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打虎记

官员落马后的“权力真空期”:敏感而漫长的22天

澎湃讯

2014-06-09 21:39 来自 打虎记
一般认为,在主干线上任职的一把手,落马后引起的震动烈度更大、影响面更广,也更需尽快“补缺”。而副职及群众团体领导落马后,“补缺”则相对缓慢。 CFP 资料

       《廉政瞭望》杂志近日刊文,原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落马20天后,5月14日下午,西宁市诸多厅级干部迎来了旧相识、新书记、曾在西宁主政4年的省委副书记王建军。
       主持这次会议的西宁市长王予波,当天上午还在另一个场合通报市委群教活动开展情况。
       从毛小兵落马,到新书记上任,西宁政界度过了20天“主官真空期”。这段时间,被当地官员称为“敏感而漫长”,也成了观察官场生态的一个样本。
“权力真空期”平均为22天
       一般认为,在主干线上任职的一把手,落马后引起的震动烈度更大、影响面更广,也更需尽快“补缺”。而副职及群众团体领导落马后,“补缺”则相对缓慢。
       十八大后,共有5名时任地方主官和国企一把手的副省级官员落马,除毛小兵外,还有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南京市市长季建业、中石油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总经理王永春。
       廉政瞭望记者统计发现,5人落马后,其原任职的补缺时间平均为25天。到任最快的是刘宏斌。2013年8月26日王永春遭调查,不到两天,同样身为中石油副总的他即兼任大庆油田公司总经理。到任最慢的情况则是,2013年10月17日季建业落马,71天后,江苏省副省长缪瑞林出任南京市代市长。有专家告诉廉政瞭望记者,近期大型企业和各地党政主官落马后,“补缺”的速度明显加快。一方面组织事先有所考虑,同时也是为了使当地尽快走出“阵痛”,安定人心。
       如果将观察对象扩大到正厅级地方党政主官,这种情况则更多。如今年4月11日上午,时任安徽省滁州市委书记江山被宣布落马,次日,省住建厅厅长李明即“空降”滁州。而2013年4月,时任河南安阳市委书记张笑东“赴高铁站迎接航天员刘洋回乡”后落马,引起广泛关注,这一消息是随丁巍接任市委书记一起公布的。
       2013年至今,至少有江山、张笑东、山西吕梁原市长丁雪峰、四川遂宁原市长何华章、贵州安顺原市长王术君、吉林通化市长田玉林等6名正厅级地方党政主官落马。除今年4月被查的田玉林截至5月20日尚未免职外,其余5人加上前述5名省部级主官,平均补缺时间(即权力真空期)为22天。
       “在国家部委层面,'快补'也较为普遍。”有专家举例称,2011年2月,刘志军落马与盛光祖接任铁道部党组书记,也是一起宣布的。而刘铁男在国家能源局的“缺”,早在其被带走前就“补”了。他2013年5月被宣布落马时,新局长吴新雄已上任两月。
       上述专家还表示,由于大部分落马的正厅地方官由省纪委调查,部委、副部级国企官员由中央纪委调查,相关部门联动“补缺”较快。而部分任职地方的中管干部(如副省级城市党政一把手)落马后,“补缺”则需中、省联动,走程序,时间相对长一些。如宣布缪瑞林任南京市委副书记、提名为代市长时,市委书记杨卫泽提到,系中央和省委决定。
       一次例外发生在7年前。据《财经》报道,2006年12月23日,时任中央纪委副书记夏赞忠宣布时任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涉嫌严重违纪免职后,事先毫不知情的山东省委常委会连夜开会,决定时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阎启俊赴青岛任职,很快获得中央批准。次日,阎赴任的消息便随杜世成落马的新闻一起发布。
微妙的“暂代者”:“很多压力没法说”
       记者梳理发现,市委书记落马后,一般由市委副书记、市长临时主持工作,市长落马,主持政府工作的一般是常务副市长。企业也大多遵循“顺位主持”原则,党组书记出缺,则是由党组副书记或排名第一的党组成员主持工作。
       “一把手被'两规'了,最重要的是保持稳定,同时工作还得开展,我理解,这就是明确人暂时主持工作的用意。”曾在一次“官场地震”后主持县政府工作的刘云告诉廉政瞭望记者。
       4月17日,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被调查后,集团总经理乔世波虽只临时主持了7天全面工作,却一刻没闲着。4月18日早上,乔世波在各单位主要负责人会议上坦言,华润正面临着非常沉重、非常严峻的时刻。次日,他又出现在华润三九医药公司深圳观澜基地,强调要做到企业稳定、人心安定……
       除了维稳,还要发展。廉政瞭望记者发现,季建业被调查后的71天,就由常务副市长刘以安主持召开了两次市政府常务会,研究了南京都市圈建设推进计划、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等多项工作。
       廖少华落马后,“权力真空期”有26天。廉政瞭望记者梳理《遵义日报》报道发现,这26天里,临时代理市委工作的王秉清成了大忙人,廖少华落马4天后,他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强调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省委决定上来,搞好班子团结。此后,他赴遵义所辖仁怀市、桐梓县等调研时,均提出上述要求。他还曾在市委副书记等陪同下,调研信访、稳定工作。
       去年11月23日,王晓光到任遵义市委书记。王秉清主持宣布大会并表示,坚决拥护省委决定。自此,王秉清的工作重心回归政府领域。
       前述官员刘云认为,王秉清出席的这些活动,大多是既定而必要的安排,他低调地完成了任务,称得上“按部就班、兢兢业业”,这或也是官场地震后,临时主持工作者的写照。
       “代理政府工作,管得要具体一些,还有很多压力是没法说的。”刘云负责县政府工作那1个多月,除了有情况向书记汇报、稳定自己和干部情绪外,印象最深的是招商。“当时县长正在谈的大企业差点撤走,我和它好多次对接,介绍我县发展形势,说明是县长个人出问题,还搬出上级领导来消除顾虑,才确保了开工,但也延期了几个月。”
       “货真价实的一把手,与我们角色和任务都不同,他们会着眼于长期发展,提出施政思路。”刘云说。如王晓光履新当天,就对市内各地各部门提出“梳理思想”、“梳理思路”等“五个梳理”的新要求,至今仍在贯彻。一般新任一把手也乐意谈施政方针,原铁道部部长盛光祖上任后就对媒体表示,中国高铁建设思路不会变。
“回炉官员”受偏爱
       “离开西宁两年半,西宁的新闻我每天都在看,对西宁一天一天的发展变化,感到非常欣慰。”这句话是再次出任西宁市委书记的王建军的任前讲话。前任一把手出事后,“回炉官员”因对情况较为熟悉,能尽快步上正轨,较受组织偏爱。
       在官场,曾有“老铁道”盛光祖接替刘志军的例子。而在专业性较强的央企,“回炉官员”更是吃香。现任中核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孙勤当初接任因贪腐下台的康日新时,就有在原核工业部、中核集团历练多年的经历。
       有统计称,50%的市委书记由该市市长转任,但“官场地震后”书记、市长由内部升任的并不多见。有两例较为典型:云南楚雄原“吸毒州长”杨红卫被查1个多月后,主持州政府工作的女副州长李红民获任代州长(楚雄系彝族自治州,李红民为彝族);雷政富因艳照门落马3个多月后,区长龙华接任区委书记。
       拥有处理复杂局面的经验,使得“救火者”在干部队伍中颇具竞争力,有的未干满一届便获晋升,但“官场地震”后,当地干部的仕途可能会受一定影响。
       “在那样敏感的时期,组织安排你临时主持工作,是对你的高度信任。”刘云后来升任了正县级,他表示,无论是救火者还是暂代者,廉洁、务实、敢啃硬骨头,都是基本的要求。(应采访对象要求,刘云为化名)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官员落马录入编辑:陈良飞
评论(0)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