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思想市场

“法国最危险的女人”勒庞言论集:向右!向右!向右!

皮二 编译

2014-06-24 09:57 来自 思想市场
玛丽娜·勒庞有“法国最危险的女人”之称。

       乘着刮过整个欧洲的疑欧主义和极右思想风潮,法国"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赢得了法兰西的心。
       玛丽娜·勒庞,在经过近期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后,这个名字强势地映入全世界人们的眼帘并被迅速记住,正是由其领导的法国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以25%的得票率赢得法国的欧洲议会选举,成为法国得票最多的政党。
       对于移民问题,勒庞一向强硬,并被是非裹挟。2012年选战时就对移民的名人雅尼克•诺阿冷嘲热讽,这不仅很快激起了后者的回应,而且时隔两年,诺阿在新歌《我的愤怒》(Ma colère)中还没忘记谴责“国民阵线”。无独有偶,大概也是被勒庞领导下的这支极右政党在最近欧洲议会选举上的战绩刺激到了,流行天后麦当娜又按捺不住,和她两年前就给贴了纳粹万字标的勒庞势力较起劲来。
       以下是勒庞在各个场合发表的言论。这个“法国最危险的女人”是耸人听闻的极端主义者?还是拯救法兰西于欧洲控制和世界主义的英雄?
民族主义
       爱国者无处不在,无论肤色,无论宗教,无论敏感度;爱国主义已牢牢锚定在法国人民的内心深处。
       危机的深层动因就在权力精英与人民和国家的关系当中。法国人民广泛保有爱国心,直觉地了解国家乃是团结、博爱与集体成就的不可逾越的框架。相反,多数精英分子却对国家不屑一顾,他们不再信仰法兰西,他们承认法国的过去,却无视她的未来。而危机正是从这一重大的不一致中产生:人民吁求政治家制定政策来解决他们的问题并为他们提供新的前景,然而政治家却悄悄地把钥匙让与别人,补偿以不识趣的公关。
反移民
       倘若是国民阵线执政,穆罕默德-默拉(Mohammed Merah)压根就不会是法国人。(暗示图卢兹恐怖分子为阿尔及利亚裔,刚好借此强调反移民主张,并且抨击政府在移民政策和抵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方面的软弱无力。)
       正如燕子报春,力反移民的宣言预示了当选。
       当国民阵线的民测支持率达到了9—10%,政府便开始说:安全、民族认同、反对非法移民……要是国民阵线的民测支持率能到30%,它就会开始做了。
       我想答复那些我面前的BoBo族们……雅尼克•诺阿是个财政流放者,这位先生在法国不交税,却还敢在道德上教导别人,教导大家要仁慈和懂得分享,他自己的东西却毫不分享,他的银子都不知藏到哪去了……
反伊斯兰原教旨主义
       我觉得法国并不需要有清真寺的尖塔。
       在法国,人们不蒙面散步。
       当人们担心或者声称担心最为反西方的基要主义(特别在法国)的强势抬头时,就不必害怕确定责任,揭示一个伊斯兰改宗的埃米尔的角色:卡塔尔,因其富抵数十亿而更加危险。地理上的侏儒,却是地缘政治上的巨人,因为他大方地把他的石油美元倾注到我们社会频谱的两级:一边是政治阶层,一边是条件差的郊区。
        反欧盟,主张法国退出欧元区
       这是诺贝尔和平奖?太令人震惊了……(回应欧盟获诺贝尔和平奖)
反全球化
       全球化,就是让奴隶生产卖给失业者的东西。
       我亲爱的同胞:
       我在此郑重向你们呼吁,因为美国与欧盟之间正在商谈的“跨大西洋自由贸易条约”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所有的环境、农业和饮食规范都将围绕着大型跨国企业来确立。这意味着明天,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吃到的会是打激素的牛肉、次氯酸钠液泡过的鸡、喂瘦肉精的猪肉、美国大量生产的转基因食品,等等。对这些产品的合法防御将不复存在,消费者的健康受到威胁,并且我们的农业也将遭到冲击,何况它已经被布鲁塞尔的极端放任主义者弄得衰弱不堪了。这恐怕意味着给我们的农业传统判了死刑,而这传统本是我们民族认同的重要构成。……更一般的来说,这一条约的目标是调和欧盟和美国之间的所有规范:我们的规范、我们的规矩是我们集体偏好的表达,是不可转让的。如果条约一旦采用,我们不再能为保护环境和这个国家的公民而投票制定法律、规范,不再能决定我们希望生活在怎样的世界,这样的话,民主的意义何在呢?……
反对同性结婚
       是的,我会废除它,我就是这么说的。……我是律师,我极其敬重法治国的理念。所以一项新法规不具有回溯效力,已经结婚的人们(同性恋)仍然让他们结着,毕竟让他们“被离婚”是不合法的。相反,其他人(尚未结婚的同性恋)则不再可能结婚。
主张恢复死刑
       我支持死刑,和奥巴马一样。当然美国的极刑只限某些州,而奥巴马也说了极刑只在限定情形下才能用,他是做过律师的。……应该向法国人民提出问题:要么无期徒刑,要么死刑,总得选一个。
无情抨击政敌
       尼古拉•萨科齐说话很硬气,手上却绵软无力。
       人民运动联盟要分裂了。这个政党在当前的选举中甚至不能定义它自己的政治路线。当然我们针对的是它的领导层,因为广大人民运动联盟的战士们是赞成我们的观点的。相反,它的负责人们却完全臣服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梅朗雄号称保卫工人,这是假的。而当我反对移民时,却是在保护工人,因为移民使得法国劳动者的工资下降。早年的共产党人乔治•马歇所说的,与我今日所强调的,并无二致。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玛丽娜·勒庞,法国最危险的女人,极右思想风潮,法国国民阵线,民族主义录入编辑:洪燕华
评论(4)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