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私家历史

攻入诺曼底兵器解密③:光辉D日胜利之师

徐辰

2014-06-11 17:56 来自 私家历史
闪瞎你的眼:格兰特“运河防御灯”
       
       
英国博温登坦克博物馆收藏的玛蒂尔达CDL坦克,注意灯塔上的狭缝。

       
       为了在诺曼底登陆中稳固登陆场并击退敌军的反击,霍巴特的第79装甲师还列装了一种怪异的光学武备。这种利用高光强光源照射敌军的技术早在1933年就已成型,是希腊发明家马塞尔•米察基斯的杰作,曾在玛蒂尔达II型步兵坦克上进行过测试。出于保密目的,它的官方代号为“运河防御灯”(Canal Defense Light),缩写即CDL。在迪耶普突袭战之后,英方在美国展示了这项攻守兼备的新技术,美国军械署随后于1943年2月决定和英方合作,以美制M3中型坦克为基础研发新的CDL坦克。
       
       
英军的格兰特CDL坦克,炮塔上的37毫米火炮是假的。
       
       英军的新型CDL坦克使用美制M3格兰特坦克车体,原本的炮塔则被一个厚达65毫米的铸造式装甲灯塔所取代,内部再用装甲隔板将操作员与设备隔开。灯塔内部左侧设置了一具碳弧光灯,光强可达800万至1300万坎德拉。弧光灯发出的光线通过反射镜,从灯塔前部一个高609毫米、宽60毫米的狭缝中射出,有效照射距离914米,可以形成宽311米、高32米的光照区域。狭缝内设有一块装甲遮板,既可手动开闭也可用电动马达驱动,操作员也能用它与友军进行灯语交流。第79装甲师麾下第1及第35坦克旅的5个坦克团都配备了格兰特CDL坦克,在英国本土和之前在中东战区的测试都证明它在夜战中能够让敌军暂时陷入盲目与混乱之中,同时也能为友军指明目标位置,是一种非常有效的防御性武备。若敌军逼近,格兰特CDL坦克的弧光灯操作员可使用灯塔上安装的一挺7.92毫米贝莎机枪自卫,有些车辆还在机枪身管外套上一根口径37毫米的假炮,用来吓唬敌军。
       
       在欧洲战场胜利之前,一共有1850辆格兰特坦克被改装成了CDL坦克,第79装甲师的第35和第31装甲旅曾先后装备了这类特种车辆。遗憾的是,尽管经历了长时间的训练,第79装甲师的CDL坦克直到1944年8月才赶到法国战场,因此也就错过了诺曼底登陆战。          
               
光辉D日

       有了精心设计的技术装备,只能算是打赢了这场战斗的前半段。为尽快让部队形成战斗力,霍巴特将军为第79装甲师选定了两处作训基地。第一处基地位于牛津以西的萨福克郡,此处地广人稀,作训空间十分充裕。英军还临时迁走了大批当地居民以避免泄密。在1943年8月至9月间,萨福克基地都是第79装甲师的主要作训场所。另一处基地则位于南威尔士的彭布罗克郡的皇家空军驻地,这里主要用于第79装甲师的靶场,大部分邱吉尔-AVRE乘员的臼炮射术就是在这里磨砺出来的。而谢尔曼DD坦克需要特殊的邻水作训场地,因此第79装甲师的DD坦克部队在诺福克郡的弗里敦湖进行过初期的涉水测试之后,便辗转苏格兰、威尔士、南多塞特郡和斯托克斯湾进行集训,在1943年10月便完成了基本作训任务。
第79装甲师的谢尔曼-螃蟹扫雷坦克正在加紧集训,照片摄于1944年4月27日。
       

       1943年底,第79装甲师麾下8个旅的各类特种车辆进行了第一次协同演练,随后又于1944年1月、3月及4月为盟军高层作了汇报演练。艾森豪威尔将军、邱吉尔、布鲁克元帅和英王乔治六世先后列席。虽然首脑们对霍巴特的成果评价颇高,但当时谁都不知道这些耗费了大量公帑和时间搞出来的怪东西究竟能对战局起多大的作用。第79装甲师也由此得了个不太善意的绰号:“霍巴特的滑稽坦克兵团”。
       在诺曼底登陆当天,第79装甲师的近千辆“滑稽坦克”主要支援英军战区的三个登陆滩头:“黄金”、“宝剑”以及“朱诺”。不过,该部并非以整师建制参战,而是被拆分成团级或连级部队配属在各滩头登陆部队中,为此霍巴特还派出了一批负责协调部队间合作事宜的联络官。D日当天,第79装甲师各部战斗序列为:
       
       
登陆滩头
所属部队
谢尔曼DD坦克部队
谢尔曼-螃蟹扫雷坦克部队
邱吉尔-AVRE部队
宝剑
英第3步兵师
英第8步兵旅
13皇家轻骑兵团
18皇家轻骑兵团
22龙骑兵团A中队
皇家工兵第5突击旅77
皇家工兵第5突击旅79
朱诺
加拿大第3步兵师
加拿大第7步兵旅
加拿大第8步兵旅
加拿大第6装甲团
加拿大第10装甲团
22龙骑兵团B中队
(外加12辆威斯敏斯特龙骑兵团的螃蟹坦克)
皇家工兵第5突击旅26
皇家工兵第5突击旅80
黄金
英第50步兵师
英第69步兵旅
英第231步兵旅
4皇家禁卫龙骑兵团
7皇家禁卫龙骑兵团
诺丁汉郡义勇骑兵队
威斯敏斯特龙骑兵团B中队
威斯敏斯特龙骑兵团C中队
皇家工兵第6突击旅81
皇家工兵第6突击旅82

       
在诺曼底登陆中,英军突击队员跟随谢尔曼DD坦克登上朱诺滩头。照片摄于1944年6月6日。
       

       盟军原本计划由第4及第7皇家禁卫龙骑兵团的谢尔曼DD坦克为进攻黄金滩头的步兵登陆部队打头阵,但不巧的是当天这一区域风浪很大,即便是DD设备也无法让坦克安全泅渡。因此只能让步兵先行登陆,搭载着DD坦克的登陆舰随后才赶到滩头。胆大的诺丁汉郡义勇骑兵队DD坦克部队企图顶着大浪强行泅渡,结果只有8辆成功入水,而且全都没能先于步兵到达滩头。与此同时,威斯敏斯特龙骑兵团B中队的5辆谢尔曼-螃蟹扫雷坦克也登上滩头并迅速前往勒阿梅尔驰援步兵先头部队,此处德军火力极为猛烈,共有4辆螃蟹坦克被击毁。
       勒阿梅尔以及拉里维耶尔方面的德军敷设的75毫米和88毫米反坦克炮深藏在盟军海空力量力不能及的暗堡工事中,在涨潮时可对登陆部队造成致命打击。由于DD坦克姗姗来迟,威斯敏斯特龙骑兵团的螃蟹扫雷坦克和皇家工兵第6突击旅的邱吉尔-AVRE担起了摧毁这些火力点的重任,在半人马装甲推土机和突击队的协助下,它们使用75毫米火炮和290毫米臼炮有力支援了攻克勒阿梅尔的战斗,当然,损失也极为惨重。在拉里维耶尔的战斗中,邱吉尔-AVRE和装甲推土机亦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不过螃蟹扫雷坦克在黄金滩头倒是没有什么建树。德军虽然在此处埋设了大量地雷,但都是好几年前从比利时收缴来的旧货,加上长时间的海水腐蚀,大部分都已经成了哑炮。
英皇家工兵第5突击旅的邱吉尔-SBG AVRE在朱诺滩头的海堤上为加军登陆部队架起桥梁。
       

       攻击朱诺滩头的盟军部队在海上同样遭遇了恶劣天气,装甲部队登录时间也大幅度延迟。由于这里的地形易攻难守,德军除建造了高达9米的海堤外,还埋设了14000枚地雷。加拿大第6装甲团A连的谢尔曼DD坦克一马当先冲上了滩头,迅速敲掉了两门德军75毫米火炮、一门50毫米火炮和6个机枪火力点,守备滩头的德军士气大为动摇,很快便陆续走出掩体投降。随后,第22龙骑兵团的螃蟹扫雷坦克和皇家工兵第5突击旅的邱吉尔-AVRE清理了雷场,并在海堤上凿开了几个缺口。至上午09:00时,加拿大第3步兵师已经拿下了此处的四个法国村庄,到下午14:00时,全师都已经在内陆站稳了脚跟。
一群德军战俘正在一辆抛锚的谢尔曼-螃蟹扫雷坦克旁等候处置。摄于1944年6月6日,宝剑滩头。
       

       而宝剑滩头的情况则复杂得多,与较为开阔的黄金滩头和朱诺滩头相比,这里的居民区极为密集,登陆场也较为狭小拥挤。为此,英军的螃蟹扫雷坦克和邱吉尔-AVRE先于DD坦克登陆宝剑滩头,以便快速清场。而较晚上岸的33辆DD坦克则负责为这些开路先锋提供火力支援。确保登陆场之后,16辆螃蟹坦克和24辆邱吉尔-AVRE在8辆装甲推土机的支援下,仅用了1个小时便打开了5个通往居民区腹地的突破口。至D日入夜,这里的盟军登陆部队已经推进了8公里,遗憾的是未能按计划拿下卡昂重镇。

胜利之师
在黄金滩头勒阿梅尔的激战中被击毁的邱吉尔-AVRE。
       

       第79装甲师的“滑稽坦克”在诺曼底登陆战中极为出色地完成了既定任务,在D日入夜前,英军战区已开辟出一片宽32公里、纵深13公里的集结区域。尽管日后还有一场艰辛的卡昂攻坚战要打,但德军的大西洋壁垒已经宣告破产。在D日当天的战斗中,第79装甲师伤亡及被俘179人,120辆邱吉尔-AVRE中有22辆被摧毁,另外22辆需要大修;50辆谢尔曼-螃蟹扫雷坦克损失了12辆,另外12辆需要大修;虽说损失不算少,但总比奥马哈滩头的美军工兵要好得多了。两天后,霍巴特将军赶到诺曼底战场,对特种车辆在登陆战中的表现做了如下总结:
       (1) 利用特种车辆辅助登陆部队的战术是完全正确且行之有效的,但以目前的技术水平来说,此类作战行动对气候的依赖性也很强。
       (2) 谢尔曼DD坦克的表现差强人意。在黄金滩头,没有一辆DD坦克先于步兵上岸;在朱诺滩头,29辆DD坦克中有21辆成功泅渡上岸;在宝剑滩头,34辆DD坦克中有31辆成功泅渡上岸。在美军战区的犹他滩头,30辆DD坦克中有29辆成功泅渡上岸;而在奥马哈滩头,29辆DD坦克中仅有2辆成功泅渡上岸。可以看出,DD坦克的能效极易受气候因素影响,但朱诺滩头的战斗仍表明它对于敌军具有相当强的心理震慑力。
       (3) 谢尔曼-螃蟹扫雷坦克的表现异常优异,但仅限于扫雷任务。由于射界的限制,它们在压制敌军火力点时效率不高。
       (4) 邱吉尔-AVRE能够完美胜任爆破、压制火力点、架桥以及辅助扫雷工作,搭载小型箱梁突击桥和公牛角排雷锄的车辆表现特别突出。不过它们也因此成了德军炮兵的优先射击目标,损失比较大。
       (5) 邱吉尔-鳄鱼喷火坦克完全是德军的噩梦,在实际作战和心理作用方面都具有毁灭性效果。但由于其攻击方式比较残酷,导致部分地区的德军对被俘的邱吉尔-鳄鱼乘员采取就地处决的报复行为。
       (6) 装甲推土机表现优异,应多为工兵部队配备。
       
使用半人马巡洋坦克改造而成的装甲推土机。
       
2辆邱吉尔-ARK运用叠罗汉的方式在反坦克壕上架起简易桥梁,供一辆用M7自行火炮改造而成的盟军“袋鼠”装甲运兵车通过。
       
在成功强渡莱茵河后,温斯顿·邱吉尔和霍巴特将军的妹夫蒙哥马利元帅视察第79装甲师,与官兵亲切交谈。英军宣传照片,摄于1945年3月。
       

       在诺曼底的胜利之后,霍巴特将军指挥第79装甲师参加了盟军横扫西北欧的战斗,并于1945年3月23日有力地支援了强渡莱茵河的战斗(CDL坦克也在此役夜战中高调出场),在德国法西斯的棺材板上敲下了无数根钢钉。在战后岁月里,霍巴特将军主导的多种特种工兵车辆得以在英美军工系统中被一路沿袭,其中的DD设备和连枷式扫雷装置目前仍能在西方军队中看到。不过,这些怪家伙最为耀眼的舞台无疑还是D日的诺曼底滩头,就是在这里,这些曾被讥讽为“滑稽坦克”的怪异铁疙瘩拯救了成千上万盟军士兵的生命。
2012年8月19日,参加过迪耶普突袭战的盟军老战士在年度聚会上纪念战役七十周年。
       

       当然,后人也不应忘记当年在迪耶普滩头捐躯的先行者们,正是他们的牺牲,才造就了第79装甲师的辉煌。蒙巴顿勋爵曾经这样评价道:“在迪耶普的每一个伤亡,都在诺曼底拯救了十名士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诺曼底登陆战正是在迪耶普滩头打赢的。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诺曼底登陆70年录入编辑:李琪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