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文化课

中医不是科学,是关于人的艺术?

澎湃记者 刘欣

2014-05-26 14:28 来自 文化课
         
        5月24日,中国科技界的领袖级人物、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韩启德在云南昆明与大学生做了场对话,其中不少话相当实诚:
       ●就我的了解中医是好的,但不一定是科学的,科学并不在于正确。
       ●我最反对学习解剖学。大学生应该多看小说。
       ●我觉得大学生刚刚毕业的时候,即使收入比部分农民工还要少一些的话,我觉得也是合情合理的。恕我直言。
      
以下是韩启德讲话摘录:
        我不太同意中医是科学,可是不科学不说明不正确
       我开始说雷话了。中医是科学吗?说老实话,我不太同意中医是科学。中医是人的艺术,是我们要大力推崇的,中医能看好病,无可非议;中医要大力推广,要继承发扬,毫无问题。但是中医是科学吗?这值得探讨。
       我们讲的科学是一科一科的学问,现代的学问必须包含要素,必须是可质疑的,不断地靠向真理,不断地纠错,必须是能实证的、量化的,必须用逻辑学的方法等等, 科学的要素,有很多我们中医是达不到的。中医凭感觉、凭经验,就我的了解中医是好的,但不一定是科学的。 科学并不在于正确,不科学不说明它不正确。
        科学只是我们人类文明发展到公元1500年以后,在这几百年里面,一部分地球人所认定的一种体系。而中医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所认定的体系,为什么一定要把两个体系去完全等同起来呢?我们应该有这个自信,也应该吸收互相之间的长处。中西医结合是一个非常好的道路。
       我们现在的西医几乎已经不碰病人了,裘法祖先生在世的时候提到一个故事,说一个病人肚子疼,找到他,他让到检查床摸了一下他肚子,这个病人就感动得掉眼泪, 说你是我看的第六个医生,前面五个医生都没有碰过我一下肚子。我们西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完全靠设备,完全靠人为确定的指标来解决问题。中医来说首先要把脉,医生的手搭到了病人的手,如果再加上一个笑容,病人的感觉跟我等了几个小时,看到医生头都不抬,化验单一开检查去,感觉很不一样。
       我看中医的体会就是中医容易跟病人搞好关系。西医来问你怎么不舒服?我也不知道怎么不舒服,就是难受。西医看所有检查都没有问题,然后说你没病,病人不生气吗?我就是难受,你说我没病?
       中医不会这样,我当中医,病人刚走进来我就知道他大概是什么问题,然后坐下来,在农村的时候,妇女坐下来给你一个胳膊,什么也不说,我就知道她要我把脉是不是怀孕了。中医的怀孕的脉是很好把的,我学了9个月,掌握的非常好。
       我们医学现在缺乏人文,离人文越来越远,离开它医学的宗旨也有点渐行渐远,这一点我觉得我们特别应该要注意。人文素养不是上音乐课、艺术课学得到的,人文渗透在人的血液里,大学生要多看经典的文学著作,包括18、19世纪的外国名著,包括现在中国好的文学作品。
       我们(北京大学医学部)现在又推出了一项举措,当八年制最后一年的时候,要求每一个学生都写出人文病理,我们现在叫叙事医学,除了写病理以外,必须写出病人患病后的心理、家人的反应,你自己是怎么沟通的。
大学毕业生收入比农民工低是合理的
       刚刚大学的毕业生和一个从事了多年建筑工地上的工人,到底应该谁拿得多?我认为你刚毕业的大学生,什么本事也没有,你凭什么能够比盖那么好房子的人收入多呢?
        大学只是给你一些书本的知识,在你没有变成你的实践能力的时候,你对社会的贡献是不多的。当然,你说我们现在读大学要有成本,我要交学费,但是国家在你身上 花的钱更多。所以,我觉得大学生刚刚毕业的时候,即使收入比部分农民工还要少一些的话,我觉得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跟中央领导开座谈会的时候,包括中共中央、包括国务院、包括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我多次提出这个观点。像我们这样60年代的大学生,我们毫无代价统统到大西北去,有一个红头文件规定,必须到县医院以下,所以我到了公社卫生院,一工作就是十年。但是我们对现在的年轻人不能这么要求,时代不同了,环境不同了,这是不可能的事。
        我觉得我们政府出台了很多的政策,但是不够,如果今天总理在这儿,我也会这么讲,现在这点政策没用,必须作出大的调整,要一级一级把收入倒过来,越到基层收入越高。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医录入编辑:何涛
评论(3)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