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译中国

外媒:婚外情网站青睐“骚动中”的中国

Cameron Frecklington

2014-06-20 08:11 来自 译中国
社会的发展以及西方生活方式的流行,正在渐渐改变着中国人对婚恋和家庭的原有态度

       编者按:近期,美国《大西洋月刊》以“中国:婚外恋网站的下一个市场?(China: The Next Market for the World's Top Adultery Site)”为题,关注了处于变化进程中的中国家庭婚恋观。文章认为,尽管和许多东方国家一样,中国人在婚恋观方面长期保守,但社会的发展以及西方生活方式的流行,正在渐渐改变着中国人对婚恋和家庭的原有态度。
       文章编译如下,有删减:
       当内奥尔•彼得曼(Noel Biderman),一个鼓励婚外恋的交友网站AshleyMadison.com的CEO,决定暂缓他的生意,重新规划未来的时候,没有人能猜到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彼得曼有时会发表一些语惊四座的言论,比如他曾经声称导致家庭破裂的是一夫一妻制而不是婚外恋。”当提及网站的终极使命时,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说道:让完美的婚外恋成为可能。但是他又说,这个网站并不是为那些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寻找刺激体验服务的。它是给在多数文化下都被认为是一种罪恶行径的婚外恋提供一个平台。那么,彼得曼究竟是何许人也——他是劈腿界的阿尔弗莱德•金赛(Alfred Kinsey,性学、性爱研究的开山鼻祖,著有《男人的性行为》和《女人的性行为》——编者注),还是魔鬼代言人?不论答案是什么,这个男人一直都有一个明确的愿景——一个已被他在38个国家实践过的愿景。现在,他把目光转向了中国。
       阿什丽-麦迪逊(Ashley Madison)最早于2002年母亲节前夕成立。据其内部统计,目前共有两千六百万会员。就在去年,该网站启动了东亚拓展计划,于当年六月份进入日本,八月份进驻香港,十一月打开了台湾的大门。(在一个新的国家开办网站需要的准备工作主要有:购买网址、翻译网站、雇佣讲当地语言的客服人员、开展市场推广的宣传活动以及调整网站内部的支付系统)
       新加坡和韩国目前仍然禁止本国人民访问该网站(在韩国,婚外恋是一项罪名),因此,中国大陆成了东亚地区最后一块未被开拓的处女地——而且还是一块令人垂涎欲滴的沃土。
       然而,在中国这样一个家庭概念至上、性观念普遍保守的国家,很难想象中国政府会允许这样一个网站的存在。目前,大陆用户无法访问阿什丽-麦迪逊网站,在没有虚拟专用网络(VPN)工具的帮助下,输入网址后,网页上会显示:“访问失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该网站目前无法访问。”
       彼得曼承认拓展中国业务的确是一个很有野心的想法。“我们内部并没有强制指标要求在2014年第三季度前我们必须进入(中国),”他解释道,然后补充说中国的社会环境尤其复杂,“试图进入墨西哥的时候,我们会先跟当地律师交涉,和我们的电子商务合作伙伴讨论信用卡以及当地支付方式的事宜,这些都办妥后,我们就会跟当地政府讲‘婚外恋在墨西哥的确存在。我们不会把这件事搞砸。’之类的话糊弄过去,事情就能办成了。但在中国,我们的做法很不同。我们必须准备一份真正的商业计划书,就跟美国通用电气(GE)需要准备的那种一样。”
       对于进驻中国过程中可能遇到的质疑,身处多伦多的彼得曼早有心理准备:他一直强调,阿什丽-麦迪逊与他眼里该网站最大的“竞争对手”、婚外恋滋生的温床——办公室——之间,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区别。“没有人会把出轨怪罪到办公室头上,就跟人们永远不会把错误归咎于宾馆或手机是一个道理,”他说,“出轨并不是某个没有生命的工具或媒介的错。”
 阿什丽-麦迪逊的创始人内奥尔•彼得曼2013年在香港接受采访。

       “无论是中国还是法国,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文化下不存在出轨这个现象,”他继续说道,“即使在法律严惩出轨行为的国度,人们还是会出轨。这是因为对这些人来说,出轨是一种生理需求。”
中国女性对婚外恋的浓厚兴趣
       从网站的命名(两个再普通不过的美国女孩儿名的拼接)到它的粉色色调,阿什丽-麦迪逊显然对女性顾客有更多的偏爱。但在中国,一个自古以来出轨都像是针对男性的专有名词的国家,这怎么行得通?
       “(在古代中国,)男人可以娶三妻四妾,他们还可以正大光明地光顾卖艺女和妓女等属于某种特殊阶级的女人,”东京索菲亚大学专门研究中日性文化的社会学教授詹姆斯•法雷尔(James Farrer)说,“但是女人就没有这种特权。如果女人有类似行为,她们肯定免不了受到道德谴责,并且会被认为失去了纯真和贞洁。当时,那是一种有极度性别偏向的观念,而我认为当今中国社会已经与古代不同,现在男人和女人都有机会搞婚外恋。”
       一项2012年由中国和西方学者共同进行的研究证实了这一说法。研究结果显示,中国男性和女性的出轨率(是否以牟利为目的均包括在内)分别为13.6%和4.2%(被访者年龄分布在18到49岁,均为已婚人士或有长期稳定的恋爱关系)。与研究中涉及的其他36个国家相比,中国男性的出轨率大约居中,而中国女性的数据却远高于平均水平——高出中位数0.8%,仅次于挪威、英国和喀麦隆(且位列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和意大利之上)。
       为什么中国女性会对婚外恋抱有如此大的兴趣,比公认性观念自由开放的法国女性还要强烈,甚至还超过了美国女性?别忘了,美国人可是看着各种有关出轨的电视剧、电影长大的,对剧中的影视巨星的崇拜之情更是会加深这些电视节目对人的影响。
       “中国是一个强调女性独立和男女平等的社会,”法雷尔说,“‘社会主义’并非一个过时的词。它正在深刻影响中国女性看待自己的方式。所以中国女人会觉得男人有权做的事,女人应该也有。当你跟她们说起出轨时,她们通常会说,‘好吧,男人都可以出轨,我们女人为什么不行?’”
       相关研究表明,出轨的两个重要前提是性经验史和机会。研究结果显示,一个人婚前性行为次数越多,他(她)出轨的可能性就越大。而现代中国人似乎在性关系上愈发解放——尤其是年轻的、受过教育的、在社会地位上有上升趋势的群体。2012年,据《小康》杂志的调查结果,超过70%的被调查者有过婚前性行为。虽然如此,这个数据并不能代表整个国家的情况。“尽管中国城市女性有婚前性行为的比例从1990年的15%攀升至2010年的50%,对性的保守态度仍然总体上占据着整个中国社会,甚至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是如此,”记者理查德•伯格(Richard Burger)在2012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然后就是机会的问题。媒体最近几年十分关注中国人包二奶的现象——这些被富有男人包养的女人们,因在被遗弃后揭露对方的腐败行为而出了名。对于男性来说,大多数婚外情的机会来自金钱、工作,或者二者兼有,因为男人“有更多(搞婚外情)的机会,也更容易把握这些机会”。据2012年的出轨调查报告所述,对于中国女性,高收入水平与出轨的倾向性几乎没有关系。
       在中国,另外一个现象是,出轨的女性通常都嫁了一个收入很一般的老公。当机会来临时,这些女性通常会希望通过“攀高枝”的方式改变自己的命运。“我认为,大多数工薪阶层、对自己婚姻状况不满的女性,通常会选择改嫁一个更好的老公,而拒绝随遇而安,”法雷尔说。
       “还有一个现象是,很多女人选择嫁给富有但基本忙得不着家的男人,这样她们就会有机会跟小三约会,”法雷尔补充道,“对于这种婚外恋,我觉得寻找性欲和情感上的满足感的目的胜过了攀高枝的欲望。”
2012年一则阿什丽-麦迪逊网站的户外广告。

       对于中国女性来说,婚外恋的机会来自工作。“中国比较有特色的一点是工作女性的比例很高,”法雷尔说,“当女性工作的时候,她们有更多接触到男性的机会,也就有更高的概率可以勾搭上某个人,而那些家庭妇女的机会就比较少。”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2012年,中国有70%的妇女(年龄在15到64岁之间)参加工作,而男性则为84%。她们中有许多年轻妇女在离家、离父母都很远的地方工作,也没有孩子的负担,并通常与自己的恋爱对象分隔两地。
       法雷尔表示,在中国传统观念里,对性的满足是成家立业之后才应当考虑的事。“在西方,甚至日本,性是可以随便拿来讨论的。年轻人喜欢探索它,人们也喜欢用它来开玩笑,”他解释道,“但在中国,性被认为是一个只属于成年人的话题。”
       “人们会觉得一个已经挣了很多钱的人似乎更有资格考虑追求对情爱和性欲的满足,因为他们把该努力的地方都努力到了,也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了;然而没有任何资源、存款或社会地位的年轻人就应当努力工作、挣钱养家,而不应该到处乱搞,”法雷尔继续说道。
       但尽管中国或许存在婚外恋的文化基础,这并不意味着这种行为能够被普遍接受。中国的离婚率也在不断上升——有调查认为出轨是一个重要原因。2012年,据中国民政局统计,中国的离婚率(每1000人口的离婚数量)为2.3%,而2011年美国的该数据统计结果为3.6%。中国一些大一些的城市里,离婚与结婚的比率(在某一年里离婚数量与结婚数量的比例)也正在高速攀升:2013年,这一比率在上海和北京的数据分别为41%和33%,而在2007年,这一数据分别为31%和23%。
       越来越多人选择结束婚姻,是因为出轨吗?还是骤升的离婚率使人们变得越来越不重视婚姻,从而不把出轨(以及被抓奸的风险)太当回事呢?答案不得而知。
网站注册用户55%来自中国大陆
       阿什丽-麦迪逊在香港的扩张给了彼得曼许多进军中国大陆的启示和教训——他把这种基于实际经验的教训叫做“成人学(Adultropology)”(一个该公司已注册过的商标)。
       在香港的网站,彼得曼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让他对开拓中国大陆市场充满了信心。“我们在香港网站上观察到,很多用户并不身处香港,但他们在香港网站上注册并使用该账号——我们称之为‘旅行者账号',”他说,“离家十万八千里,谁会发现?对于搞外遇来说,这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
       据彼得曼称,登录阿什丽-麦迪逊香港网站的用户中有55%来自中国大陆,他们通过VPN翻墙注册账号,或者是在旅行跨越边境的时候注册。“在我们的注册用户中,单身女性的比重大得惊人,比其他网站用户中的比例都要大,”他说。
在北京警方的搜捕行动中被抓的一名涉嫌卖淫的女性和她的客人。

       有些在阿什丽-麦迪逊注册的女性给她们的偷情行为冠以了一个颇具哲学色彩的名头——“生命苦短,及时行乐”;有的人的解释则十分具有讽刺意味——为了寻找“一个能够尊重和理解家庭的价值以及成熟、稳重的男性,而只有结过婚的男人才拥有这些特质”;也有一些女人对此很直白——“寻觅各式各样的男人,填补我丈夫无法给我的东西”或“寻找一个性感猛男共度良宵”。
       “在香港,(出轨)似乎是一件文化上可以被接受的事了,”彼得曼举例说,“我们都在社交网站上见过这种状态提示——某个女性朋友在她的脸书(Facebook)上发布消息:‘嗨,我刚刚加入了阿什丽-麦迪逊。’事实上,我们不会通过绑定社交网络随意发布广告。因为大家应该都不愿意告诉周围的亲朋好友他们在我们的网站上成功钓到了什么人。这种保密措施也是我们成长这么快的原因。”
       彼得曼心里清楚,当与中方政府交涉时,他可能需要做一些让步和妥协,中国版的阿什丽-麦迪逊或许会跟它的姐妹网站们看起来十分不一样。他说:“有一种可能性是,在中国,它会变成一个社交网站,已婚人士们可以在上面与网友们讨论他们的婚姻问题和困惑。”
       但无论怎样,他似乎对于进入这个巨大的东方王国十分坚定,并且充满信心。
       “在我打过交道的国家里,几乎每个政府都会认为他们当地社会很保守,并试图通过打保护家庭观念这张牌来拒绝我们在当地开展生意,”他说,“但我觉得,如果你好好想一想就会发现,没有任何一个诚实的人会否认出轨和偷情的存在。所以,这种行为应当受到正确的帮助和引导,而避免导致更多家庭破裂的后果。”

编译:洪露茜

       注:《大西洋月刊》是美国最受尊敬的杂志之一,它作为一本文学和文化评论类杂志因长于用温和的全球视野做出高质量的评论而享誉世界。目前它关注的有“外交事务、政治、经济以及文化潮流”,它的目标受众是严肃读者群和思想领袖。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译中国录入编辑:李伟
评论(2)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