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舆论场

读报|招远案焦点移至“全能教”,邪教何以渗透十数年?

澎湃见习记者 王欢

2014-06-01 14:02 来自 舆论场
       招远杀人案的舆论焦点渐渐移至“全能教”组织。
       5月28日晚9时许,山东招远一麦当劳店内发生血案,一女子遭6男女残暴围殴致死。
       事件发生之初,网民难掩愤怒,纷纷质疑: “现场为什么没有人出手相救?”“警方接到报案后多久才出警?”“‘口角’之争何以致命?”
       但5月31日召开的警方发布会和央视对嫌犯的采访让大众的关注热点从质疑公共道德等问题转向 “全能教”。
       31日下午5点,招远警方召开发布会,播放监控视频。
       当日下午7时许,《人民日报》发布微博总结四处视频要点,分别为:麦当劳女副经理两次阻止殴打。民警4分钟赶到现场,行凶者仍在殴打女子。有附近保安赶来协助民警控制嫌犯。120进行了现场抢救,民警协助医生将受害人抬出送医院。
       警方发布会为“守”,回应了民众质疑,发布会通过视频披露了现场有人援助,民警亦迅速进行干预。
       央视亦发布了对招远犯罪嫌疑人张立冬的采访,此举为“攻”,揭露嫌犯行凶的真实原因。
       据央视新闻报道,张立冬自称是“全能教”的追随者,殴打受害人的原因是“她是恶魔,她是邪灵”。
       央视采访画面显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张立冬的眼神几乎一直直视记者,没有躲闪,面部表情冷静。
       嫌疑人回答问题大多直接迅速,但却有四处较明显的迟疑。第一处是记者问为什么要在麦当劳餐厅殴打他人,张停顿了一下说因为她是恶魔,她是邪灵。
       其后张称自己的女儿说受害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说她是邪灵、恶魔。
       第二处是记者询问张在“全能教”中是什么层级,对方停顿后才回答为追随者。
       央视报道称,张曾从事医药批发,这几年一直吃老本。在招远有90平米商品房一套,河北三层别墅一座。7年前全家开始信奉“全能神”。央视画面显示,犯罪嫌疑人开了一辆保时捷卡宴。
       第三处是记者询问你们信的这个教,如果碰到了你们认为的所谓的“邪灵恶魔”,就要打死吗?嫌疑人迟疑后回答“没有”。
       记者继续追问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个女的给打死?张依旧回答,因为我女儿说她就是恶魔,就是邪灵,打死她,目的就是打死她。
       第四处记者提问,那你们心里不考虑法律吗? 张先思考停顿,后回答不考虑。
       《京华时报》6月1日发布受害者家属表态,家属称理解没人相救,希望严惩凶手。“凶手那么凶残,人有害怕恐惧的心理都很正常,我们也不会指责谁”。
       各媒体发布报道和社评也集中于对于邪教的披露和抨击。
       据“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官微介绍,“全能神”邪教组织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河南出现,扩展至多个省,是带有政治色彩的邪教派别。它又称“东方闪电”、“实际神”,发起人赵维山2000年逃到美国。国家宗教事务局早已对该组织的邪教性质记录在案。
       此外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微对外界透露,“全能神”邪教专设“护法队”,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河南唐河县“全能神”“护法”曾在12天内制造8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
       都市报开始探究更多关于“全能神”的信息。
       《新京报》在“招远案”专题报道中引用2012年的文章。文章写道,“全能神”曾鼓吹“世界末日论”,声称只有加入组织才能保平安。
       报道还透露,“全能神”等级分明,组织严密。“大祭司”以下设“各部门领导”,主要是协助赵维山处理“教务”工作,并为他出谋划策。
       然后依次为“省级分部领导”、“区级领导”、“县级领导”、“城乡领导”。他们每10到20人分为一个“小组”,设组长一名;40人为一个“小排”,设排长一名。各排各组均有一名“上级”(从外地调来的“讲道高手”)。
       自上而下,每层安排一名女性给该层的“男负责人享用”,“全能神”称之为“过灵床”。
       从“省级分部领导”开始,每层设有一线、二线、三线、四线人员,在各地设有“联络站”(负责接待)和“训练基地”(负责训练洗脑)。
       《京华时报》亦发表文章起底“全能神”。
       报道引述警方有关人士的话称,邪教组织内部有专人负责对新入教的人员进行洗脑,并不断地强化。通常这类人都受过心理学方面的专业培训。
       成员平时一起吃住聚会,除了每星期拉人头任务的上下督促之外,还有一整套处罚制度等,最终通过不断的灌输、刺激和强化,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
       亦有媒体以社论的形式将焦点对准邪教组织。
       《中国青年报》以《“空洞的愤怒”无助于惩治具体的罪恶》为题发表社论。
       文章称,看了监控视频,了解到具体的案情,就不会抽象和笼统地谴责人性的暴戾,而会将愤怒具体地指向邪教的罪恶。
       文章同时表示调查应该“穷尽每一个细节”。文章写道,不放过每一个具体的罪恶,让导致这起惨案的每一个罪恶都受到审判和追究,付出代价,正义才能得到伸张。
       《南方都市报》发表社论称,见死不救的直观印象可能偏离了客观事实。
       文章称,事件之所以有着如此恶劣的后果,主要责任不在于旁观者及警方,归根结底是残暴的行凶者导演了这一悲剧。
       文章写道,从后续披露的信息看,的确也印证了上述结论,接受采访时,嫌犯称不信法,只信神并表示死者是邪灵,因为作案者的邪教背景,舆论对案件的讨论因此趋于深入,从暴力行为到邪教的特征及影响等,话题外延得以拓展。
       31日晚,《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在2个小时内连发4条微博质疑邪教组织。
       当日22时许,官微发布微博呼吁严查严打邪教。
       临近23时,官微再次发声,称“他们邪恶,所以我们必须正直”。
       此外,微博“微议录”栏目发表微博“五问招远”,嫌犯为何挨桌要电话号码?暴徒到底是什么身份?警方接到报案后多久出警?“口角”之争何以致命?现场为何无人制止?
       当晚24时许,官微提问,是什么原因,让人成了恶魔的忠实信徒?又是什么原因,让邪教横行渗透十数年?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录入编辑:陈良飞
评论(0) 追问(5)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