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澎湃研究所

笨蛋,是需求,不是足球!

郭存海/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社会文化室副主任

2014-07-21 17:44 来自 澎湃研究所
       是的,两天,还有两天,第20届世界杯将在足球文化透彻入骨的巴西鸣锣开赛。这是时隔64年之后巴西第二次主办世界杯。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上帝都可能为此改变作息。一种可以想象的亢奋和疯狂。
       但这种亢奋,我更想指的是世界,而不是巴西。可以相信,巴西的足球永远不会停止旋转的舞步,但足球的巴西却患上了抑郁症。全球著名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新鲜出炉的调查报告显示,尽管世界杯的脚步越来越近,但巴西社会弥漫的忧郁情绪不减反增,巴西人民的不满意率从一年前的55%暴增至72%。那些忧伤的巴西人……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巴西人民似乎不爱黄装爱武装,罢工、抗议和示威此起彼伏,无论教师、司机、艺术家,甚至警察,莫不深涉其中。天生足球狂的巴西人民何以如此作贱世界杯?难道他们的取向发生了改变?
       笨蛋,是需求,不是足球!
       的确如此。在这片忧郁的热带,巴西人民患上了“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的期望增值和需求不满综合征,其典型表现是巴西政府创造的经济增长在帮助穷人摆脱贫困、制造新的上升的社会群体时,也在制造自己的掘墓人。甚至罗塞夫总统都不得不承认,巴西人收入的增加带来了新的挑战,“服务的供给无法满足收入的增长”,巴西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有“更多的渴望、更多的期待、更多的需求”。
       因此,巴西的忧郁是成长的忧郁,是新兴大国崛起的烦恼;巴西人民的忧伤源于进步的不满,繁荣的失落。经济增长膨胀了巴西充当世界大国的抱负,也膨胀了巴西人民要当大国民的热望。这不是悖论,是理论;不是反常,是正常,是一切摆脱了奴隶状态的公民的需求进化的起点和终点。
       6月3日出版的皮尤调查无疑为巴西之囧提供了一种强力的数据支撑,绘制了一份世界杯来临之前的巴西社会情绪地图。调查数据显示,巴西人最关心的是民生而非国计。通货膨胀、犯罪、医疗、腐败、缺乏就业机会、贫富差距、教育质量低下和公共债务是巴西人关注的焦点议题。有85%的巴西人认为,他们最担心的是不断飞涨的物价。另有72%和68%的受访者表示,缺少就业机会和贫富差距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
       尽管这些问题是巴西的历史传统,但很明显巴西人对当前国家的方向,对经济和领导人的失落程度是近年来绝无仅有的。和2010年相比,2014年巴西人对本国现状的不满意度上升了22%,而同期满意度则从50%下降到26%。对社会的不满意潜在地是基于对未来经济的预期。历经长达十年的经济繁荣之后,巴西经济在过去三年间一直在蜗行。目前只有32%的人认为巴西经济将趋好,而仅仅一年前这一比例还达到59%。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对巴西经济的前景悲观,认为巴西繁荣将成明日黄花。
       眼下,基础设施建设对巴西经济的拉动作用不彰。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巴西经济基本上没有增长,增长率只有0.2%。尽管巴西政府将经济好转的希望寄托在即将揭幕的世界杯,但相关分析表明,世界杯对巴西经济的刺激作用并不大且是短期的。根据巴西旅游局的数据,世界杯期间到赛事举办城市的游客预计达到370万左右,消费总额255亿雷亚尔,约占GDP的0.57%。然而,这种旅游收入并不能全部转化成现实,因为并不特意专注世界杯的普通游客,可能因为食宿费用大涨而避免此间出行。而与此同时,举办世界杯的长期收益有可能被夸大了,因为基于赛事建设的体育场馆是否能够在未来创造持续的收益还是未定之数。巴西政府投入到世界杯相关的支出预计将超过110亿美元,约占GDP的0.6%,因此短期来看,举办世界杯能让巴西政府收支相抵已经不错了。
       经济增速放缓,社会民生遭鄙视,昂贵的世界杯就成了最便捷的宣泄出口。巴西世界杯目前可以说是最贵的一届(约110亿美元),几乎是2010年南非世界杯(40亿美元)的三倍,是2006年德国世界杯(16亿美元)的七倍。这也引起了巴西人对世界杯的不满。有60%的巴西人认为举办世界杯对巴西弊大于利,而在2008年,即世界杯花落巴西的第二年,支持率竟高达79%。为解开这个谜,美国体育记者Dave Zirin一直在巴西各地奔波。在其刚刚出版的新书《与魔共舞:巴西世界杯、奥运会和争取民主的斗争》的腰封上写有这样一段极具点睛的推荐词:“多年来,国际足联和巴西政府都没有明白巴西人的复杂性。巴西人既爱足球又对以人民为代价组织世界杯感到愤怒……这些所谓的盛大赛事并不值得如此多的公共资金投入,更不值得历史的记忆。”
       社会不满情绪的不断外溢,自然使得世界杯不能免疫。而足球的盛宴所关乎的从来不只是足球,在一个足球即生活方式的国度里,尤其如此。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巴西在世界杯的命运或影响罗塞夫总统10月连任的命运。自去年6月爆发大规模抗议后,罗塞夫总统的支持率已经从65%骤降至30%,最近虽略微回升,但也只有35%。这无疑给罗塞夫的政治生命亮起一盏黄灯:她的两个竞争对手内维斯和坎波斯从中得益,支持率攀升。
       调查表明,巴西人对罗塞夫总统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九大领域,即腐败(不满意度达86%)、医疗(85%)、犯罪(85%)、公共交通(76%)、外交政策(71%)、教育(71%)、世界杯筹备(67%)、贫困(65%)和经济(63%)。这种不满情绪散布于各个社会阶层,在富人、受过高等教育的群体和城市人口中尤其强烈。甚至在执政党劳工党的传统力量基础,低收入和低教育群体中,也有近一半的人不满意罗塞夫近年的执政表现。巴西的空气中更是吹拂着一种变革之风:有7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渴望变革,而非延续。
       可以说,在一定的程度上,巴西的赛场表现影响着投票箱。尽管普遍认为世界杯不会决定巴西的选举,且有历史之鉴:2006年和2010年巴西国家队均出师未捷,但并不影响卢拉及其继任者罗塞夫获胜。由是,罗塞夫也坚称,世界杯和大选风马牛不相及。但时过境迁。随着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的增长率从2007年的6%跌落至今年预测的2%,随着新的社会阶层的成长和至今仍没有停歇迹象的示威抗议,这次世界杯似乎真的和大选开始亲密作用了。
       如果巴西能第六次赢得世界杯,且一雪1950年主场败于乌拉圭的耻辱,忧郁的热带将再度点燃足球的狂欢。而如果巴西不幸提前出局,无疑给巴西人带来沉重打击,或导致公众再度质疑世界杯巨大花费的合理性,甚至引发骚乱。不过不大可能是暴乱,因为13000名受过特殊训练的警察正严阵以待。
       对罗塞夫而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巴西队能够成功实现六冠,她10月份连任的概率将大大增加,甚至不会被对手拖入第二轮。当然,巴西夺冠还可能给罗塞夫带来意外的经济增量。高盛公司战略分析师彼特•奥本海默的研究发现,夺冠国的股市业绩在获胜后的第一个月平均比全球股市高出3.5%,但三个月之后这种夺冠效应将大大降低。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经济录入编辑:单雪菱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