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文化课

诺曼底登陆70年,英媒邀普通人分享战争往事 (一)

澎湃记者 罗昕 编译

2014-06-03 18:32 来自 文化课
        诺曼底登陆发生在1944年6月6日早6时30分。这次代号“霸王行动”的作战扭转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态势,也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陆作战。
       70年了,战争的阴霾渐渐褪去。为此,英国《卫报》开设了诺曼底登陆70周年专栏,“你可能是亲历战争的老兵,也可能是当时对报道有所印象的孩童,或许你从别人那里听到了关于诺曼底登陆的消息。你可以在这里分享你的照片、信件甚至任何纪念品。因为我们想在这里,与你分享诺曼底的故事。”以下为澎湃记者选取的几则短小故事。
故事1:父亲与建筑 by foxhunter       
 
我的父亲,摄于欧洲西北部的一座贝利桥 
      
       我的父亲是第69队的一名工程师,也是第50步兵师的一员。我对他的参战经历几乎一无所知。和大多退伍军人相似,他不曾提及战争。在我17岁那年他去世了,我便再也没有问他的机会。而现在,通过一些战时资料,我看到了他修建的桥梁和道路。这些工程都落在盟军穿过诺曼底前往法莱斯(法国地名)的道路。在这之后,他去了比利时、奈梅亨(荷兰地名)。他的战争经历还越过莱茵河,在德国得以延续。
       对于父亲那时的经历,我真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我更难以想象,在经历了战争种种之后,像他这样的普通人要如何回归最平凡的生活。
故事2:因祸得福 by wellmeaningleftie
       这是我父亲(左手第三)和他的排在诺曼底登陆前几天的合照。他们的任务是摧毁德军的桥梁阵地以保护盟军东侧免受装甲反击。父亲在作战时因受伤被送往西布罗米奇(英国地名)的部队医院。谁知在那里,他遇见了一名美丽的护士,后来这名护士成了我的妈妈。       
故事3:家里的朋友 by Paninya
       战时驻扎阿布罗斯(英国地名)的一位法国士兵和一位加拿大士兵经常拜访我的父母。我们成为非常好的朋友。他们还曾为我在花园里扎了一只秋千。印象中有一天,年纪较大的那位士兵还因为一把丢失的枪哭着进门。但突然有一天,他们消失了。哪怕是战争结束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      
故事4:善后的恐惧 by Horacegrainger
       我的祖父贺拉斯格兰杰(Horace Grainger),当时在后勤队工作,负责部队空降后的迅速善后。他告诉我们,那时根本没有时间清除登陆海滩后的尸体,所以他们只好用军车碾压。于是,碾压尸体、骨骼破碎的声音成为祖父永远的噩梦。他说,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战争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尽力避免。  
故事5:“老虎”演习与犹他海滩登陆 by funboy2
       我的父亲曼尼鲁宾(Manny Rubin)是当时的美国海军信号员,他在1944年4月的“老虎”演习和犹他海滩第一次登陆中幸存下来。入伍时他谎称了自己的年龄,到诺曼底登陆那天他距自己的18岁生日还差2个月。在坦克登陆舰靠岸的大约一个半小时前,美军舰艇发现了德国防御部队,那时他以一块18平方英尺的钢板护身,正向舰队发射信号。作战时,他夹在德国防御部队和炮击德国阵地的盟军船之间。他在海滩上一直待到第二天,然后在接下来的6周,指挥一排军队运送被俘德兵去英国。
        我的叔叔阿尔文当时登陆奥马哈海滩——诺曼底登陆战役中战斗最为激烈的海滩;他的任务是支援巴尔基战役,并在巴伐利亚被调到发现达豪集中营的部队。他花了2个星期翻译犹太幸存者的故事。我的家人直到他的葬礼才发现这些。关于这段回忆,他从来没说一句话。直到临死前一个星期,他才将这些故事告诉一位犹太老师。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诺曼底登陆录入编辑:梁佳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