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收容教育制度再检讨:一场明星桃色事件的“余波”

澎湃实习记者 付丹迪

2014-06-29 12:35 来自 一号专案
这场有关收容教育制度的探讨,最初就是源于黄海波的嫖娼事件。  IC 图

       舆论的转场速度,有时快得让人目接不暇。
       一场有关收容教育制度这样严肃的法律问题的大讨论,最初竟是源于一位当红影星的桃色事件。
       5月31日,《法制晚报》在其官微上确认,在行政拘留期满后,北京警方决定对黄海波等人收容教育,为期半年。
       多家媒体纷纷转载该消息,以《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为依据的收容教育制度被推至舆论聚光灯下。
       根据上述规定,除了年龄不满14岁、患有性病之外的其他急性传染病、怀孕或者哺乳本人所生一周岁以内婴儿的以及被拐骗、强迫卖淫者之外,其他人员均“可以”由公安机关决定收容教育,收容教育期为六个月至两年。
       此后围绕“如何评价收容教育”、“公安机关是否有权决定当事人应当收容教育“等议题,网络上涌现大片的质疑声。
       律师袁裕来两问北京警方:根据治安管理法规定及公安部解释,“屡教不改”是适用收容教育的前置条件,黄海波是嫖娼累犯?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严禁卖淫嫖娼决定》,“使之改掉恶习”是适用收容教育的目的,黄海波嫖娼恶习难改?
        6月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机关报《检察日报》在其头版刊发了《“收容教育”有无法律依据?》,加入到质疑收容教育制度的媒体行列。
       文章将“收容教育有无合法性与正当性?”、“对于卖淫嫖娼者在行政拘留之后进行收容教育是否违反‘一事不二罚’原则?”以及“对于违反《宪法》和《立法法》的‘恶法’,如何启动审查机制?”三问作为导语,并援引专家观点,称收容教育缺乏合法性与正当性,被收容教育者可依法维权。
       文章还引述了西安政治学院副教授傅达林的观点,“收容教育是我国在社会管理过程中形成的、专门针对卖淫嫖娼行为的强制措施……随着《立法法》、《行政强制法》等纷纷出台,这一制度的违法性、矛盾性日益明显,没有再存在的必要性。”
       在人们还在揣测《检察日报》此文传递出何种信号时,《检察日报》却将这篇文章悄悄撤消了电子版。
       6月6日,共青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接过“声讨“的大旗,以《三问<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为题,更为直接地质疑收容教育制度。
       文章分为“是强制措施还是行政处罚?”、“《办法》与哪些上位法相冲突?”和“收容教育为何有时被‘灵活掌握’?”三个小标题,抨击收容教育限制人身自由,对于轻微违法行为,用“刑”太重,并主张应由有关部门取消。
       相比《检察日报》的文章,《中国青年报》文章态度略微缓和。文章援引律师张志刚的话称:“《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需要清理。但是在清理前,公安机关据此处罚也没有什么错。”
       不过该文仍坚持应该废除收容教育制度。文章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的话结尾:“既然已经有了《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就应该在这两个法的框架中解决这个问题,不要在这两个法以外创造出其他的法。”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录入编辑:鲍志恒
评论(0) 追问(1)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