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外交学人

澎湃对话:军人总统将带领埃及走向何处?

澎湃记者郑怡雯

2014-06-04 16:00 来自 外交学人
2014年6月3日,赛西赢得总统选举已无悬念,埃及各地民众大肆欢庆塞西当选新总统。  CFP 图

       埃及总统大选结果将于6月5日公布,但在日前举办的中国中东学会高层研讨会上,与会学者一致认为塞西成为埃及第六位总统已无悬念。 埃方的初步计票结果也显示,前军方领导人塞西得票率已超过九成。
       自2011年以来,埃及经历了2次革命,第一次革命推翻了穆巴拉克政权,选出了有穆兄会背景的穆尔西作为埃及新的总统。时隔一年后,埃及爆发第二次革命,又将穆尔西推翻,最终这两位总统皆受审判。在这种复杂的背景下,几乎已稳当埃及下任总统的塞西,上台后会面临何种挑战?埃及何时能重获社会稳定,重振经济?这些问题值得深思。记者带着疑问,对话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研究员。
       澎湃:塞西胜选后,他的政权能否稳固?这取决于哪些因素?
       李伟建:在经历连年动乱后,埃及民众非常渴望希望能够有一支力量出来迅速恢复社会稳定,让老百姓过上安宁生活,而军队被认为是当前唯一能够扮演这种角色的稳定力量。塞西虽然脱下军装,但仍有军队的背景,被认为是军方的代表。我想这也是他未选先胜的重要原因。
       在塞西当选总统后,他的政权能否稳固的关键首先在于他能否迅速恢复埃及社会秩序,稳定安全局势。其次在于其能否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重振埃及经济,这是塞西政府一年半载以内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也是其面临的最大挑战。 
要完成上述艰巨任务,塞西政府还要应对政治上的考验,一方面,他必须竭力避免重回穆巴拉克时期的军人执政时代,避免让军队再次成为既得利益者,掌控埃及社会资源及经济命脉,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塞西政权很快将失去埃及人心。另一方面是,塞西也需要平衡好埃及各派系的利益,虽然短期内他仍会继续打压穆兄会势力,以巩固自己的政权,但如果处理不当,势必会引起穆兄会反弹,造成埃及政局新一轮动荡。
       事实上,连大部分埃及人都对塞西不甚了解,人们并不清楚塞西的执政能力,未来塞西政权是否能控制埃及局面,快速发恢复经济发展,能否制定高效有效的内外政策,人们还需拭目以待。
       澎湃:塞西将如何处理与穆兄会势力以及其它社会精英阶层的关系?如何促进埃及各政治力量间的团结?
       李伟建:塞西曾表示,他若当选总统将绝不允许穆兄会存在。因此,塞西上任后,在短期内仍然会对穆兄会进行遏制和打压,尽可能地削弱其力量。但长远来看,相信塞西会根据形势大发展逐渐调整对穆兄会态度。毕竟穆兄会已经在埃及存在了80多年,有着一定的民众基础,很难赶尽杀绝。事实上,塞西在穆兄会的问题上已经陷入了两难困境。一方面,塞西就是通过打压穆兄会,才获得登上埃及政治舞台的机会,他竞选时也以“消灭穆兄会”作为吸引选票的“卖点”之一;同时,塞西上台后也亟需海湾国家的援助来为岌岌可危的埃及经济输血,而海湾国家的钱也不是白给的,它们从自身的利益出发,要求塞西对穆兄会势力持续打压,以最终削弱穆兄会在整个地区的影响力。但另一方面,塞西上台后的当务之急是稳定局势和发展经济,不可能将重点放在打压穆兄会上。并且穆兄会也不会束手待毙,真的将其逼到墙角,一定会激发其强烈反弹,从而使局势再起波澜,这对刚上台的塞西政权显然是不利的。 
       事实上,在这方面许多中东国家都有前车之鉴。上世纪90年代初,阿尔及利亚实行多党制,伊斯兰政党“伊斯兰拯救阵线”在首次议会选举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但最终被军队否定,“伊斯兰拯救阵线”在遭到重创后转入地下展开武装斗争,阿尔及利亚此后经历了一场独立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政局动荡不定达10年之久,社会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再如伊拉克,伊拉克什叶派在推翻了以萨达姆为代表的逊尼派复兴党政权后,为了彻底清除所有复兴党势力,曾经出台《清除复兴党》法,结果造成国家管理层面无人可用,社会秩序一片混乱。最近,利比亚也出台类似的《政治隔离法》,称凡是在卡扎菲政权期间在政府部门任职的人员,新政府一律不予录用,结果势必加深社会分裂,也加深了国家治理的难度。
       因此,塞西政府要领导埃及走出当前困境,理应创造宽松的环境,允许各精英力量参与到埃及国家治理中,广纳贤才,平衡好各方利益,合理分配社会资源,才能避免新的社会矛盾出现。
       当然,在目前局势下,要塞西政权改变对穆兄会态度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让穆兄会销声匿迹也同样是不可能的。因此,一方面,塞西在坐稳江山后不排除会改变策略,对穆兄会采取分化瓦解,拉拢温和派,孤立极端派的做法。同样,穆兄会为保生存,也可能会调整自身策略,争取民心,以图东山再起。未来,温和的穆兄会政治精英参与到埃及政治进程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
       澎湃:此次埃及选举投票率为44.1%,其中大部分埃及青年拒绝投票。塞西将如何获得埃及青年人的信任?
       李伟建:最重要的是要了解埃及青年的诉求。目前,埃及青年有两种主要诉求。第一是现实意义上的,即解决埃及青年的就业问题,“毕业即失业”是埃及政府多年未能解决的老问题,笔者上世纪90年代初在开罗大学就读时就发现这个问题很严重,而这些年,埃及政治持续动荡,经济持续下滑,失业率不断上升,许多青年人因此而走上街头参加推翻穆巴拉克政权的革命。在这次选举中,许多埃及青年对军人背景的塞西是否能解决就业问题并不抱有希望,因此对投票热情不高。第二是理念上的,许多当年毅然走到广场参与推翻穆巴拉克统治的埃及青年人,对军人干政怀有警惕,他们担心塞西重走穆巴拉克时代的老路,担心塞西上台后进一步加强军队的权力。许多埃及青年在受西方新媒体宣传的自由、民主观念影响之后,认为此次选举是不是真正的民主,他们的选票没有意义。
       塞西上台后要取得埃及青年信任,首先还是要满足他们的现实诉求,迅速发展经济,给青年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同时要处理好军队与政府的关系,避免军人干政,争取青年人的认同,防止青年人因对政府不满而产生激进思想。
       澎湃:埃及未来的政治转型会是怎样的?
       李伟建:短短三年多时间里,埃及经历了两次革命,不仅推翻了穆巴拉克旧政权、并且以军人政变的方式推翻了通过选举上台的穆尔西政府,足见埃及 政治转型的复杂性,“阿拉伯之春”之后,那些实现了政权更替的国家普遍面临政治权威缺失的问题,埃及的政治转型现状也说明了当前埃及(也可以说整个阿拉伯世界)仍需要一个有强力政府进行国家治理。但在未来,埃及还是需要开启“包容性的政治进程”,在社会稳定的前提之下创造出宽松的政治环境,允许埃及各派势力的政治精英参政,发展公民社会,构建稳定的社会秩序。当然,包括埃及在内的阿拉伯国家政治转型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
       澎湃:塞西曾公布了其雄心勃勃的经济发展计划,试图重振埃及经济,这方面他会面临哪些阻碍?他应采取哪些措施? 
       李伟建:经济发展的最大阻碍是政局稳定。2010年埃及动荡之前,经济增长率为5.3%,动荡后,埃及的经济增长率仅为2.4%,并仍呈下滑之势。因此,政局稳定对于恢复经济增长极其重要。只有政局稳定了才能重新赢得国外投资者对埃及投资环境的信心,国外旅游者才会重新来到埃及,作为埃及支柱产业的旅游业才能恢复。问题是,在复杂的背景下上台的塞西有无能力在短期内恢复埃及政局的稳定?穆尔西上台后也曾经公布过一个振兴经济的“百日计划”,但是持续的政治斗争搅得其片刻不得安宁,根本不可能全力以赴去恢复经济。面对已经严重分裂的埃及社会,塞西会否重蹈穆尔西覆辙?
       就目前情况看,塞西在短期内还可以依靠外部援助,尤其是海湾国家资金援助来支撑脆弱的经济,但这毕竟不是长远之计,是不可持续的。并且,拿人钱财,授人以柄,内政外交都会受制于他人。埃及经济要实现真正的增长,还得自力更生,自主发展,摆脱对外依赖。许多阿拉伯国家政权脆弱的一大原因就是经济长期依赖外部援助,一旦这种援助由于种种原因发生中断,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会受到重创,社会就会发生动荡。埃及能否避免这样的状况发生,对军人出身的塞西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澎湃:塞西时代将制定怎样的外交政策?埃及与世界主要大国及中东各国的关系走向将会发生何种变化?
       李伟建:塞西之前并没有过多地谈及埃及的外交政策,也没有明确地表明自己的外交立场。但我们依然能够根据埃及目前的现实做一些分析与预测,我认为,总的来说,埃及对外政策还是会保持总体平衡的状态,其同主要大国的关系也不会发生根本的改变。
       与美国关系:埃及与美国是传统盟友关系,美国长期给予埃及军事援助,与埃及军方关系密切。但在埃及军方通过政变推翻民选的穆尔西总统之后,美美国对塞西的行动表示了不满,甚至一度暂停了对埃及的军事援助。但美国骨子里也不愿看到穆兄会势力控制埃及。因此总体上对埃及军队的行动采取了默认的态度,未来美国仍希望通过恢复与塞西政权的关系来影响埃及的政局,保障美国的利益。而塞西也需要继续得到美国的援助与支持,因此,埃及未来仍将积极发展同美国的关系。
       与海湾国家关系:埃及长期以来一直是阿拉伯世界的老大。而海湾国家尤其是沙特,近年来依靠充裕的石油财富一直试图扩展自身的影响,一度与埃及在阿拉伯世界展开竞争。埃及动荡后,影响力急剧下降,沙特等海湾国家趁势做大,在地区和阿盟等机构逐渐占据主导。当前埃及急需走出困境,海湾国家资金援助对埃及而言是雪中送炭,并且,两者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穆斯林兄弟会,因此,出于共同利益的需求,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埃及与海湾国家会形成是一种非正式的盟友关系。
       与中国关系:中国对三年多前开始的阿拉伯变局始终采取的是冷静观察,不介入,也反对外部干涉的立场,对埃及等国家的政治转型也是采取一种坦然面对的态度,同时始终同这些国家保持友好往来和积极发展合作的态度。因此,尽管许多阿拉伯国家政局发生了重大变化,但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并未受到影响。穆巴拉克是中国的老朋友,但是穆尔西上台后第一个出访的国家是中国。此次塞西胜选,相信中国也会以同样的态度与之打交道。过去在穆巴拉克时代,埃及与中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相信塞西上台也会延续与中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的政策。当前中国的发展经验及中国的投资和资金援助对于促进埃及的稳定转型和恢复经济增长尤其重要,塞西政府不会不看到这一点,因此,中埃关系也会继续向善发展。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塞西,大选,穆巴拉克,李伟建录入编辑:黄翱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