边站。东盟既需要平衡中国上升的力量和影响力、在南海问题上制约中国的行为,又需要中国在地区安全事务中的参与和合作;既需要借重美国平衡中国,又要防范美国削弱东盟的地位与影响力;既需要利用日本,又不愿在中日纠葛中选边站。
未来亚太将出现安全复合体秩序
       外交学人:在四中心复杂互动的背景下,未来亚太安全秩序将有怎样的演变?
       吴心伯:从理论上看,亚太安全秩序的演变存在多种可能,如霸权稳定秩序、两极竞争秩序、大国协调秩序、共同体秩序、安全复合体秩序等。
       美国保持其在亚太的军事优势和存在、维持甚至扩大其主导的“盟友+伙伴”的安全网络,这将意味着霸权稳定秩序的延续。
       中国军事力量的提升以及在地区安全事务中影响力的扩大,伴随着中美在亚太地区安全中竞争性的上升以及这种竞争的结构化,将表明两极秩序元素的加强。
       中国、美国以及俄罗斯、日本、印度等在维持动态均势的基础上,在地区安全事务中加强合作与协调,形成以中美为主的各主要大国共同维护地区稳定的局面,则是大国协调秩序的体现。
       如果地区安全合作得到发展,更多的合作机制得以建立并在处理地区安全问题方面发挥实质性作用,普遍的安全规范得到遵守,那么就意味着共同体秩序的确立。
       最后,一种混合着霸权稳定、两极竞争、大国协调、共同体等多种安全秩序元素的状态也可能会成为亚太安全秩序的表现形式,特别是在传统安全问题上以霸权稳定、均势和大国协调为主,而在非传统安全问题上以制度化的合作为主,这是安全复合体秩序。
       从当前的发展趋势看,安全复合体秩序将是今后10年甚至更长时期内亚太地区安全秩序的基本形态,但这一混合形态也处于动态变化之中。由于美国力量和影响力的下降,霸权稳定秩序势将弱化;均势因素会上升;地区安全合作也会加强。特别是由于中国力量与影响力的上升,中国塑造亚太地区秩序的能力将显著增长。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亚太安全架构录入编辑:杨小舟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