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外交学人

乌克兰问题改变美欧俄三边关系,中国应重视该动向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赵明昊

2014-06-16 18:05 来自 外交学人
2014年4月17日,乌克兰问题四方会谈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美国、俄罗斯、乌克兰和欧盟均派代表参与会议。  IC 图

       乌克兰问题引发的一系列后续事件,使得俄罗斯很可能将在地缘政治和国家发展问题上面临长期性挑战。七国集团在布鲁塞尔的峰会上本想向世界展现西方国家面对俄罗斯的“团结一致”,但实际上却更多显现了其内部存在的分歧。中国需要从全盘观察美欧俄三边关系的新变化,为应对更复杂的局面做好准备。
       虽然乌克兰大选已如期结束且基本顺利,但美国仍希望立即对俄罗斯展开新一轮制裁,对普京使用更加“伤筋动骨”的金融制裁。美国在G7峰会上提出使用强硬措辞(“如果俄罗斯不致力于乌克兰问题的和平解决”)来描述对俄进行进一步制裁的条件。不过,欧洲国家不希望将俄罗斯逼入绝境,因此最终改为“如果情况需要”这种更加模糊的说法。
       无疑,法德两国是欧盟对俄政策立场的最重要影响者。法国总统奥朗德等欧洲国家领导人认为,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地将俄罗斯彻底孤立,国际秩序的稳定难以得到保障。他还颇费心思地利用纪念诺曼底登陆70周年的场合,在奥巴马和普京之间搞平衡,为缓和美俄紧张而努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始终坚持应将俄罗斯视为平等的对话伙伴,乌克兰危机不能通过军事手段解决,认为在中长期内德国和俄罗斯的紧密伙伴关系应持续下去。
       显然,普京不仅“分裂”了基辅与克里米亚,也使华盛顿和布鲁塞尔之间的分歧日趋显著。奥巴马政府倾向于和欧洲共同对俄采取更强力的制裁措施,可谓“饱汉不知饿汉饥”。
       对于欧洲来说,美国太远,俄罗斯太近,无论从地缘政治还是从经济联系、能源依赖等角度看,欧洲在处理与俄罗斯关系方面必须要慎之又慎。从地缘政治角度看,法德等国并不认为让乌克兰在一夜之间加入欧盟和北约是战略上的明智之举,欧盟和北约在过去几十中的急速“扩大”带来的更多是挑战而不是实利,它们在过去十余年背上的经济和安全包袱已然沉重,况且这次是要“一口吃掉”涉及俄罗斯核心利益的乌克兰,这无异于和普京“摊牌”。俄乌之间、俄欧之间历史上已延续数百年的“恩怨情仇”,岂是美国人中意的一纸入盟文书就能解决?
       此外,欧洲与俄罗斯的贸易额是美俄贸易额的十倍,欧洲希望保持自身技术、制造业与俄罗斯天然气、石油、金融之间的“联姻关系”。法国无论如何,都希望向俄罗斯交付两艘价值16亿欧元的“西北风”级两栖战舰,400名俄海军人员将从6月起前往法国接受使用战舰的训练。有消息称,美国欲对法国巴黎国民银行实施100亿美元规模的制裁予以惩罚。而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报道称,德国公司在俄罗斯大约有200亿欧元的投资。近期在德国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49%的民众希望在处理乌克兰问题上,德国在西方和俄罗斯之间保持中立态度;60%的受访者反对动用德国空军在毗邻俄罗斯的波罗的海国家执行巡逻任务。
       从能源角度看,俄罗斯2006年和2009年两度暂停对乌克兰供气,导致东欧等国大受牵连,这已经让欧洲意识到俄“将资源当武器”的危险性,但短期内欧洲约30%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的局面难以改变。以俄罗斯为起点、不经乌克兰直抵意大利的“南溪”输气管道项目正在推进,虽然欧盟委员会要求冻结该项目,但保加利亚等国表示反对,欧盟内部在摆脱对俄罗斯能源依赖方面还存在一定分歧。此外,美国页岩气生产商希望优先向日本等国出口,还无法保障对欧洲的供应。
       对俄强化施压除了可能承受能源方面的代价外,欧盟还担心乌克兰局势恶化导致非法移民问题加剧。乌克兰有4500万人口,与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和罗马尼亚四个欧盟成员国接壤。据估计,如果俄罗斯采取报复性措施导致乌局势恶化,将有500-1000万人越过边境线进入欧盟。正如爱沙尼亚总统伊尔韦斯所言,应对非法移民的代价将“远远高于一些(欧洲)企业因欧盟制裁俄罗斯所要付出的代价”。
       虽然欧洲在应对俄罗斯方面有自己的难处,但显然乌克兰问题正在深刻地改变着美欧俄三边关系以及欧亚大陆东部的战略格局,这是中国必须予以重视的动向。
       首先,德国和波兰在欧洲事务中的重要性明显上升。德国对外战略处于一个十字路口,美国力促德国在抗衡俄罗斯方面发挥更大作用。然而,在德国政治精英看来,美国国家安全局对默克尔实施“窃听”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使德国受到来自美俄的“双重冲击”,德国外交和安全战略何去何从,值得高度关注。
       此外,作为“中东欧的主导国”,波兰在增强北约军备、促进欧洲能源一体化、支持乌克兰“西向”等方面表现颇为活跃。素以对俄强硬闻名的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是接替阿什顿出任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的有力竞争者。
       其次,在降低对俄罗斯能源依赖方面,欧洲正在“动真格”。负责能源事务的欧盟委员奥廷格5月表示,建立欧洲内部的天然气市场、进而构建“能源联盟”是当前的首要任务。具体措施之一是建设新的能源基础设施,这些设施每年预计可处理约200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将超过从俄罗斯的进口量。西班牙方面还在增建连接北非和南欧的输气管道,这条线路建成后,其供气量有望增加3倍。
       第三,在美国主导下,北约正在强化针对俄罗斯的军事部署。奥巴马在6月初访问欧洲时宣布,美国将增加在欧洲部署的兵力,达到约6.7万人,并追加10亿美元加强北约在中东欧的防卫力量。波兰总统科莫罗夫斯基明确表示,将把该国军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目前的1.8%提升至2%。北约的欧洲成员国拥有200万兵员,而俄罗斯只有90万。
       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国内发展的冲击也正在显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合组织等机构纷纷调低对俄今明两年经济增长的预测,俄财长西卢安诺夫称2014年俄GDP增长率可能为零,财政部官员表示,2014年全年俄境内资金抽逃或将达到700-800亿美元规模。由于资本撤离、卢布贬值等因素,俄国内通胀情况还会加剧。
       围绕乌克兰问题,美欧与俄罗斯的“斗法”还在持续。这从一个侧面显现出2014年与1914年的重要共同点,大国地缘政治博弈的激烈程度似在急剧上升。世局纷乱,大国如中国者应该有“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战略警觉,在美欧对俄态度“温差”的背后,需要更努力地看清世界政治新变局的复杂和微妙。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乌克兰,美欧俄三边关系,中国录入编辑:杨小舟
评论(0)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