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独家|河南12岁男生挨批跳楼,家属抬尸堵县政府被行拘

澎湃见习记者 段艳超

2014-06-16 13:55 来自 直击现场
       
张某的家属将水晶棺停在淅川县人民政府门前讨要说法

        6月15日,网曝“河南淅川一小学生抄作业被老师批评跳楼死亡,家属抬尸堵县政府门遭殴打”。当晚,淅川县公安局回应澎湃记者称,家属放炮、烧纸、堵门数小时,已影响政府正常工作,只能强制清场。目前,已行政拘留3名家属。
“我们不认同警方的调查结论”

       6月13日,由淅川县委宣传部主办的“淅川网”发布消息称,6月11日清晨,淅川县第一小学六年级学生张某(12岁)坠楼死亡。
       消息称,经公安机关多方调查取证查明:语文老师发现学生张某在抄写同桌作业,该老师对二位学生进行了批评教育。“在准备与张某家长电话沟通时,张某扭头冲到教室外走廊防护墙玻璃处,翻身跳楼。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但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不幸身亡。”
       消息还称,事发后,县政府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安抚坠楼学生家属,开展校园安全排查。
       知情者向澎湃记者透露,事发时正早读,语文老师发现张某在抄同桌的思想品德作业,而张某的语文作业已经两天未交,张某是从五楼跳楼的。
       16日10时20分,淅川县公安局宣传民警告诉澎湃记者,当时语文老师让二位学生站到讲台上,问张某要其父母电话,张某不吭声,语文老师便去办公室翻电话本,但未找到,回到教室发现张某和同桌在讲台上说话,便让二人站到教室门口,后让另一同学去问张某要电话,张某仍然未给,把自己的眼镜给这位同学,突然跳楼。
       张某的三舅刘铁军对澎湃记者说,张某为家中唯一男孩。事发后,张某的爷爷因受刺激心脏病发作入院。
       “我们不认同警方的调查结论。”刘铁军称,事发后,张某的同班师生闭口不谈,学校藏匿张某的同桌等关键证人。他听说,语文老师曾辱骂、体罚张某。“这些,是我听不认识的人(群众)说的。””刘铁军表示,警方让他们查看了视频,但监控只拍摄到张某从二楼以下的坠落过程。
数百米外医院到现场用时10多分钟?
       淅川县120工作人员对澎湃记者说,他们接到电话是在11日7时30分,由淅川县第二人民医院出诊。
       而刘铁军告诉澎湃记者,张某的父母是7时44分接到老师的电话,听老师介绍是7时32分出的事。“张家离学校非常近,张某父母接到电话有1分钟就赶到了现场,救护车也跟着到了现场。当时,张某父母发现血迹已经凝固。”
       刘铁军质疑,从事发到救护车赶到这关乎生命的12分钟里,为何没有人予以施救,“如果能及时的把孩子第一时间送往医院救治,也许孩子就不会死!”刘铁军提供的照片显示,张某曾获得学校优秀旗手、学习标兵等奖状,“这么花样年华的孩子,说没就没了。”
       澎湃记者查询到网友公布的图片显示,淅川县第一小学院内,疑似五六人围着一起,周围未见救护车。图片显示拍摄时间为7时45分。
       百度地图显示,淅川县第二人民医院到淅川县第一小学,需要拐两个弯,距离约580米。在接受澎湃记者采访时,淅川县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工作人员称,这是急诊电话,有什么问题去采访警方,否则她将“报警”。
        淅川县第一小学的电话无人接听。澎湃记者致电拨打120的该校工作人员,其称,所有情况警方已经调查清楚,不便接受采访。对于杨老师是否受到处分,其拒绝回应。
警方否认殴打家属,已行拘3名家属
警方进行清场
网友发布的图片显示张某的二姑被打入院,但民警否认殴打家属,只承认是强制清场时导致有些家属受了皮外伤

       网友曝出的图片显示,张某的家属将水晶棺停在淅川县人民政府门前,扯条幅,放炮、烧纸。此前,他们还曾围堵淅川县第一小学。
       刘铁军说,因为不认同警方的死亡调查报告,赔偿也没有谈好,他们13日10时左右到县政府门前讨说法,13时多被警方清场。
       多张照片显示,几十名手持盾牌、警棍的警察进行清场,将水晶棺推走,并抬走多名家属,但未见殴打场景。疑似张某的一位女性家属躺在地上,失声痛哭。张某的一些家属,身上有红印。刘铁军说,确实都伤的不重,都是皮外伤。
       淅川县公安局宣传民警对澎湃记者说,13日10时,赔偿谈判还在进行,张某家属聚集在县政府门口,扯条幅,放炮、烧纸,已经严重影响县政府的正常办公,在多次警告无效后,当日14时,警方强制进行清场。
       该民警否认殴打家属,“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可能打人?因为是强制清场,家属也不配合,可能导致有些家属受了些皮外伤。”其介绍说,围堵县政府已经违反治安管理法的相关规定,警方对挑头的3名家属进行了行政拘留,考虑到家属因为悲痛堵门,对其余家属仅进行批评教育。
       该民警还表示,目前尸体由警方控制,是怕家属再闹事。“发生这么大的事,学校肯定有责任。”该民警表示,赔偿谈判还在进行。这亦得到刘铁军证实。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河南,男孩,跳楼死亡,批评,堵门录入编辑:慈亚圣
热追问

夏日大作战

以前道听途说过这样一句话叫做,“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右转是政府。”我第一次看到这话时会心一笑,劳动人就是有智慧,一下只就把所有问题就推给了政府了。是的,谁让我们现在是大政府,小社会,出了事不找政府找谁。这句玩笑话的背景是2010年接连发生多起变态凶手为报复社会,挥刀砍向了幼儿园的孩子们。意在向那些残忍的凶手们告饶:我们平民老百姓是无辜的,有事你们就去找政府吧,一切都是政府的错,放过我们,放过孩子吧。鲁迅说:“勇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怯者愤怒,挥刀向更弱者”不幸的是我们怯者犹多。
在这件事情上,说这段话不是为了证明家属讨要说法的不对,但是联系到屡屡发生这种类似的情况,一旦有什么疑惑不清,公平正义不显,大家都纷纷跑去“堵政府”,好像只有这样事情才得到解决。这里面肯定有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如果天天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政府岂不是不要运作了?
为什么家属会有这种心态?如果他们认为调查有不妥的地方,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诉诸法律,而不是在政府前“无理取闹”,也许我这种说法对于家属来说未免太过残酷,但是我们需要厘清政府并不是某一个人,某一家人的政府,政府需要的是对大多数的公民负责,不能因为某个人的某件事瘫痪了大家的政府。
而对于大家这种心态的养成,政府又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在稳定压倒一起的政治口号下,所有的社会治理压力都集中在基层(县级单位)上。而很多官员的维稳逻辑就是: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老百姓把事闹大了,折腾出大动静了,甚至天下皆知,相关官员才会关注、加以解决,如果不闹或者没闹出动静,根本就不会关注,遑论去解决。
这种社会冲突背后是说到底就是利益表达机制的缺失,简单点就是没有合理,公平,让人信服的途径去解决这种问题。民不信官,官不为民,欲求公平,只能诉诸这种极端的方式了。岂不知这其实是个恶性循环,长此以往只怕解决的“成本”越来越大。
2014-06-16 13:17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评论(1) 追问(5)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