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财经上下游

中国意外否决史上最强航运联盟,想和欧美平起平坐

澎湃记者 王道军 实习生 崔梦玲

2014-08-05 16:13 来自 财经上下游
中国商务部对“马士基”、“地中海航运”以及“达飞”设立网络中心“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案”,做出禁止决定。    图片来自中国船舶网

       中国否决了了一项有关在全球三大贸易航线上组建航运联盟的协议,理由是该联盟将过度控制亚欧贸易航线。
       6月17日,中国商务部网站发布公告称,对丹麦穆勒马士基集团(马士基)、地中海航运公司(地中海航运)以及法国达飞海运集团公司(达飞)设立网络中心(俗称P3联盟)“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案”,做出禁止决定。
       这是中国自2008年实施反垄断法以来,商务部第二次否决企业联盟提议。尽管该航运联盟组建提议已在欧洲和美国获得批准,但中国商务部仍予以否决。英国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全球重量级财经媒体据此纷纷发文称,中国在审核全球并购交易方面日益展现强硬姿态,试图与欧美监管部门平起平坐。
       针对中国商务部的最新决定,马士基在发给澎湃记者的声明中说,P3相关成员接受并尊重中国商务部的决定,继而决定停止关于P3联盟的准备工作,不会实施此前关于P3联盟的相关计划。
中国商务部意外否决
       P3联盟号称史上最强航运联盟,于2013年6月18日浮出水面。当天,全球前三大集装箱海运企业马士基、地中海航运、达飞宣布组建名为P3网络的长期运营的船舶共享联盟,希望通过整合255艘船只,共享260万个集装箱的货运能力,以求降低亚欧、跨太平洋和跨大西洋三条航线的成本。
       组建航运联盟,其本意更多是降低营运成本,缓解长期产能过剩问题,重组集装箱货运业务(它是全球贸易的代名词)。联盟协议并未涉及全面合并,总共控制全球海运贸易40%份额的上述三家公司仍将在价格上相互竞争。也正因这一点,P3联盟此前得到了美国和欧洲监管部门的批准,原计划于2014年秋季投入运营。外界本来普遍预计中国同样会批准该计划。知情人士曾告诉华尔街日报,本月初,中国监管部门准备批准P3联盟。而马士基此前也公开表示,中方没有对该联盟表示担忧。
       但中国商务部最终认定,P3联盟将控制亚欧航线集装箱货运量的47%,“大大增加市场集中度”,参与集中的经营者不能证明该集中对竞争产生的有利影响明显大于不利影响或者符合社会公共利益。
       马士基首席执行长安德森(Nils Andersen)随即发表声明说,这一决定确实出乎意料。声明同时强调,“放弃联盟的决定并不会对财务业绩有任何实质性影响。”
       业内分析,P3联盟最终流产,无论是对P3联盟成员还是对整个航运班轮市场都不会产生特别大的影响。P3联盟整合资源、节约成本的初衷,在未来也可以通过换舱形式达到。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打击。当地时间6月17日,马士基股价在哥本哈根市场下跌了5.3%,盘中则一度下跌超过7%。
       由于预计协议会获得批准,前述三家公司原本已经开始重组业务。比如,P3联盟已经在伦敦和新加坡开设了办事处。
中国船东协会担忧P3
       不过,航运专家吴明华告诉澎湃记者,“否定之后,应该有助于减少对中国航运企业的冲击。”
       中国的一线航运企业存在运能过剩问题。2011和2012年,中国远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1919)共亏损人民币200亿元(合32亿美元),去年则依靠向国有母公司出售资产勉强盈利。位居第二的中海集装箱运输股份有限公司(601866)去年亏损26.5亿元人民币。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这两家公司6月17日均表示未参与商务部对上述事宜的决策。
       同一天,代表中国主要航运企业的中国船东协会常务副会长张守国则称,该组织对P3联盟表示担忧,因为该交易可能使全球最大的三家集装箱运输企业在一些主要的国际贸易航线拥有主导性地位。
全球航运业联盟势头遇挫
       虽然中国否决了P3联盟,但是航运企业联盟化已呈趋势。
       目前,全球航运市场上还有总统轮船(美国APL)、现代商船(韩国HMM)、商船叁井(日本MOL)等合并而成的G6联盟,以及中远集运、川崎汽船、阳明海运、韩进海运和长荣海运等成立的CKYHE联盟。
       吴明华认为,P3被否还将对其他联盟组建运营中心形成一种限制。
       “中国的态度对韩国是否批准P3联盟可能是有一定影响的,因为韩国自身就有班运公司在CKYHE联盟里面。”吴明华说。
中国借反垄断谋求定价权
       洛杉矶律所Mitchell, Silberberg & Knupp的合伙人罗斯(Susan Ross)告诉英国金融时报,中国商务部的最新决定提醒西方企业注意中国的监管机构。
       “中国人将之视为对他们航运业的威胁,虽然他们通过语言掩饰了自己的意图。”罗斯补充说。
       律师事务所Cadwalader Wickersham & Taft LLP反垄断小组的主管鲁尔(Charles F. Rule)告诉华尔街日报,这只是开始,联盟可能影响企业成本,所以这也是其他经营者所关心的问题。里根执政时期,鲁尔曾担任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主管。
       中国商务部还曾对一些并购交易设置条件,其中包括不直接涉及中资企业的并购交易,例如缔造矿业巨头Glencore Xstrata PLC的并购交易,以及微软和谷歌各自收购移动设备生产商的交易。此外,外资婴儿配方奶粉和眼镜产品制造商也因违反中国反垄断法而受到处罚。
       华尔街日报特别提到,今年,Glencore Xstrata同意作价58亿美元把秘鲁的铜矿出售给一个中国财团,并同意按特定价格向中国客户出售铜精矿。
       该报称,中国希望在全球定价问题上拥有更多话语权,所以越来越多地诉诸反垄断法。按进出口规模衡量,中国是全球最大贸易国,这使其成为全球重要航运线路的主要客户。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铜、大豆和铁矿石进口国,目前正在挑战美国的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地位。
       曾在中国商务部工作过的年律达律师事务所(Linklaters LLP)驻北京合伙人Fay Zhou指出,中国的最新做法也反映出了中国经济与美欧经济的根本性差异。中国既是一个大型消费国,又是一个大型制造和出口中心,使其行业和相关政府机构在反垄断谈判中有了更大的优势。“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因此相比其他国家,中国可能有不同利益考虑,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中国第一次使用反垄断法是在中国反垄断法颁布一年之后的2009年,当时中国商务部阻止了可口可乐公司出资24亿美元收购果汁生产企业汇源果汁的交易。
       去年,中国监管部门对六家乳粉企业处以1亿美元以上罚款,理由是这些企业限制价格竞争。此外,六家外国液晶面板生产商也被中国监管部门依据另外一项法律,处以总计人民币3.53亿元的罚款。
       更近的一件案例是,中国商务部一直没有批准Omnicom Group Inc.与Publicis Groupe SA的并购交易。这桩去年7月份宣布的交易于上个月告吹。
       鲁尔指出,中国实施反垄断法的目的,是要跟美国和欧洲争取同等地位。他说,在实践方面,中国走的基本上是欧盟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的路线,当时欧盟利用其新制定的反垄断法阻止了通用电气收购霍尼韦尔的交易,欧盟还运用该法对微软在操作系统中捆绑浏览器的行为提起了反垄断诉讼。
       “规则往往由最激进的监管机构来设定。”鲁尔说。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史上最强航运联盟,p3,商务部,反垄断,马士基录入编辑:顾卫荣
评论(0) 追问(1)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