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市政厅

需要抓紧研究削山造城运动的问题

李培月 钱会 吴建华

2014-06-09 20:25 来自 市政厅

编者按: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向外国期刊投稿,表达他们对中国政府的建议。最近,长安大学的三位学者在英国《自然》(Nature)杂志发文,题为“加紧研究土地开发问题”(Accelerate Research on Land Creation),为中国城镇化中削山建城的问题建言。
有学者认为,这种吐槽给外人看的方式,一方面可以较少地刺激当地政府,另一方面又能引起高层的足够重视。但这也反映了目前中国缺乏一个让科学家和媒体可以清楚交流的平台。
无论如何,我们平时或许很难看到这样直接的表达。这让我们看到,中国现代的“愚公移山”,本来可以有另一番面貌。

       中国削山造城的运动,为避免出现地质工程问题,需要专家意见。长安大学的李培月、钱会和吴建华如此警示道。他们在文章中称:
       随着经济发展,中国城市也开始迅猛扩张。即便如此,发展用地仍然短缺,尤其是在承载全国五分之一人口的山区。在过去十年里,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推平山峰,填补峡谷,以创造出更多可供建设的土地。
       这不禁让人想起一则中国古代寓言故事:“愚公移山”。故事讲的是,一位90岁的老者称,他能通过一点一点地挖铲和搬运,将挡在家门口的两座大山移走。邻居们原本不相信,却因为他的成功(尽管是在神明的帮助下)而最终信服。这个寓言故事常被引用,以阐述毅力的重要性,引用者包括毛泽东。但在我们看来,中国应该注意故事的标题:没有科学根据的大规模运土是愚蠢的。
       在诸如重庆、十堰、宜昌、兰州以及延安等城市,数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新开发出来。其中一个大型项目,于2012年4月在陕西延安开动,开发了78.5平方公里的平地,使延安的城市面积翻一番。延安政府官员对新土地的出售与租赁业务持乐观态度,因为这些业务会给延安带来数十亿人民币的收入,同时缓解其他地区有农耕和文化价值土地的压力。
       但这些前所未有的项目还未考虑到环境、技术以及经济问题。土地开发的成本收益模型少之又少。经验的缺乏以及技术上的问题阻碍了项目的实施,同时增加了成本。对环境可能造成的影响也未充分考虑。例如,延安曾经尝试对黄土以及积累了百万年的风沙进行土地开发,这也是最大的一个项目。如此柔软的土壤,遇雨即会沉淀,还会引起结构性坍塌。
       要想克服这些困难,则需要国内外的经验和技术策略支持。同时还需要学校、研究所、私企、建设团队以及政府的合作,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项目得到最好的研究,公众投资的巨额资金得到有效利用。如果没有这样的合作机制,那么开发土地的运动就只能是浪费地方和国家的财力,还会给河流以及生态系统带来无法挽救的破坏。
太少,太晚
       铲平山头,移走大量泥土,土地开发就像在大地的表皮上做一个巨大的手术。过去在露天开采煤矿时,曾经进行铲平山头的工作,特别是在美国东部。但从未有过如此大规模的行动。在中国,许多100至150米高的小山都被夷为平地,长达数百公里。这些被挖走的山的土块也不再用于城市建设。在山区,地质和水文地质条件都十分复杂,但没有任何关于土地开发的指南。
       土地开发项目已造成了空气和水资源的污染、水土流失及地质灾害,比如土地下沉。这些项目还破坏森林和农田,威胁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十堰位于南水北调项目的上游,离水源地不远,南水北调项目把横穿中国南部的江河中的水引向北京以及北方其他城市。在十堰,由于把山丘夷为平原,引发了滑坡和洪水,还改变了河道,导致了更严重的水土流失,当地水源的沉积物也增多。
       在十堰,天空常常因尘土而呈现褐色,因为建设团队常在刮风的日子里施工,而没有提前润湿土壤。在山被推平、沟渠被填充之前,其上的森林和植被已遭砍伐。这增大了水土流失和地下水流失的风险,因为农田和森林可以阻挡大风,留住水分和土粒。兰州因实施土地挖掘项目,水土流失增加了10%,空气中的尘土颗粒量增加了49%。
       中国许多土地开发项目忽视环境法规,因为当地政府认为增加收入比保护环境更重要。2013年4月,兰州因施工造成的空气污染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工程因需进行环境评估而被迫停止。4周后,由于当地政府和承包商需承担的成本不断增加,工程重新开始。而此时,环境评估还未完成。
       土地开发总能带来经济利益的论断,受到了成本模型的挑战。例如,用于延安计划的总成本1000亿人民币(合160亿美元),可能需要十多年之后才能得到回报。至少未来10年内不能在填充地面上开发建设,直到地基足够稳固才可以。这一长回报周期将令一些打算购买土地的投资者望而却步,由此也会增加经济风险。
目光短浅
       对土地开发的研究仍不充分。缺少专业意见、缺乏相互合作以及缺少资金,意味着科学家还不能攻克技术问题,不能给工程项目提供经验性的、及时有效的意见支持。对土壤和含水层的液压参数的基础研究拖延了一年之久,这是因为政府2013年的研究经费推迟了一年才到位。
       研究仅限于本地且范围窄小。在延安,中国政府划拨3000万人民币给当地几个研究机构和大学,以寻求技术问题的解决办法。研究重点是控制并模拟土地变形、下沉、水文地质变化以及周边山坡的保护。经济和环境风险不在研究范围内。
       研究团队的数量和广度的不足,以及当地科学家的经验和能力的局限性都是问题。以延安的研究者为例,这些研究者中不乏水文地质以及工程地质方面的专家,但鲜有在土壤水研究方面经验丰富的研究者,而土壤水对于保持地基的稳定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研究机构不能进行良好合作。每个机构都只研究各自的子项目,几乎不与其他机构分享研究数据。所以每个团队必须重复工作来获取其他机构已经掌握的数据,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钱。
       缺乏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的国际组织和科学家的参与。应该邀请美国参与过移山的专业人员加入中国的项目。
       研究资金只来自于政府。公司、研究机构和大学承担研究工作,只有很少的政府部门参与进来,这限制了研究的影响力。在延安,只有陕西省科技厅以及中国科技部参与并提供资金。其他相关的当地政府部门,比如管理住房或环境的,却没有参与进来。
       政府资金不是根据科研意义和需求而分配的。而是根据负责项目的地方机构经过谨慎判断而决定的。例如,水土的相互作用是决定延安工程是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但是推动理解水土作用的研究只得到了12%的研究预算。在延安,关于环境以及与生态有关的研究没有得到任何资金支持,尽管这对于公众利益非常重要。
       研究常常相对工程有滞后性,所以收效甚微。在延安,挖掘工作进行3个月,研究才开始进行。实验本是用来确定需要硬化黄土地基的准确含水量,而实际上却没有对工程起到任何指导作用。目前可以使用初步研究成果,但只适用于部分土壤。如果早一点开始研究,则可以有更好的指导意义。
推动研究
       我们迫切呼吁中国政府加快研究工作。如果有好的指引,土地开发工程就能够有更少风险,并带来更多好处。
       来自北京、上海以及武汉的最好的研究者应该加入地区合作计划。应建立类似于中国国家重点研究计划的全国网络,协调研究人员的工作,确保质量,避免重复。
       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美国环境保护署、国际水文地质协会以及加拿大、美国和欧洲大学的科学家都应该被引进。当地建筑工业应该参与并提供资金和设备支持。
       地方和国家政府应该根据科研的重要性分配资金,并由一大批专家学者,包括水文地质学家、环境学家、经济学家以及政府官员对工程进行专业指导。必须筹集额外的资金用于环境和生态风险的评估以及开发土地的经济学领域的研究。应该建立一个独立的管理组织,并由地方政府监督管理和研究数据的分享。
       环境学家、生态学家、水文地质学家、工程师以及决策者必须共同协作,找到解决环境问题的方法。小溪在消失、野生动物和鸟类濒临灭绝,地下水流向在转变。
       至少应该重视以下建议:在运土时,应该给土壤浇水以提高含水量,避免尘土污染;在填充前已经被破坏的山上和沟渠的地被植物和树木,应该尽快补种以防止水土流失;失去农田的农民应该得到赔偿补助。
       经济学家要评估土地开发项目的收益,并在工程开始以前提出降低风险的建议。一旦项目被评估为有高经济风险且低利润,就不应该继续进行,至少目前还不行,即便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一旦没有利润,政府应该阻止项目继续下去。
       提前咨询环境科学家和经济学家,可以避免由于耽误或重新检修而产生的额外成本,或者使这一成本降至最小。举例来说,暂停延安的挖掘工程,就需要每天支付给不工作的建筑工人共50万人民币。
       在古代寓言故事中,中国移走了山。既然我们了解了更多可能的结果,我们迫切要求政府寻求科学意见,谨慎前行。
翻译:苌婧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延安,重庆,十堰,宜昌,兰州,土地录入编辑:王昀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