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运动家

英格兰在战场上赢下的,球场上都输了

潘采夫 资深媒体人

2014-06-19 10:43 来自 运动家
对于鲁尼而言,拿着30万英镑的周薪,连续三届世界杯不进一球,将他拿下首发的呼声已日渐强烈。
       
        二战期间,英国人以英勇和幽默令世界尊敬,意大利人以怠工和搞笑把德国人气死。但是,英格兰人在战场上赢下的,都在球场上输掉了,比如对德国,比如对阿根廷,比如对意大利。
       在凌晨六点的比赛里,在霍奇森的谋划下(他在意大利打过短工),英格兰人摇身一变,山寨起来亚平宁链式防守,而意大利转基因成了西班牙队。从牌面上讲,英格兰队是稍微占优的,尤其前场组合的黑人速度,搅得意大利后防线左支右绌,无奈雷声虽大,却是浪射一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反倒被意大利慢悠悠地逗着,最后给拖死了。
       奇异的是,在世界杯赛场上,英格兰人表现得像战场上的意大利人,滑稽搞笑,状况百出。在猛冲猛打上半场之后,体能最好的三个年轻球员,轮番到底玩起了抽筋秀。小闪电斯特林双腿猛抽,跑动只比守门员多一点的中后卫卡希尔也到底猛抽,仿佛领先的是他们,正在倒地消磨时间。 用我河南老家话形容,应该是紧张得腿肚子转筋了,让观战的球迷笑得肚子抽筋,这也太逗逼了吧!
       但也不排除天气因素,巴西湿热,英格兰湿冷,这个差别足以让英格兰人体能崩盘,是的,他们就是这么傲娇。英格兰人是世界上最怕打客场的球队,你看全体国家队员都在英超效力,没有一人敢流亡海外。
       英格兰是个一直在缓慢衰落的帝国,它的衰败反应在躯体的每个末梢。每一次大赛,英格兰都做着从末路到中兴的美梦,但看似强大剽悍的身体,总是出一些搞笑的状况。
       1986年,马拉多纳像个顽童,笑嘻嘻地手指一戳,被点中罩门的巨人轰然倒地。2010年南非,请去了卡佩罗,却仍然摆脱不了宿命,一次守门员的黄油手,一次兰帕德的进球被裁判吹出,英格兰队被德国人灭了个找不着北。
       有一本小说叫《分成两半的子爵》,一位子爵在战争中被炸成两半,从此他的一半成为邪恶的化身,而另一半试图消除这些伤害。最后子爵的两半决斗,善与恶合而为一。这是一部关于现代人被孤立和伤害的寓言。
       英格兰人也是被分成两半的,代表他们的符号是鲁尼。一半的鲁尼是个天使,和青梅竹马的女友结婚,虽然那个女孩平庸又俗气,鲁尼节俭天下闻名,携妻下饭馆周薪十几万英镑的他带着半价优惠券。
       另一半的鲁尼是个混球,粗俗得像他的海盗祖先,从来不知躲避记者的镜头,他有着暴力的因子,在球场上像个易怒的野兽,他不知道如何控制贪欲,上50岁老妓女的床。他身上的善和恶交替出现,你不知这个暴怒的绿巨人何时会爆发。这次巴西,鲁尼没有暴怒,也没有爆发。
       在英超赛场上,你看到的英国球迷最为文明,他们永远在鼓掌,唱着你永远不会独行,而在英伦三岛之外,他们用啤酒瓶和屁股照耀全世界。英格兰既有绅士莱因克尔,也有流氓加斯科因,既有鲁尼,也有贝克汉姆,他们是英格兰硬币上的两面。
       我喜欢哪一个英格兰?贝克汉姆和妻子永远恩爱,莱因克尔在场上从不吃牌,但我热爱加斯科因,爱这个永远也戒不了酒的天才白痴,我热爱鲁尼,爱这个暴虐地挥出哭泣的拳头的善良混球。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格兰,鲁尼,《分成两半的子爵》录入编辑:腾飞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