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知食分子

爱狗人士在玉林狗肉摊位前烧香祭拜,摊主称日夜遭电话骚扰

澎湃见习记者 陈兴王

2014-06-19 21:20 来自 知食分子
2014年6月17日,广西玉林市垌口市场。出售狗肉的摊贩在分割刚刚运到的狗肉。澎湃记者 许海峰 图
       
       玉林“狗肉节”将至,爱狗人士与爱吃狗人士又一次在玉林展开“拉锯战”。当地官员向澎湃记者叫屈,称从未举组织过狗肉节,并坦言,夏至临近,工作压力越来越大。
       2010年以来,每年夏至玉林都在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当地政府期望找到一个平衡点,走出“狗肉节”带来的舆论漩涡。
       多次交锋之后,爱狗人士、志愿者已将“食品安全”作为抵制吃狗肉的落脚点。事实证明,狗肉生产链条确实因为法律“真空”而面临监管困难,并可能因此带来食品安全问题。
官员:“狗肉节”系个别商家炒作形成
       临近夏至,玉林吃狗的氛围渐入高潮,而爱狗人士、志愿者们也从各地云集玉林,呼吁取缔“狗肉节”。一边是本地的民俗,一边是志愿者们义愤填膺的呼吁,当地政府左右为难。
       6月6日,玉林市政府曾在《关于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几点说明》中表示,玉林不存在所谓的“夏至荔枝狗肉节”,玉林市政府和任何社会组织都没有举办过任何形式的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活动。6月16日,玉林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综合协调科科长谢谨徽向澎湃记者重申了这一点。据谢谨徽介绍,“只是个别商家通过炒作,逐步形成了‘狗肉节’”。
       玉林市水产畜牧兽医局总经济师张林告诉澎湃记者,玉林吃狗肉的习俗由来已久,是当地的一种饮食习惯。夏至天热,当地居民在这天亲友聚餐,喝着泡有荔枝的米酒,买狗肉回家烹食。张林说,自2010年开始,爱狗人士开始关注玉林时,玉林的夏至“狗肉节”便被“炒”了起来。他称,“2013年炒的最厉害,还有报道说是政府举办的,但实际政府从未组织,也未命名这个节”。
执法部门:大量狗肉不要上台面
       “夏至越近,工作压力越来越大。”谢谨徽在谈及食用狗肉食品安全问题时,告诉澎湃记者,在监管上,他们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在照顾爱狗人士情绪的同时,面对狗肉商户,“有时候执法起来很为难”。
       继挡“狗”字之后,又传出当地政府曾传达通知,要求公职人员、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狗肉节”当天,禁止在公共场合食用狗肉之说。但谢谨徽解释称,挡“狗”字是商户自发行为,政府也未发出“禁止公开场合吃狗肉”的通知。
       “其实,爱狗人士和我们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都是为了食品的安全。”谢谨徽说,今年以来,为了保证市民的食用狗肉的安全,当前由玉林市政府牵头,食安办组织协调,多部门联合执法,重点从源头整治,只有“一狗一证(动物检疫合格证)”的外地运输狗的车辆才能进入玉林市场。谢谨徽表示“夏至临近,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我们每天都有执法行动,各部门根据分工,对市场、餐馆、宰杀点等进行巡查,检查市场上狗肉摊贩的相关证件。”
       这一说法得到了垌口市场一位陈姓摊主的印证,她告诉澎湃记者,近期每天都会有食品安全、卫生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到市场上巡视检查,还要求大量的狗肉不要“摆在台子上”。澎湃记者还发现,近日垌口市场销售狗肉的摊主多将整只的狗肉放在摊位台面下放,有的甚至用塑料袋遮掩了起来。
狗肉安全执法无法可依
       6月9日,10名志愿者在新民社区一处活狗宰杀点与当地市民发生冲突,之后当地警方和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志愿者们称,此宰杀点存在宰杀来路不明的活狗,以及卫生条件差等危及食品安全问题。
       6月16日,澎湃记者找到了这个宰杀点,但这里早已人去楼空。隔着外墙只能听见室内冰柜运作的“嗡嗡”声。住在附近的一位市民吕先生称,这个宰杀点已经存在4年之久,每天凌晨3时许开始宰杀,曾看见已经死亡的狗被运进这里。
       为此,吕先生称他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一直未得到回应和处理。吕先生说,“那天爱狗人士闹过这里后,宰杀点半夜就将狗运走了”。至于运往何处,吕先生表示不知情。
       “我们现在只能根据‘一犬一证’来管控,多犬一证或证件不齐的,一律不允许进入玉林市场”。谢谨徽向澎湃记者谈及对狗肉生产链条的监管时表示,从当前的法律法规来看,未规定不能食用狗肉,也没有相关法规要求定点屠杀活狗。
       “法律法规上是空白的,没有具体的标准,我们也不好认定哪些宰杀点是合法的,哪些是违规违法的”,法律的空白导致了一些尴尬状况的出现,谢谨徽介绍称,此前曾有一处活狗养殖点遭到爱狗人士举报,畜牧部门和公安部门联合到现场执法。“对于这些有争议的宰杀点和养殖点,我们会现场进行临时封存调查”。而往往因为无法可依,最终只能解除封存。
       采访中,不管是食安办,还是畜牧局,对玉林市场上销售的狗肉均无法保证“一犬一证”,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卖狗就像农户卖鸡蛋”,狗主人从家中可以直接将狗拿到市场售卖,或者与人交易。
每100个玉林人养10只狗
       玉林吃狗肉的习俗由来已久。市场上的狗,有当地农户自养的,也有外地运输流入的。张林介绍称,狗主要携带犬瘟症、细小病毒和狂犬病等三种病毒。狂犬病是人畜共患的传染性疾病。根据现行的规定,对狗实行计划性免疫,主要针对养狗密集的地方,免疫率为85%以上。但由于狗交易、流动频繁,饲养者未主动申报等问题,给免疫带来较大困难。
       玉林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与寄生虫预防控制科科长全信斌告诉澎湃记者,玉林人均养狗密度很大,平均每100个人养狗10-12只;而每100只狗中,有9只携带狂犬病毒,这个比例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玉林全市691万人口,是不是意味着玉林共有69万只狗?全信斌解释说,这个比例是根据一个村、一个镇的抽样调查得出,并不代表完全统计数据。
       据全信斌介绍,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玉林人感染狂犬病病例每年多达20多例,最多一年达38例,最少是2013年,为9例。夏季因人群体肤暴露较多,狂犬病感染多发。不过全信斌认为,玉林狗数量大与“狗肉节”并没有关系,因为“当地农户都有养狗的习惯”。
       张林表示,当前甚至要实现“一狗一证”也很困难,因为要取得狗的动物检疫合格证,需要狗主人出示防疫免疫档案,然后对狗进行采血检测,合格才予以发证。但目前实行的是“检疫申报制度”,要求主动申报,但狗主人不申报的情况普遍存在。
       所以,“我们其实鼓励发展规模化专业化猪、狗、牛、羊等养殖,方便进行集中检疫”。张林说,彻底禁止吃狗肉,从目前来看暂时不可能,“一狗一证”也难以保障狗肉的安全。当前只有先规范整个狗肉生产链,但要走出这个舆论的焦点估计还需几年时间。
       谢谨徽告诉澎湃记者,玉林现在能做的,就是倡导市民养成“健康文明饮食习惯”,发出爱护动物倡议书,倡导市民尽量少的食用狗肉。“我们目前能做的,就是禁止商户当街宰杀狗,占道经营以及赤膊吃狗肉等行为”。
商家:只为养活家人混口饭吃
       垌口市场是广西玉林市最大的狗肉交易市场,挥着砍刀、分割狗肉的摊主多是30岁到50岁的女性,陈女士便是其中之一。2012年,爱狗人士在陈女士的摊位前下跪烧香祭拜,“替人类向狗赎罪”。“他们怎么不给牛、羊下跪?”陈女士指着身后的牛羊肉摊问澎湃记者,“没关系的,他们要下跪就下跪,我们照常做生意,我们也是为了生活,为了养活家人混口饭吃”。
       翻开手机通话记录,有十余个外地拨打进来的陌生号码,玉林市滨江路香肉馆老板陈玲(化名)近几天陆续接到外地不明人士打来的恐吓谩骂电话。她说,“他们有时候白天打来电话,有时晚上11点以后打,你不接电话,他们就发短信过来骂”。6月16日,老板陈玲向澎湃记者展示了收到的一条恐吓谩骂短信,“你们吃狗肉、杀狗,全家……”为方便顾客订座,她将手机号码直接喷绘在店招牌上,却不想因此招来麻烦。
       抵制吃狗肉的浪潮波及玉林已经3年,陈玲却在今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紧张气氛。但她还是给自己一些鼓励,“我不怕,我做生意又不违法,他们乱来我就报警”。摸爬滚打8年,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每月缴纳的税费从以前的320元增加到现在的3999.5元。她说,“如果不让卖狗肉,我还可以买牛羊鸭肉,只不过那些农贸市场卖狗肉的、宰杀狗肉的会失业。”
       32岁的廖红在垌口市场经营狗肉摊点5年。每天天未亮,她就要起床帮助丈夫宰狗,然后将处理好的狗肉运到市场。从早上6时到晚上7时,廖红的一天都要在市场度过。十几个小时站下来,廖红的腿僵硬到迈不开步子。她很羡慕那些下班后可以陪着丈夫、带着小孩逛商场的白领们,“(在市场里)我们从来没有穿过干净的衣服和鞋子”。砍刀劈开狗骨的一刹那,溅起的血渍沾满了围裙,她的汗珠滴下来。
       整天和砍刀打交道,劈骨切肉成了“强悍”女人的摊主曾海燕说,“但凡有点本事,也不会干这种活,又累又脏。我也想坐办公室,当公务员,或者开个商店,给顾客拿拿货,收收钱。”
       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继续抡起砍刀,向坚硬的骨头砍去。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狗肉节录入编辑:黄志强
评论(1)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