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浦江头条

只因离婚后讨要一枚钻戒被拒,男子刺死前妻14岁侄子

澎湃记者 杨洁 邬佳文

2014-05-30 19:07 来自 浦江头条
       14岁的刘强(化名)捂着左胸倒在自家小区门口,54岁的父亲刘庆明还在和行凶者搏斗。
       5月28日早上,刘强坐上父亲的电瓶车离开上海市长宁路396弄时,被守候在此的姑母前夫朱某用弹簧刀捅刺,当场身亡,其父左肩和左胸受伤。
       事发后,朱某没有逃离现场,被警方带走。目前,该起案件已经被初步定性为故意杀人案,正在进一步审理。
       而凶案竟是因一枚长期索要未果的钻戒而起。
凶手未离开现场至警方赶到

       5月28日早上7点30分左右,长宁路民心小区附近的商铺店主老吴,早上正在收拾店铺的时候,“他们父子(刘庆明和刘强)开着电瓶车出来,跟人大声嚷嚷,一开始我以为是撞到行人,这条弄堂路窄,经常有这种事。”
       仍在忙碌的老吴只是转了个身,与刘庆明父子产生争执的人(朱某)突然将电瓶车推倒。老吴在儿子的提醒下回头时发现,“(刘庆明和刘强)分别倒在电瓶车的两边,那个男的(朱某)用右手勒住小孩的脖子,左手拿着卷成长条状的报纸去‘打’。”
       老吴回忆,朱某“教训”刘强时,刘庆明冲了过来准备制止,并对着刘强说,“儿子,快跑!”刘强捂着左胸跑了两步便倒在地上,“双腿打抖。”
       老吴仍然以为这是普通的斗殴。此时,朱某的“卷成长条状的报纸”先是“拍”了一下刘庆明的左肩,随后右手勒住刘庆明的脖子,刘庆明的左胸位置也不断受到报纸“拍打”。
       老吴上前查看刘庆明的情况,没想到的是,刘庆明早已满身鲜血。原来,“卷成长条状的报纸”其实是朱某早已准备好的弹簧刀。“我开始以为他们一言不合在打架,要知道他杀人早就拿着棍棒冲过去了。”
       朱某将刘庆明打倒后,一路小跑到弄堂口,但并未离开,只是不断徘徊。等到警方到场后,朱某将凶器交出,直接说“是我干的。”
行凶是因听说钻戒在死者父亲手里
       这并不是一起偶然事件。
       民心小区的保安说,凶案发生后,他才想起来,最近一直看到朱某在小区附近游荡。刘庆明父子开着电瓶车离开小区门口时,朱某躲在路旁的两辆汽车中间。
       周围的邻居听说刘强遭遇不幸后,都直呼可惜。华阳路街道华一居委会主任陈建华实在想不明白,朱某如何忍心对尚未成年的孩子下手。“我看着刘强长大的,刘庆明40岁才生下这个独子。浩强在延安初中读书,成绩相当好,平时见到我们长辈也相当有礼貌。”
       刘庆明一家住在民心小区23号。5月28日10时许,刘强的姑姑刘女士来到23号楼下。如果不是邻居在谈论早上小区门口发生了命案,刘女士本来是打算直奔楼上。
       在听到小区居民介绍情况以后,刘女士欲哭无泪,“是我害了侄子,本来要死的是我。”
       原来,行凶者朱某是刘女士前夫,今年58岁。离婚前,朱某曾经将一枚钻戒交由刘女士代为保管,刘女士曾向朱某表示,若朱某同意离婚,就交还钻戒。
       据朱某介绍,自己的弟弟有吸毒史,曾将一枚钻戒交予自己保管,朱某则把钻戒转交给了刘女士。当时,朱某与刘女士的感情还算和睦。后来,两人离婚,刘女士没有履行承诺交还钻戒。伺候,朱某不知从哪里听说钻戒在刘庆明手中,多次索要未果,于是有了5月28日的凶杀。
        “我要报复他们,自己也不想活了。”朱力说,5月初,他在一处地摊上花60元买了弹簧刀,要结束这场由一个钻戒引发的纠纷。
       目前,案件已被初步定性为故意杀人案,正在审理。
       
对话嫌疑人朱某:“我要报复他们”
       28日,澎湃记者在派出所见到嫌犯朱力(化名),他穿着长袖T恤和黑底色的格子裤,显得有些惴惴不安。他东看看西看看,不知道该怎么办。当被问及为何行凶时,他憋了很久的话才瞬间“倾倒”而出。
        澎湃:你认识受害人吗?
       朱力:认识,刘庆明的姐姐是我前妻。
        澎湃:你为什么杀人?
       朱力:为了要回一枚钻戒。
        澎湃:那是你的钻戒吗?什么样的钻戒?
       朱力:这个钻戒是我弟弟抵押给我的。因为吸毒,弟弟问我借钱。我说我没钱,我当时开着长宁区的万宝餐厅,可我的钱都是要用的。后来弟弟说要拿戒指抵押,我答应帮他找朋友借钱,就这样把戒指留下来,放在我前妻那里了。
       钻戒是弟弟从法国带回来的,是最好的那种钻。当时就价值20多万元,可以换了买房子。
        澎湃:有向前妻要钻戒吗?
       朱力:我们就是为了这件事才离婚的。我们2005年结婚,后来她拿走了弟弟抵押给我的钻戒,一直不肯还给我,为此我们一直吵架,直到离婚还为戒指吵架。
        澎湃:怎么不通过其他方式协调解决?
       朱力:我们有协议,财产没有分割,我什么都不要,除了钻戒。但离婚后,我去拿戒指,她说没有,还吵了很多次。为这事,找过几次110,还找过柏阿姨《一呼柏应》、《甲方乙方》,结果都没用。
        澎湃:拿不回钻戒,就想到了杀人?
       朱力:那么多次都要不回来,就产生了报复的念头。
        澎湃:为什么没去找前妻?
       朱力:没有报复前妻,是因为我找不到她。离婚后我们还住在一起,我的东西都在她那里。不过,4月初,我去找前妻,发现门锁已坏了,敲门也不开。然后我得了哮喘,一直睡在浴室或者中山公园里,流浪至今。
        澎湃:你为什么选择报复刘庆明父子?你和他们有过节吗?
       朱力:我为了钻戒和前妻争吵期间,刘庆明曾说认识公安、司法的人,要把我告进去,以敲诈罪关我,这让我很愤怒。
       上个月,为了钻戒又争吵起来,当时我和前妻及刘庆明吵到居委会,刘庆明当场说要告我进去,我就想不用他告我,我自己进去。
       后来,我决定要报复时,找不到前妻,但想起刘庆明说的话,就很生气,最后决定报复他。
        澎湃:你为什么要杀害刘庆明的儿子?
       朱力:我站在街上等着,看见刘庆明从小区出来就上去捅他,他还和我扭打在一起。我听见有人喊,不要弄小孩。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也讲不清楚是否刺了小孩,刺了几刀。不过,小孩是无辜的。
        澎湃:杀人后你干了什么?
       朱力:我说要去自首就离开了,听说“110”来了后,我又走去那里,看到两个民警,我说人是我戳的,我把弹簧刀交给民警,民警给我铐上手铐,把我带到了派出所。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学路上被杀,14岁少年,民心小区录入编辑:姚秋韵
评论(1)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