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教育家

上海5位妈妈“逃离”幼儿园,在家上学究竟能走多远

澎湃记者 吴洁瑾

2014-06-04 22:59 来自 教育家
2014年5月22日,一个妈妈亲子团来到在上海滨江森林公园活动。妈妈们都因个自不同的问题打算让孩子不去幼儿园。让孩子相互玩耍、学习自立。 澎湃记者 张栋 图
2014年5月22日,小朋友们正帮家长打开帐篷。澎湃记者 张栋 图

       5月升学季,当众多家庭为了进名牌幼儿园挤破头,各种拼音、写字培训班火爆一时。
       有5个孩子却在妈妈的带领下,足迹踏遍沪上各大公园及国内多个省市,倾听风吹过草木的声音、爬上大树看远处的风景、光着脚在泥地里奔跑、跳到小溪中去抓鱼……孩子们最大的4岁半,最小的2岁半。妈妈们都拒绝让孩子去上幼儿园,选择在家和大自然中学习,并自称为“小驴在野”团体,每周她们都会组织至少两三天的户外活动。  
妈妈不满幼儿园限制太多
       “妈妈!快看,我爬得高不高?”在最近的一次上海滨江森林公园集体活动中,4岁的女孩石榴和4岁半的男孩仔仔(化名)哧溜一下就蹿上了一棵大树,抱着树杈得意地向下面的大人们摇头晃脑。妈妈们可是毫不担心,5位妈妈,加上一位临时“长草”加入进来的妈妈,自顾自聊得不亦乐乎。
       “妈妈,我们去搭帐篷了!”转眼间,几个大孩子跑远了,选择了一块荫凉处,熟门熟路地搭起帐篷来,2、3岁的宝宝们也兴奋地围着帐篷团团转,虽帮不上忙,凑凑热闹也很开心。
       搭好帐篷,孩子们钻进钻出一会儿,又一起在草地上开心地翻滚起来,嫌鞋子碍事,便脱了鞋尽情地奔跑起来。红扑扑的小脸上一会儿就渗出了汗珠。
       石榴的妈妈徐虹正是“小驴在野”的发起人。按正常情况,4岁的石榴当天正应该在幼儿园上中班。
       “在孩子快要上幼儿园时,我去对口的幼儿园整整观察了一天,我想知道孩子入园后到底是怎样的作息”,徐虹说,“结果我发现幼儿园对孩子的限制比较多,比如说必须统一去上厕所、喝水、睡觉,听侄子说如果不睡觉老师还会用胶带粘他的眼睛。还有就是户外活动实在太少。上、下午加起来大概只有1个小时在外面活动,玩玩滑滑梯,但老师看得非常紧,让孩子们不要跑,不要推,生怕孩子受半点伤。”
       徐虹认为,就在这样的统一行动,各种限制中,孩子丧失了太多东西,比如个性、勇敢、自由等等。因此,她和先生达成共识,一致决定放弃幼儿园,由自己在家带孩子,让孩子在生活中、大自然中学习成长。
       “其实我很能理解幼儿园老师,她们不是管一个孩子,而是要管25个孩子,她们当然愿意统一行动,把25个孩子变成一个孩子。而且即便自己亲生的孩子,也无法时刻保持和颜悦色的状态,克制自己的脾气,何况是非亲非故的老师呢?”徐虹说。
       徐虹怀孕前在广告行业任职,由于经常出差,不利于怀孕,她毅然辞职,打算全心全意去孕育一个小生命。孩子出生后,徐虹一直亲自带孩子,而作出了不上幼儿园的决定,也意味着徐虹将继续放弃自己的事业。“我不觉得可惜,能陪伴孩子成长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而且,在陪伴孩子的过程中,我自身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长。”徐虹说。
       徐虹说,确实也会碰到一些邻居、朋友对她的质疑,觉得不把孩子送进幼儿园是很奇怪的事情,“我很难理解一些家长,孩子一送幼儿园就感染生病,家长还是坚持要送,觉得孩子生病很正常。其实孩子的免疫系统还没发育好,如果长期接触易感环境,对身体反而不好。”
       “其实我觉得上幼儿园更多的是大人的需求,而不是孩子的需求,你观察孩子的自然状态就能发现,孩子们是在幼儿园所谓的集体生活更开心,还是在家里跟大人们在一起更开心?”徐虹说。
       徐虹认为,把孩子送进幼儿园只是因为大人需要去上班、赚钱,而不是孩子自发的选择,“我也查了很多幼儿园的历史文献,你知道吗?世界上第一家幼儿园叫‘kindergarten’,意思是‘儿童的花园’,那孩子在花园玩什么,无非是大自然中的花草树木虫鸟,可现在的幼儿园却像孩子的集中营。”
       在作正式决定前,徐虹也征求过石榴的意见,但石榴说:“我不要去幼儿园,因为幼儿园没有妈妈。”这让徐虹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不上幼儿园,最大的问题是缺少玩伴。为此,从去年秋天开始,徐虹四处给石榴寻找志同道合的玩伴。“小区里也有很多小一些的孩子,但是因为教育理念不一样,比如有些家长对于孩子之间的打闹抓伤看得很严重,还有些家长喜欢不停地给孩子塞垃圾食品,这些我都无法接受”,徐虹说,“所以我在网上给石榴寻找同样在家上幼儿园的玩伴,正好发现仔仔妈妈发的寻找玩伴的帖子,我们两人都住在浦东,离得也不远,当下一拍即合,我们两人是‘小驴在野’最早的成员,每周都会约两三天去户外活动,至少一次要出市区。”       
一年看200多本教育书籍坚定信心
       仔仔妈妈桂敏(化名)是这个团体中最坚定的在家上学支持者,她的计划是让4岁的儿子仔仔在家念完幼儿园和小学。“孩子喜欢旅行运动,如果去幼儿园就会把时间都都占掉了,就没有时间去做我们喜欢的事情了。”桂敏说。
       仔仔2岁半时,桂敏曾送他上过托班,在一个月3000元的私立幼儿园。“我发现孩子进了幼儿园后,坐在凳子上不动、也不说话,也不去玩。回来后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冷。当时可是7、8月份。我想肯定是孩子感觉到老师没有热情,幼儿园里没有让他觉得温暖的东西。所以我就把他领回来了。”桂敏说。
       到了仔仔3周岁该上幼儿园的时候,桂敏也带他去对口的公立一级幼儿园报名了。“我们因为报名的事情一共去了三次幼儿园,每次想玩里面的滑梯都被阻拦了。老师说必须等班级活动时轮着玩。我看着老师一个人管30多个孩子,根本管不过来,什么都得统一行动。”
       9月2日,开学第二天,仔仔从幼儿园自己跑出来了,但立马就被老师抱回去了。他伤心地对妈妈说:“我进去了,他又把我抱出来了。”
       “你看,孩子觉得他从幼儿园出来反而是进去了,被抱回去反而是抱出来了,可见他是多么恐惧幼儿园。”桂敏说。就此,她下定决心,再也不把孩子交给幼儿园了。
       硕士毕业的桂敏辞职前在对外汉语学院当代课老师,当很多妈妈熬到孩子上幼儿园打算“复出”上班时,桂敏却令人不解地辞职了,专职在家带孩子。
       “其实,我觉得孩子到了上幼儿园的时段才是最需要我的,我从结婚时就开始关注教育方面的书籍,我觉得作为一个妈妈这是必须要重视的。虽然我失去了工作,但这跟孩子所得到的收获没法比。孩子的发展就是我的事业,我们能陪伴孩子的时间能有多久,这是一种甜蜜的陪伴,而不是负担。”桂敏说。
       桂敏办了5张图书卡,孩子出生后的4年中,她一个月至少要看20多本与教育相关的书籍,一年至少200本,“我看的以国外的教育书籍居多,比如卢梭的《爱弥儿》等,我觉得只有理论基础扎实了,我才不会心慌,才不会看别人报什么班我也去报,别人上名牌幼儿园我就动摇。”
       桂敏说,小学她也不打算让仔仔念了。“你想,给你一片森林和给你一棵树,你选哪个?小学就是一颗树,仅仅是培养书本知识,但人的智能是多方面的,包括自然、运动、自省、语言智能等。如果孩子并不愿意发展他学术方面的能力,而是像姚明、丁俊晖、朗朗一样,对另外一样东西感兴趣,或者是喜欢木工、修汽车,那我们也会全力培养他,职业无所谓高低,并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合当博士。”桂敏说。
       至于初、高中,桂敏表示会根据仔仔的发展再作决定,也会尊重孩子自己的意见。  
 “小驴在野”团队不断壮大
       近一年来,“小驴在野”的队伍不断壮大。“兔兔妈妈是我在野生动物园认识的,她女儿3岁了,也是不希望受到幼儿园的束缚,因此带她四处游玩,她一直说‘认识我们,太幸运了,孩子有了那么多玩伴’。”徐虹说。
       而莉莉妈同样是桂敏在公园“捡到”的。莉莉虽然还在上幼儿园,但几乎一个月只去一两天,大部分时间莉莉妈都带着她在野外玩耍。甜甜妈则是通过网络找到了“组织”,因为甜甜身体不太好,在幼儿园易受感染,因此甜甜妈无奈选择了不去幼儿园。
       “今天,还有一位读幼儿园的孩子临时‘逃课’加到我们的队伍中来,是我原来的邻居,腾腾妈,其实不上幼儿园的念头在她心里‘长草’很久,前段时间正好碰到我,马上就决定加入我们的团队中来了,可能以后也不会去上幼儿园了。”徐虹说。
       徐虹说,快一年来,这个小团队不但没有妈妈退出,反而有更多的妈妈联系她,想加入进来。
       近一年来,孩子的足迹遍布天南海北,上海几乎所有的公园都曾出现他们的足迹。春天去徒步、爬山;夏天去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纳凉学习;秋天去远足,看看不同的风景;冬天围坐着画画、讲故事、做游戏……当然让孩子们大爱的还是各种长线游。
       “我们今年要去西藏啦!”石榴开心地喊着。徐虹说,前段时间,她们3位妈妈组织了去北京9天游,爬长城、看颐和园、圆明园。之前还组织去过云南、江西婺源、桂林、海南等等。今年夏天将组织团员们去西藏旅行,而等孩子再大些,还会考虑去国外旅行,开阔孩子的视野。
       “生活处处皆学问,教育就是源自生活,我们在大自然中、在旅途中,教给孩子认识各种花草树木,教给孩子认识昆虫,教给他们认识站名、店招,现在他们的识字量已经比一年级的孩子都要多了。”桂敏说。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在家上学,幼儿园录入编辑:陈伊萌
评论(2) 追问(3)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