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绿政公署

再访“走廊医生”兰越峰:我全是被激怒所犯下的错

澎湃记者 许海峰

2014-06-09 09:06 来自 绿政公署

2014年5月14日,兰越峰(左)与她的同事在医院走廊发生争执。走廊的那一头,院方的工作人员用摄像机拍摄下了整个过程。 澎湃记者 许海峰 图

       “我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我行我素、优秀的人”。兰越峰从不掩饰她的高调和自信。这无论是当下浮躁的网络还是夹缝中求生存的媒体都喜欢的类型人之一——有料并善言。
       在媒体面前她的思维和言语慎密到精确,几乎从无漏洞、破绽出现,然而,在给澎湃记者发送的短信息却没一条能一气呵成地清晰表达,甚至还有错别字。
       这便是一个独特的兰越峰——凭借一己之力撬动了一千多人的绵阳市人民医院,搞得人人心神不宁,也搅得全国媒体记者闻讯前来,持续关注这位时间长达八百余天“走廊医生”。
       兰越峰喜欢穿色饱和极高颜色的衣服。出门必定穿的很整洁得体,甚至可以用优雅来形容也不为过,从后面看恍若未婚女子般的模样。她说:“这是刻意保持好身材”。每天仅吃二两米饭,菜全部是清水白煮,且份量极小。她坦言自己不擅长做饭。
       在她的家里,桌上、床上、沙发上到处都是不相干东西,只有厨房是整洁有序。第一次到她家的人,很难看得出这是一个女性所生活的空间。
        兰越峰1963年出生于文革时期,成长在一个家教严酷的家庭,父亲对几个子女要求异常严格。兰说:“父亲从小就对我们很严厉,从不允许她谈恋爱,我们家都是晚婚的,就是我不晚婚”。这话讲起来满是自豪和得意。她直言,当时在上高中阶段她曾经收到过一书包的情书,藏起来,被父亲发现后责骂。这事令她至今记忆犹新又颇为洋洋自得。
       在她眼里姨妈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我姨妈为了我们姊妹都没有结婚,小时候经常讲童话故事给我们听,都是美好的,白雪公主、小药箱什么的”。
       可是姨妈的世界早已经不是兰越峰现在的世界。面对这次的人生挫折,她对记者分析到:“我的性格缺陷在不知道社会,太封闭”。直至发生了这件事之后,她才“醒悟”过来。
       兰越峰的这种单纯,随着年纪增长慢慢变成同事眼中不谙世事的“怪人”、“疯子”。多名医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旦不合自己的心意,兰越峰常常容易跟人争得面红耳赤而后快,面对医院领导也不知留有几分余地。
       兰越峰向澎湃记者抱怨,医院职代会代表没有人来向她了解真相。“为什么(职代会一致同意与院方与兰越峰解聘)不是无记名投票”。她说:“他们就觉得医院的三乙评不上搞垮了,大家要失业,离退休人员要发(不出)工资,他们责怪我”。他们这是被人煽动的。兰越峰语速极快地强调。
       从她日记里也看得出不满、不安的情绪随时随地的蔓延并煎熬着她。2009年7月21日,周二,她在日记中写道:“费解吗?不。因为大家的世界观已发生了改变,……王彦铭(院长)就是人民医院最大的败类”。
       “12楼开会。她们果然断然拒绝,不再想和她们说一句话(此处隐去姓名)。一届院领导。新上任的院领导,如此被职工藐视和冷落”。
       长期关注此事的业内人士分析,兰越峰在行医过程中有与医院形成默契获取“正常额外工资”收入的行为,也有在这一过程中内心受到良心拷问的挣扎,更有其性格中的“缺陷在不知道社会,太封闭”导致与高层意见不合的裂缝,最终形成今天兰越峰走向“走廊医生”的境地。
       “中国太复杂了,你应付不了。”良久,她在微信中回复了澎湃记者:“是”。
医院的困顿
       兰越峰事件后,绵阳市人民医院如惊弓之鸟,寝食难安。记者采访需要录音,院方也提出同期全程一字不漏的录下来。他们认为这样医院才有保障——音频凭据。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因该事件在这里荡然无存。
       这就像兰越峰每天坐在走廊上上班一样,院方自2012年3月15日起每天派驻两人使用摄像机对其行为不间断记录直至离开医院。人力资源部主任姚雨解释道:“没办法,这是在保护我们医院自己”。
       之前,兰越峰与院方发生冲突后,闻讯赶来的110表示口说无凭,需有证据。
       “谁也不希望自己是受害者,但是就目前网络一边倒声援兰医生的态势下,诺大的医院敌不过兰医生的一张嘴,处于弱势困顿状态”。姚主任表示很无奈。
       她解释到:“这件事发生后,对医院形象的负面影响是非常大的,经济上肯定是有影响。但是我们处理兰越峰并不是因为经济的影响才下决心,那是因为兰越峰长期旷工不上班,用医院的规章制度没有办法对她约束”。
       医院先后七次发文通知兰越峰到岗上班,但她并不理会。兰越峰有一次指着桌上的一叠院方来发的通知笑着对澎湃记者说:“这里面有编造,你看看,通知文件上的序列号和发文时间竟然不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说明什么?”。
       “那是因为医院签发通知的日期跟需要走的文件流程快慢而决定的”。姚主任信心充分地解释道。
       她强调:“一个职工长期这样旷工是对医院其他职工的不公平,所以,解聘也是合理合法的,制度面前人人平等”。她进而总结道:“是我们长期对兰越峰太迁就、太纵容她,医院在处理她这件事太软,失之于软,造成了她那个性格——偏执、偏激、惯了她”。
       医院88名职工代表、1000多名职工的意见显然无法与网上声援兰越峰的声音相比。在走访医院各科室的过程中,绝大多数的基层医护人员表达了自己的心声——爱这份职业、爱这个医院,同时也包裹着委屈和外界对他们的不公平看待。
       5月19日下午,在医院的台阶上,澎湃记者遇见了一位曾经接受过媒体采访的女医生。相较之前她面对媒体采访时表现出对工作的热爱和真诚,在与陪同采访的姚主任搭话时,这位女医生没有再向记者开口。
       “最重要的在精神上,让医院医护人员受到很大冲击”。姚主任深表担忧。
        目前,医院受兰越峰事件的影响,病人数量有所减少了。工会主席王清华不无遗憾地告诉澎湃记者:“与往年三四月份同期相比,医院住院病人人数从七百左右降至现在的五百多人”。这一数字在兰越峰那里也得到印证。
       这是该事件中她们唯一意见一致的地方。
 “我全是被激怒所犯下的错”
       从法律上来说,绵阳市人民医院“走廊医生”兰越峰已经不是这个医院的职工。2014年5月6日,该院召开职代会,与会 88名职工代表一致表决通过“解聘‘走廊医生’兰越峰”的医院处理意见。可问题是兰越峰不认可,对于上述的集体表决,她认为,其中很多人不明事实真相、缺乏独立思考或受到院方上层的压力而被迫举手同意,这也就构成了对她的迫害。
       她自喻:“张志新身上只有一把刀,我身上插着88刀”。
       医院作为一个公众场所谁也阻止不了兰越峰每天照常去那儿上班,与来看病的病人不同的是,她依旧穿着她那件白大褂,只是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尽管没有一个病人上前找她看病,但兰越峰完全无视这些遭遇给她带来的心灵打击。
       遭逢此事困扰至今的这家医院如今也学会运用更智慧的方法来抵御兰越峰带来的一系列麻烦。双方矛盾不断升级,令全国媒体和网友强烈关注。
       忌惮兰越峰身后站着强大粉丝,医院作为一个官方形象多次几任几免欲加强对其控制力,无奈,兰越峰个性中的“不合群特质”屡屡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用兰越峰自己的话来说:“我全是被激怒所犯下的错”。如果,兰没有“被激怒”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如今,双方欲置对方死地而后生。
2014年5月14日,兰越峰在她的同事目送下下班离开医院。 澎湃记者 许海峰 图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走廊医生,兰越峰,医疗资源,过度医疗录入编辑:杨深来
评论(2) 追问(7)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