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思想市场

国际思想周报|民主国家举办的最后一届世界杯?

澎湃记者 谢秉强

2014-06-17 00:52 来自 思想市场
       
民主国家举办的最后一届世界杯?
       
本周世界杯开幕,据说大概是最不受当地人支持的一届世界杯。受苦于贪腐横行、政府遏制通胀和犯罪无力、医疗教育设施落后等问题,巴西民众借世界杯上街发泄了长期以来积累的不满。
       “带血的抗议风暴扫过巴西”,国外媒体曾以这样的标题介绍巴西的街头运动。世界杯开幕前,“混战”和“伤亡”成为巴西的新主题,巴西越来越走向混乱。而总爱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著名女作家、记者安妮•阿普尔鲍姆(Anne Applebaum)近日在Slate网上对此发表评论说,这有可能是民主国家举办的最后一届世界杯。理由是:举办世界杯花费巨大,收益却不成正比,并带来各种腐败问题,于是这项世界运动盛事只能沦为独裁国家的最爱。
       
       
英国价值观
       
近日,英国教育标准局 (Ofsted)对英国中部伯明罕地区的21所学校进行了调查,调查认为伊斯兰极端主义渗透了一些学校,校园“被恐吓文化所占据”,存在以“狭隘宗教信仰”为基础的意识形态。英国教育大臣戈夫就此提出建议,要求所有学校都要弘扬英国价值观,告别“文化相对主义”。他说,“绝大多数的英国穆斯林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敞开校门的学校里而不是在思想封闭的学校里长大,我们必须代表他们采取行动。”引来抗议不断。
       继上周要求剔除中小学教材中的美国文学名篇之后,戈夫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被《经济学人》称为“英国政坛最不受欢迎的人之一”。
       
       
文艺与政治
       
6月11日,据路透社报道,英国畅销系列小说《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捐出100万英镑(合约1046万人民币),给反对苏格兰独立组织“在一起更好”(Better Together)。这是此组织迄今收到的最大额捐款。罗琳称,她相信苏格兰只有与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联合起来,才能在全球市场上占据更有利地位。她认为,苏格兰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正被耗尽,又面临人口老化,担心苏格兰脱离英国后,经济会受到打击。
       在法国,83岁的著名导演戈达尔接受《世界报》(Le Mond)采访时,谈到他对欧洲问题的见解,戈达尔称法国总统奥朗德应该任命勒庞为总理。他解释说,不能假装什么事也没有,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让勒庞当总理,这个国家至少会有所变化。
       
       
史迪芬·平克谈认知科学与写作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著名实验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史迪芬·平克(Steven Pinker)宣布将于今年9月出版一本有关英语写作的新书,该书将从认知科学的角度,来批判当下流行的学术写作。在Edge网站上,平克发表题为《21世纪的写作》(Writing in the 21st Century)一文根括自己书中论点。
       
       
美国茶党的历史性胜利
       
6月1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埃里克•坎托(Eric Cantor)在弗吉尼亚州共和党党内初选中败给茶党推出的大卫•布拉特(David Brat),坎托随即于11日宣布,将于7月31日辞去众议院多数党领袖一职。
       曾被认为有可能接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的坎托突然失势,败给了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兰道夫—梅肯学院经济学教授,这是众议院多数党领袖一职自1899年设立以来,第一次在党内初选中败北。此事在美国政坛引起大地震,几乎所有媒体都认为这一事件是“历史性的”。
       而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在近20年里,美国民众的政治立场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要分化,约1/5的美国人将自己定义为坚定的自由派或保守派,这表明美国政坛将更加极化。
       
       
技术官僚安魂曲
       
美国石溪大学哲学教授Robert P. Crease在Project Syndicate网上撰文哀叹科学在公共决策中影响力的消失。他说,如今,科学论争已经让位给了价值论争,与科学证据作对成为一种政治手段:左翼和右翼政客通过这样做来营造反精英的民粹主义形象。硬事实和科学证据从一开始就从未获得过左右政策的特殊权威;对政治领导人来说,科学家的观点只不过多提供一种意见而已。
       
       
汪晖书英译
       
哈佛大学出版社将于今年九月出版汪晖《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一书英译,名为《从帝国到民族国家》(China from Empire to Nation-State),译者为南卡罗来纳大学、曾出版过《林纾公司:翻译与现代中国文化的生成》(Lin Shu, Inc., Translation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Chinese Culture)的韩嵩文(Michael Gibbs Hill)。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思想周报录入编辑:谢秉强
热追问

有梦

我觉得说巴西世界杯是民主国家举办最后的一届世界杯,完全是一种偷换概念的说法。把对于苦于贪腐横行、政府遏制通胀和犯罪无力、医疗教育设施落后等这些问题归结于民主问题,是很不负责任的说法。不民主的国家也有这样的问题,尽管对比于民主国家,不民主国家在这种“面子工程”上有更大的管控力,可以做到底子烂透,表面却光鲜亮丽,但这不能成为不民主国家“好于”民主国家的理由。因为至少民众的诉求能在民主国家得到表达。
巴西普通民众并不是反对世界杯,而是反对政府忽视民生问题,抗议经济发展停滞,世界杯只是一个可以引起政府,引起世界关注的渠道而已。劳工党执政十余年之后,巴西经济社会发展陷入疲态,低效、贪腐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连巴西球星罗纳尔多都认为世界杯的组织者令人感到耻辱,此前罗马里奥直接反对举办世界杯。举办世界杯花费的上百亿美元可以用来改善普通民众的教育、交通、医疗条件,这也是人们反对世界杯的根源所在。一方面说明激情如火的巴西人更理性看待自己的钱包了,另一方面说明多数巴西人感到自己的钱包干瘪,而且还有种被剥夺感。
还有就是巴西政治的孱弱成为巴西发展的致命伤。造成巴西政局不稳的因素很多,但是健全的政党制度的缺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这造成了巴西民主制孱弱无力,屡次被军人接管。民主制度的不健全,是理由,但不是结论。如果世界杯真的不受民主国家欢迎了,为何还有那么多的国家争先恐后的要申办?
至于2016年的世界杯主办国,俄罗斯不也是以民主国家自居吗?(许家印,我们就不说了,他太有钱了)有钱你就办,没钱你就老老实实的去别人家看,世界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2014-06-16 10:18回复
评论(1)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