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国际

你有枪炮我有推特:泰国青年通过社交媒体抗议政变

澎湃记者 黄翱

2014-05-27 17:03 来自 澎湃国际
泰国抗议者Twitter等社交媒体平台,安排集会地点、分享警方或军方位置信息。  IC 图

       政变后的泰国军方出现了全新的敌人:移动互联网,以及无处不在的“快闪”式抗议。
        发动军事政变后,泰国军方领导人巴育称,已经获得泰王同意,担任“国家维护稳定委员会”主席。就像现代泰国此前12次军事政变一样,一切似乎很成功。除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无处不在的游行与无形抗议。
        路透社称,在推翻十二届政府后,泰国军方可能有了精心排演的政变剧本,但他们却从未与社交媒体的力量过过招。社交媒体被世界各地的异己人士用来分享信息,可能被证实是改变游戏规则的力量。
“打地鼠”式的抗议
        路透社称,自2月22日掌权以来,泰国军方忙于应对各大城市出现的示威活动,这些示威活动更像是“快闪”(flash mobs)活动,而非政治集会。
        24日,泰国首都曼谷,出现超过1000人的大规模示威,抗议军方的政变,抗议活动有时会持续一两个小时,当军方前来包围时,成群出现的示威者就不见踪影;当军方扣押更活跃的示威者时,其他示威者则很快消失并在其他地方重新组队。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武装部队在曼谷中心地区的胜利纪念碑(Victory Monument)附近与大约1,000名示威人士对峙。有一位集会组织者宣布对士兵实行“宵禁”。一些人群反抗手持防暴盾牌的士兵。22岁的Chinawat Chankrachang说,应当把街道交还给人民。集会上的一些女性仅穿着内衣,以显示她们手无寸铁。30岁的女商人Piyatida Paosopa说,之前她对政府持反对态度,原因是讨厌他信(Thaksin Shinawatra)。他信是身家过亿的民粹主义者,2006年政变中被推翻,但从那时以来他的盟友们赢得了每一场大选。然而在Piyatida看来,正因为泰国不倾听全国大多数人的声音,才令现在的泰国处于专权独裁的统治下,这是不可接受的。她说,她只想要一场人们都接受结果的大选。
        参与胜利纪念碑示威活动的许多人强调,他们与被赶下台的政府并无任何联系。27岁的示威者Nattapong Kaewbaen说,自己没有给上一届政府投票;自己不喜欢他们的政策,也不喜欢他信。与此同时,Chinawat描述了用Facebook和即时通讯服务Line号召人们参加上周六下午胜利纪念碑首次示威活动的情景。Chinawat说,他之前参加过红衫军的示威活动。Chinawat表示,一开始他认为只有40或50人会来,但当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胜利纪念碑的示威者时,他们纷纷加入。他说:“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人们不要害怕,让人们知道要求民主不会有事。”
        巴育25日警告人们要远离小型抗议。这些小抗议活动在泰国全境此起彼伏,堪比“打地鼠”(Whac-A-Mole)游戏的现实版。军方还宣布,所有涉及抵抗政变或违背泰国严苛法律(按法律规定,批评皇室的人将按违法处置)的案例可能被递交军事法庭审判。巴育还通过发言人说,倒台政府的支持者们秘密藏有所谓的“战争武器”,军方正继续发掘收缴。
        与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和2011年的伦敦骚乱一样,科技达人利用Twitter等社交媒体平台,安排集会地点、分享警方或军方位置信息,提供在当局像土耳其那样试图屏蔽在线聊天工具的情况下如何应对等信息。
        示威者称,他们减少集会人数,分散进行集会,以避免成为暴力回应的目标。示威活动似乎让军方捉襟见肘。
        “我们每天都会进行这些小规模示威,直到政变结束,”一位周日示威的匿名男性说。“大家不再害怕了,我们会继续战斗。”
        泰国军方禁止五人以上的政治集会。“我们想要求所有人避免集会抗议,因为这不是民主进程的正常情况,”军方副发言人Winthai Suvaree周日在电视声明中说。
        相比之下,军方对媒体的使用一直都很老套,即由一位发言人坐在一张空桌子前通过电视宣读声明。每次宣布声明时,镜头都会转到所宣布声明的印刷本上。
        军方政变已经过去三天,但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NCPO)仍没有网站。
他信推特发声谴责政变
        同时,军方能做的,似乎依然只是警告语禁止。自政变以来,泰国军方拘捕示威领导人,禁止集会,对国内媒体实施审查,屏蔽有线新闻网络,还没收了武装反对组织的武器。泰国军方向民众发出警告,如果在社交媒体平台传播批评军方的言论,那么他们将关掉这些社交网络及平台。军方浸膏不许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批评军队言论。跟2006年罢黜他信采取的行动一样,军方周控制国内的14个电视台和3000个广告电台。其中,军方还强制要求其中一个电视台暂停YouTube视频播放。同时宣称屏蔽其国内的大部分互联网连接。
        其实对于泰国屏蔽掉社交媒体这点并不为人们陌生。早在2006年,泰国政府就因为YouTube上存有侵犯l se-majest 法的视频而屏蔽掉了该平台;之后,因为同样的问题,该国政府删掉了1万多个Facebook账号。
        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加快了各国年轻人融入全球化的进程。据悉,泰国境内有2500多万个Facebook注册账号,Line的下载量已超2000万,至于Twitter的用户数量并未得到确认。
        然而,有别于军方,泰国的政治家们似乎在通过社交媒体与民众互动方面已经十分擅长。
        25日下午,流亡海外的前总理他信·西那瓦通过变通过推特发声,要求政变军方“把快乐还给民众”。他给政变集团写了8条留言。“泰国之所以产生长期矛盾,是因为各派不讲规则,不讲公平,诬陷诋毁,互不信任,导致泰国人遗失快乐,不像十年前那样互致微笑,”他信写道,“我请求政变当局把快乐还给国人,让国人像十年前那样相互面对,相互微笑,让所有人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对国家的未来充满希望。”
        同一天,政变军方宣布,将对他信的加拿大籍律师伯罗特·阿姆斯特丹采取法律行动,已责成外交部切断阿姆斯特丹的通信渠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移动互联网,推特,泰国录入编辑:黄翱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