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专家:“全能神”邪教实际就是要颠覆现有政权

澎湃讯

2014-06-02 18:27 来自 一号专案
昨晚,央视面对面节目采访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武伯欣教授,早在上世纪90年代,武伯欣教授就曾多次参与侦破全能神邪教组织案件。

       6月1日晚,央视面对面节目采访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武伯欣教授,武伯欣曾多次参与邪教成员的心理测试,对全能神邪教有较深的了解。        
       全能神邪教组织,又名“东方闪电”,也叫“实际神”。国家宗教事务局早已对其邪教性质记录在案,依法取缔,很多人也许是最近才知晓这个名字,但是其实其发展由来已久。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它从河南由南向北传播,1998年传到延安榆林等地,2004年传到内蒙古山西一带,向新疆、宁夏、甘肃等地渗透,一直是滚动式发展,且极其迅速。早在上世纪90年代,武伯欣就曾多次参与侦破全能神邪教组织案件。
       武伯欣说,从我们办案接触到的他们总的纲领来看,实际上就是要颠覆现有政权,指向中国共产党,他认为现实的统治,中国共产党就是一条大红龙,所有的共产党员都叫红龙子,所以它要推翻它。这种活动它明知道自己是敌对的反动的,所以他更加隐蔽。        
       据了解,全能神的发起人叫赵维山,原为邪教“呼喊派”邪教成员。1989年,赵维山带着一批成员从呼喊派成员分裂出来,成立永源教会,自称为全权的主。1991年,信徒已经达到千人的永源教会被当地政府定为非法组织并查封。赵维山外逃。1993年赵维山将永源教会改成真神教会,别称实际神。开始在教会中造神,共造了七个神的化身,其中代表全能的女子,被赵维山进一步神话为全能神。在被演绎成为实际神的女基督,2000年赵维山潜伏东京,后逃往美国,而媒体引用教内人士说法称,该教派对外宣称其创始人和女基督是一名邓姓女子。其实她不过是大祭司赵维山的傀儡。
       
        问:为什么假借这个载体。
       武伯欣:他为什么包装这个女神,就是说他们说出来的很多东西,一般人听不懂,只有我赵维山能听懂——他跟她是情人关系。这样就把这个女的包装成这种全能神,她能帮助中国打破现在的局面,真正的实现政权更替,等等的这些东西。但是这个组织,为什么最近越来越猖獗,就是说我们原来的工作,如果只是靠公安机关来打击,它确实有很多是在法律的临界状态。他如果没做出明确的违法犯罪,公安机关有时候很难介入处理。它不像有的其他邪教,有的可能只有几十人或者上百人,在一个地方聚集。全能神教是七八个人,上边有什么精神,应该做什么,然后下边分头再去做。        
       
       问:这么大一个机构,这么多的信众,他们怎么联络?
        武伯欣:都是网上联络,所有的电子工具,他们都在用。他单线找下一层的人,就很像传销的那种发展下线,下线再往下找的状态。
       
       问:他们这些信众中,都有名字登记嘛?
        武伯欣:在他们这些信众中,没有真名,都是化名,比如说樱桃、红心,什么名都有。
       
       问:那这样的单线联系,怎么样确定信众人员名单和范围?
       武伯欣:他们自己清楚,因为他平时就知道他叫红心,就知道他一个,至于红心跟谁,他不知道,包括最近这几次闹事的这个,往往都是滚动的亲属,都是信得过的人,其他的外围的人介入不了。
       
        问:您曾多次参与邪教成员的心理测试和调查,在这一过程中,给您留下印象最深刻的细节是什么?
       武伯欣:比如说测试,他说你们什么也测不出来,我只对我的大祭司负责,我就信他的,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你们问我什么,我什么也不会回答,你们测完了,我也不说什么。

        问:那面对这些人怎么办?
       武伯欣:那你只能先在那放着了,态度很强硬,像这样的人,就已经走火入魔了,痴迷到陷入那种所谓对全能神的那种膜拜。我们也发现有一个河南周口40多岁的女人,当时她什么也不说,但是旁边的几个是她下层的,最后就幡然悔悟,最后人家就揭发她,说教区的钱收集起来交给她,再有就是利用电子设备打印宣传品、分发、装订,她从事的这些活动都是很清楚的。
       
       问:但人们知道洗脑是最难的,因为你是在接受这样一个教派信息的时候,同时要在很多方面接受正面传媒的信息,当这两种信息冲突的时候,怎么能够完全地拉拢到这个教派里?
       武伯欣:一种是情感的感染,就是大家坐在一块,有那么一种情绪的宣泄,然后互相抵感染,这样七八个人都说这个,大家的情绪就来了,从心理学说,这是走的人的心灵的前门。还有一个是走的心灵的后门,就是暗示,他不断地举出来,你看某某,加入这个东方闪电以后,那病也都好了。山西有一个案例是,人家老两口孩子病了,没治好,说你跟全能神表表衷心,孩子的病就好了。老两口就信了,把钱捐了,但孩子的病也没好起来,老两口才明白过来他们这是在骗钱。
        
        问:那当他们在这样一个教派,提出的一些承诺无法兑现时,那么对信众的控制力,会不会减弱?
       武伯欣:对,它实际上根本无法兑现,但是它恰恰在信众刚开始信的时候,上来就让你脱离家庭,集体生活,这样便于洗脑。我们注意到初步卷入这个组织人的家属很苦恼,就是说你看怎么能救我母亲或者我的父亲。全能神组织很卑劣的一种手段,就是上来把这些信众先集中,集中在一个地方,做一些洗脑的处理,然后有生意的也不做了,有家的也不管了,或者有妻子、丈夫和孩子的也都不管了。
       为了吸收发展成员和传教,全能神使用软硬兼施的方针,所谓软,是指全能神成员有时会以手机、摩托车等厚礼相赠,甚至使用一种称为性交通的手段,即要求女信徒以色相,引诱单身或丧偶的成员,硬是指全能神邪教专设护法队,惩戒脱教者,并不是每一个传教的对象都被能够顺利的拉拢,发展受阻之后,全能神采用硬招恐吓和暴力,全能神护法队就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
       
        问:2009年,您就曾参与过一起不愿入教而杀人的刑事案件。当时你参与的细节,能描述一下嘛?
        武伯欣:这起案件,当时家里孩子失踪,家长就报了案,最后到傍晚在一个柴垛发现了,孩子已经没了气了,一看现场,孩子是窒息性的扼颈死亡,包括堵嘴,他的脚心上面有明显的东方闪电符号,实际上,这个符号是也提醒了公安机关,就是在那一带,就有邪教组织的活动。
       孩子的家长反映一个信息,在这之前,有些人曾经做他的工作,让他加入全能神组织,找过来他一测就认定了。
       
       问:你和这个犯罪嫌疑人有接触吗?
       武伯欣:犯罪嫌疑人说,我们实际上是动员他,但是他不听,上面有人就命令我,就教训教训他,但是他不信,我们就得做点样子。实际上这些人说这些话,一点都没有负罪感,说明他被邪教操纵,把人类最基本的道德、伦理、负罪都消失掉了,后来我们又看到一些地方,如陕西的投毒、打破腿和头,都是东方闪电教训信徒的一种方式。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招远,全能神录入编辑:黄杨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