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打虎记

盘点:那些年,成为谣言的10个官方“辟谣”

整理/澎湃见习记者 付珊

2014-05-27 22:25 来自 打虎记
2012年关于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宋建国涉嫌违纪接受纪检部门调查的官方辟谣,2014年被证实为造谣。

        5月27日,据北京市纪委监察局网站消息,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2年12月,《财经国家周刊》曝出,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宋建国因涉嫌违纪,正在接受纪检部门的调查。据知情人士介绍,宋建国被调查的原因是,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在购车摇号工作中,存在徇私舞弊行为。
       对此,当年的12月7日下午,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接连发布两条消息,称“此消息不属实。”
       时隔一年多,北京市公安局为自己部门领导的辟谣反而成了谣言。
       国务院办公厅今年4月发布的“2014年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要点”就明确点出了“官谣”之说。
       通知指出,对公开的政府信息,要依法依规做好保密审查,涉及其他行政机关的,应与有关行政机关沟通确认,确保公开的政府信息准确一致,避免出现不实信息甚至“官谣”现象。
       近几年里,“官谣”频出。求是理论网在4月3日曾刊登《济南日报》的文章,给“官谣”定性。
       该文章认为,官谣”的存在,一方面掩盖了事实真相,容易给公众造成误导;另一方面,涉嫌包庇袒护当事人。当谣言被揭穿之后,更是既伤害公众的感情,又损害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
       因而,”官谣“之害,与个人的不正当利益作祟、抑或是恶作剧所引起的”民谣“比起来,严重百倍千倍。
       盘点近三年的”官谣“,可以分析出以下特点。
1.为自己的部门的负责人辟谣
       宋建国就是典型的案例。作为北京公安部门的负责人,却由北京市公安局为其进行官方辟谣。现在看来,不无讽刺。
       另一个例子,是昆明市原发改委副处长成建军的不雅照事件。
       2011年7月31日,网上传出昆明市原发改委副处长成建军的不雅照,发布人称“捡到U盘请有关部门收货”。
       8月1日,昆明发改委回应称“无此人”,并称“已经报警”。
       然而,隔天,当时的昆明市发改委指定该委纪检专职干部刘兴贵向媒体承认,此人正是成建军。
       刘兴贵解释说说,之所以昆明市发改委有人称该委没有此人,是因为事情刚刚发生,因此对媒体发布信息可能不统一。
       8月3日,昆明市发改委再回应称不雅照是PS的。
       最终,经有关部门调查证实,发改委不但确有其人,照片也是真的,当事官员被开除党籍、撤职。
       《瞭望周刊》评论认为,近年来,一些部门每当出现主要官员负面“传言”,就会以部门名义出面“辟谣”。这不仅无法真正打消公众疑虑,而且一旦负面“传言”被证实,部门自身就会陷入更大的被动,公信力受损不可低估。
       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仙芝接受《瞭望周刊》采访建议:“如果谣言涉及一级地方领导干部,处理其有关问题的‘传闻’,应该是由其上级监察机关介入进行调查,对有关传闻进行调研核实,作出公正性判断,这样,对当事人和公众,都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2.微博辟谣称为官方渠道之一
       近几年,微博往往成为谣言的兴起之地,但同时也被官方选为辟谣的重要渠道。
       除了宋建国之外,王立军案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012年2月,王立军被传叛逃至美国驻成都领事馆。
       2月8日上午,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据悉,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
       但就在2天后,纪检和司法机关介入调查,之后王立军接受审判。
3.通过发言人主动回击,反咬一口
       2012年12月6日,媒体人罗昌平以个人名义连发三条微博,实名举报当时的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学历造假、经济方面等问题时。
       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曾亚川当天回应媒体称,罗的举报信息“纯属污蔑造谣”, “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
       但辟谣过后仅几个月的时间,2013年8月8日,刘铁男就被宣布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人民日报》官微对此事评论称,从刘被举报,到其单位官方出面否认严斥,再到证实被调查,刘铁男事件“剧情”跌宕起伏。新闻发言人本是公职,怎会沦为“家奴”,为官员个人背书?
       另一个例子,2013年4月,雅安市委原书记徐孟加被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后雅安市政府新闻办“辟谣”称,是“无中生有,捏造事实”。
       几个月后,2013年11月17日,徐孟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
4.直接找借口:官方称恶作剧
       2013年5月22日,网上曝出“郑州夜店打字幕欢迎项城田局长”事件。
       事发第二天,项城市相关部门回应称,项城市田姓局长、副局长有六七位,这些局长都没有到郑州出差,可能是一场恶作剧,也可能是酒吧在炒作。
       28日,当地称经过调查,事件主角为项城市工商局副局长田洪志,后当事人被免职并受到处分。
       就有网友评论,如此容易查明的事情,当地直接否认,还让人以为可能是假新闻,但面对网民热情,当地一查便查实,这剧情真狗血。
5.通过媒体辟谣
       2013年12月,一段名为《张军叫小姐》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当事男女被指分别为一名法官和一名律师。其中,涉事法官系湖北省原高院刑事三庭庭长张军。
       12月8日凌晨,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主办的荆楚网发布消息称,“湖北对网上举报省法院院长开房一事作出回应”。文章透露,8日网上出现《网爆湖北又现法院嫖娼门》的信息,经了解,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均无此人,湖北省有关部门正就网上反映的问题进行认真调查。
       就在此事似乎要“尘埃落定”,湖北省高院要“一否到底”之时, 8日22时26分,荆楚网再度发布消息称,湖北省纪委、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调查,确认网上被曝光人员系省高院刑三庭庭长张军。
       经查,张军与一名外单位女子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根据有关规定,研究决定提请依法免去其庭长职务,停止工作,并将依纪作出进一步处理。张军与一名外单位女子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已提请免去其庭长职务,停止工作。
       如此辟谣却成“官谣”,一时成为网友笑谈。
6.面对质疑,未经调查便习惯性否认
       多数被证明的“官谣”,大多都表现为简明扼要地“否认”,面对公众质疑,鲜见具体的解释和证据支撑。
       2012年12月,有网民发帖称,在两年前捡到的一张内存卡里发现几张不雅照。并称照片中的男子是涪陵综合执法局一吴姓公务员。
       涪陵综合执法局随后回复称:照片中的男子并非涪陵区综合执法局工作人员。
       12月4日,事情出现逆转:当地称经调查核实,互联网流传不雅照片中的男性为涪陵区综合执法局文化执法支队干部吴某,并对其立案调查。
       另一个案例,发生在2013年7月,临武县瓜农邓正加被城管用秤砣砸死。事发第二天,临武县官方对此进行否认。
       2013年12月27日,法院判决这4名城管人员有期徒刑3年半至11年不等。
       2013年4月,网友爆料青岛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卢新民建豪华别墅。对于记者的提问,青岛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表示,他们已致电市政府办公厅,已经调查核实网曝所述内容虚假,为不实信息。
       两个月后青,岛市城管局回应称网络举报属实,当事人正自行拆除违建。
7.上级介入后方才承认
       媒体2013年10月13日报道,网曝贵阳观山湖区拆违行动,强迫当地“贵阳贵航技工学院”学生冒充特警参与强拆。
       观山湖区政法委调查称,12日参与拆违的人员,抽调的均为公务人员、周边区域安保公司的员工及拆违施工人员,没有学生参与,并由相关部门发布信息向社会进行了解释。
       贵阳市委、市政府组成调查组进行了进一步调查。经初步查实,观山湖区于12日组织2671人,对金华镇上铺村空山坝51栋7.2万平方米违建依法实施拆除,其中2171人负责现场维持秩序等工作,里面包括学生837人,学生均为当地大学生,贵州航空工业技师学院没有学生参与。
8.回应时间最快4小时“辟谣”
       根据《法制晚报》记者的梳理,可以看出,从被质疑到最终得出事件调查结果,多数被证明的“官谣”回应时间多在事发后一两天内,有的甚至当天就给出回应。
       记者盘点的10多起政府“官谣”事件中,3个为事发后第三天回应,4个为事发第二天,2个为当天回应。
       当天回应中,“最着急”的当数能源局局长刘铁男。
       在媒体人罗昌平以微博形式实名向中纪委举报后仅仅4个小时,刘铁男所供职的国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有关负责人就对媒体表示,罗昌平所言“纯属污蔑造谣”。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谣言,官方辟谣录入编辑:鲁勋
热追问

有想法的新空气

看了这么多的失败案例,那好的辟谣应该是什么样的?
2014-05-28 10:46我来答 关注

有想法的新空气

辟谣是门艺术,是门学问。
 谣言的危害能,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古人说,谣言止于智者。以前资讯尚不发达,我们的政府管理部门不屑于辟谣,因为就算是谣言,因为传播路径的不发达,如果不是特别有煽动性的谣言,就会在传播过程中湮没在传播的道路上。这个科学是有验证的。物理学研究表明,物体振动发出的声波向四周传播,声波能量逐渐扩散开来。能量的扩散使得单位面积上所存在的能量减小,听到的声音就变得微弱。谣言其实就算得上是一件事情“振动”后发出的“杂音”。
 古人还说,三人成虎。谣言或讹传经多人重复述说,就能使听者信以为真。互联网时代,人们的猎奇心猛增,不甘寂寞,要求发声,谣言的传播路径空前的扩大了。没管住下半身的薛蛮子,说“每天早上打开微博,看着粉丝发来的上千条求助的信息,我随手回复或转发,感觉就像皇上批阅奏章一样。”这话就挺形象的!说明大家都很享受这种信息传播者的角色。
 再说说辟谣这件事(主要是官方的)。说政府的某些发言人是行走在互联网高速上的石器人也不为过。微博刚刚兴起的时候,我们的政府不愿放下身段,是权威部门,得保持绝对的权威。谣言越传越广,越传越离谱,就极不情愿的走上前台,可是权威的思想仍在作祟。领导高度重视,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这样的官腔真的让人很反感!甚至出现“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这样的极端主观臆断的话,真的很可笑。现在,倒是好些,慢慢开始重视信息的及时披露,可是时不时还是会抱怨,当真相还没穿上裤子的时候,谣言已经飞跃了大半个地球。是哦,他们还的给真相传上裤子,我们还得再等等。至于,那些完全无视真相,一心只为领导背书的,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经常出现的悲剧就是,所谓的谣言最后都成了真相,这个对于政府的公信力又是一记老拳。而那些死不认罪的,索性连节操都不要了。
  谣言有危险,辟谣需谨慎。不问立场,不问利益,只求真相,要谨记!
2014-05-28 10:46回复
评论(2) 追问(3)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