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运动家

佩佩心中的恶童永远长不大

潘采夫 专栏作家

2014-06-17 17:08 来自 运动家
佩佩在犯规后依然不依不饶,头顶穆勒。  IC  图

       诗人胡续冬曾经留学巴西,在一次访谈中,他说巴西人谈到阿根廷人满是敌意,但对曾殖民过他们葡萄牙只有嘲弄。
       葡萄牙这个地理大发现时代的先锋国家,曾以弹丸之地统治了半个地球。从他们踏上巴西的土地开始,就徒劳地玩着蛇吞象的魔术,却从来也没有成功过。被拿破仑打得魂飞魄散的葡萄牙国王,甚至率领整个王室贵族内阁来了次“史上最奇葩的流亡”,搞笑地进行里约大冒险。
       客观地讲,葡萄牙作为宗主国,对巴西的殖民说不上残酷,巴西人民的独立也相对和平,所以巴西人对葡萄牙人没什么恶感,但就是觉得它——可笑。
       当佩佩踏入巴西的那一刻,他不会想那么多历史问题,这是个敬业的家伙,他是去踢球的,这句话也可以译为“他是去踢人的”。
       穆勒是个老实人,事实上跟巴西人、葡萄牙人、西班牙人相比,德国人、英格兰人并没有假摔的恶习。这一点,同在欧洲的塞尔维亚裁判心知肚明,而且,我相信他不止一次在裁判课上研究过佩佩。
       在裁判的课堂作业里,关于佩佩是这样写的:2009年,皇马对赫塔菲,佩佩推倒对方前锋被判点球,愤怒的佩佩朝前锋踹了两脚,引来队员冲突,然后佩佩一记重拳,将对手球员面门打流血,被禁赛十轮。西班牙国家德比中,佩佩先假摔致皮克得黄牌,后偷踩梅西的手但逃过处罚。在另一场国家德比,佩佩飞铲阿尔维斯,阿尔维斯空中反向转体720度,佩佩被罚下。他和布斯克茨的假摔对决,更是裁判最好的研究案例。
       在这样的情势下,当佩佩一招"美人照镜"撩倒穆勒,他接下来的任何一个细节,将决定裁判给他什么颜色看看。不出所料,在距离裁判两米远的地方,佩佩选了用他的卷毛去蹭穆勒的头皮。
       这一下,并非佩佩刻意攻击穆勒,而是对比赛的自我放逐。因为几分钟前,德国队在他头顶砸进一个头球,对于佩佩来说,羞辱比死更冷酷。他内心居住的恶童,用罪恶感与愤怒吞噬了他。恶童的内心逻辑往往是:既然错都在我,那就索性错到底给你看。
       佩佩就是这样一个葡萄牙人,他上一秒钟对你微笑,下一秒钟会向你飞铲,他心情好时像个天使,糟糕起来就成了撒旦,更糟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心情不好。
       别人的一个小挑衅,会让佩佩的自尊心瞬间碎裂,内心活动奔涌得如哈姆雷特,生与死之间徘徊好几趟,而在旁观者看来,他则显得非常可笑。头脑简单的人生总是如此。
       不知什么样的童年经历,让佩佩心中的恶童永远长不大。法国电影《放牛班的春天》里有个恶童蒙丹,双目直视的样子颇有佩佩的神韵,那是个暴戾的弱智儿,当被冤枉偷钱的时候,他的反应是烧掉了孤儿院。
       但撒旦在微笑的刹那也美好如天使。当佩佩和穆里尼奥、C罗(关于后两者,后文会有分解)三朵葡萄牙奇葩齐聚皇家马德里,关于葡萄牙人的故事就愉悦了全世界。佩佩成了穆里尼奥的门徒,后来穆里尼奥日渐乖张,以虐待卡西利亚斯为乐,佩佩站出来叛变,反对穆里尼奥,然后坐上了冷板凳,始终没改变自己的立场。
       佩佩有一个优点叫忠诚,如很多小说里坏蛋与恶童。如果让罗永浩来点评佩佩,他会说:“他不在乎输赢,他就是认真。”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葡萄牙,佩佩录入编辑:腾飞
评论(0)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