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江西轮奸劫杀案结案六年冒出“真凶”,至今仍未重审

澎湃见习记者 邢丙银

2014-07-25 19:15 来自 一号专案
汪深兵亲属拿着他和女儿多年前的合影。  澎湃记者 王嘉赓 图

       "人是我杀的,你们为什么不查?”2013年10月,方林崽在法庭上“自首”,这让一起本已结案的案件,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2000年5月,江西乐平市发生一起抢劫、强奸、碎尸案,造成两人遇害。村民黄志强等四人被认定为凶手,于2006年被判决死缓,目前仍在服刑。
       家属认为该案存在多处疑点,十多年都在上访申诉,至今无果,留下的是四个破碎的家庭。
       案结6年后,突然冒出一个自称真凶的人,这让家属燃起了一丝希望。到底谁是真凶呢?目前司法机关并未启动复查程序。
“天无底”命案
       方林崽口中的案子虽然于今相隔14年,但在案发的中店村,提及“天无底命案”,村民们还都能说上几句。
       “天无底”是中店村北一块有名湿地的名字。2000年5月24日早上,一村民在湿地荒草中发现了当地绿宝超市老板蒋泽才的尸体,两天后,一村民家的狗衔着一个红色塑料袋回家,狗主人在袋中发现一只手臂,经认定,手臂是与蒋泽才同行的失踪女子郝某的。
       案件侦破的进展并不顺利。直到两年后的6月7日,当地媒体《乐平报》刊发了“市公安局侦破两起重大杀人抢劫轮奸案纪实”报道,该案才得以向大众作个交代。
       这篇报道称,当地警方在2002年春节前的一次清网行动中,发现中店村一个叫程立和的人可能与此案有关。同年6月19日,中店村黄志强、程立和、方春平、程发根4人因涉嫌抢劫、强奸、杀人被逮捕。另一村民汪深兵也在去年6月被乐平警方从南昌抓捕“归案”。
       2003年7月7日,景德镇中院在一审中判处黄志强等四人死刑。
       判决书陈述了他们作案的过程:“当日23时许,程立和、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汪深兵在中店村‘无天底’田间小路上发现被害人蒋泽才、郝某时,上前索要钱财,被害人不从,争执中汪深兵一刀砍在蒋头部,郝某见状逃走,汪深兵追赶。其余4人便各持凶器朝蒋头部、身上乱砍,致使蒋当场死亡。”
       判决中还讲述了郝某被害过程,“随即5人先后对郝某进行轮奸。为灭口,程发根又找来绳子勒郝颈部,其余4人按住郝,将郝勒死,后抬到附近树林掩埋。为灭迹,次日中午,5人抽签决定顺序后依次持刀将郝碎尸,并将尸块装入塑料袋各自拎走四处抛散。”
“未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
       一审宣判后,四人都表示上诉。方春平的父亲方桂水还跑到大街上,对着路人哭诉着冤情:大家来看啊,我儿子冤枉,被错判死刑,司法不公。
       方桂水一直坚信儿子不在现场。他记得在案发后不久,警方曾怀疑方有兵为凶手,但当时小儿子在看家看电视,大儿子方春平和儿媳录的口供可作证,但两年后大儿子被抓时,当时的询问笔录却消失了,负责调查的民警也拒绝作证。
       程发根、程立和也有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程发根的父亲说,当天儿子还到景德镇买摩托车,留有200元的定金便条可作证,次日,儿子嫌摩托车声音不好听就没买,又到景德镇建设银行存款,律师均取了证。而程立和当时正在福建晋江打工,其堂叔和两个朋友可以证明。
       此外,汪深兵的父亲汪水家也说,案发时儿子也在晋江工作,拉黄包车,而且除了邻居程立和,儿子和其他几人都没有来往。
       据尸检报告,被害人蒋泽才的创口都较规则地排布在头部右侧,且有7处钝器伤,这和黄志强四人所供述的乱刀砍死有很大出入。
       案卷材料显示四人作案时没有戴手套,但案卷材料也记载,现场收集到3个兔牌烟盒和27个烟头,此外还有毛巾、红色上衣、高跟鞋、摩托车等物,但警方均未提取指纹。
       被告的辩护律师称,公诉机关认定黄志强等5人对郝某分尸,但除狗叼出的一段手前臂外,至今未能找到关键的人体部位,被告指认的分尸、抛尸地点也均无发现。
       2002年8月,在案件宣告告破两个月后,乐平公安在一份《说明》中也承认本案“未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
       最难解释的是,如果根据判决书,案发次日警方勘察命案现场时,4名被告就出现在离现场不到400米的树林里分尸灭迹。
       一审上诉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也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4人口供前后有明显不一致之处,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重审后,景德镇中院仍维持原判,四人接着上诉。
       2006年5月31日,江西高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原判对4人所犯罪行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鉴于本案具体情况”,改判4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但何为“具体情况”,终审判决并没有做出具体解释。
 “活雷锋”自称是真凶
       虽然案子至今结案已8年,犯案人正在蹲牢,破案警察也已立功升迁,但围绕着案子的各种质疑,至今仍不绝于耳。而同村的方林崽被抓,更让该案扑朔迷离。
       2011年12月4日深夜,乐平市一名三轮车女司机被劫持,丈夫在送了8500元赎金后,女司机才得以安全脱身,此后,其丈夫报警,47岁的方林崽被抓获,警方当场从其身上搜出“一把短斧、一把自制的匕首、两根绳子、三根烟蒂以及现金8500元”。
       警方事后深入调查发现,方林崽还是多宗强奸杀人案的真凶。21天后,乐平公安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2004年以来发生的十余女性被侵害、4起命案成功告破,方林崽涉嫌绑架、强奸、猥亵、抢劫、杀人。
       这一消息让村民们错愕不已。因为在村民眼中,这个个子不高、脑瓜灵光、肯钻研的“活雷锋”,不仅盖房子手艺好,还会修各种家电、农具,而且谁家需要帮助,他都会欣然答应。
       方林崽被捕,是一系列悬案的结束,又是一系列疑云的开始。
       2012年4月21日上午,戴着手铐的方林崽到乐平市赣东北大市场指认现场,看到同村的村民邹兰兰和黄彩华,方林崽勾勾手,示意两人过去。
       “等我靠近时,他突然说‘绿宝超市的老板是我杀的’”。邹兰兰说,方林崽说完这些后,立即被警察捂住嘴带走了。
       黄志强的父亲黄全正记得这样一个细节:一次跟村民们打牌聊起儿子的官司时,方林崽当时坐在一张学生的课桌上说,“你儿子确实是冤的”。
       去年10月30日庭审时,方林崽再次称2000年的那场命案是其所为,并在法庭上问为何不去调查?审判长回应称,公安和检方已经做过笔录,查过了,“没有这个事”。
并未启动复查程序
       黄全正等家属虽然没有当庭见证方林崽的“自首”,但他们还是从律师之口获知了情况,这又让他们燃起了一丝希望。
       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都是家中长子,案发时均已成家并育有子女,就连年龄最小的程立和也有稳定的家庭。
       他们被逮捕后,四位年迈的父亲则背负起了儿子们留下重担,除了养活孙儿,一赚到钱他们就拿去请律师,向各级法院申诉。
       黄全正说,这十来年,案子跑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常年辗转于乐平、景德镇和南昌,他都不记得跑过多少个来回。“光请律师就花了十多万,也没心思干活,还是儿子的清白要紧。”
       早年,黄全正家里还有些地,但为了给儿子请律师,地都抵出去了,老房子也卖了,一家人的生计全靠他打零工,老伴做手工活一个月也能挣个两三百元。
       和黄全正一样,方桂水、程火生(程立和父亲)都是年过六旬的老人,程发根的父亲程文坤已经72岁,他们每年都要到北京一到两次,每个月到景德镇、南昌数次,成了上访专业户,家里的经济上都已山穷水尽。
       但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愿停下来。“每次与儿子通话,他都催促我赶紧申诉,不然方林崽被审判枪毙的话,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黄全正说。
       但启动复查并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律师李和平律师说,方林崽因其他案件被抓,公检法把方作案的犯罪事实限定在一定范围,律师很难介入方林崽案件的程序中,他们只能希望检察机关进行法律监督,并通过外界呼吁引起高层重视。
       据澎湃记者从江西当地了解,目前司法机关并未启动复查程序。
附:“黄志强等抢劫、强奸、杀人案”时间表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江西,乐平,黄志强案,冤案,抢劫,强奸,碎尸录入编辑:李云芳
评论(3) 追问(7)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