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专栏

王缉思专栏:答案不在“国际关系”中

王缉思

2014-08-07 19:50 来自 专栏
       我是一名大学教授,主修国际关系。顾名思义,作为学科的“国际关系”,就是研究中美关系、中日关系、俄罗斯同乌克兰的关系等等国家间关系问题。但是,随着学术经验和人生阅历的增加,我越来越体会到,外交与国际关系是国内政治的折射;而在全球化时代,各国的国内政治相互影响,相互渗透,“国际关系”日益为整个世界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趋势所左右。所以,我的学术兴趣点超越了“国际关系”。
       当今世界各国和人类社会,共同面临着以下几个方面的严峻挑战。
       首先是人口流动加速,城市化瓶颈突出。欧洲发达国家、日本、俄罗斯的本地人口增长缓慢甚至减少,老龄化问题日趋严峻,而非洲、中东、中亚、南亚等地区人口增长迅速。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的移民大幅度增加,一方面为发达国家补充了劳动力,另一方面也加重了发达国家的社会福利负担,激化了一些社会矛盾。伊拉克、叙利亚等地发生战争和动乱,还造成流离失所的大批难民。
       城市化是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但其负面作用也不容忽视。城市化进程加快,加剧了住房、能源、供水、交通、医疗卫生、治安、垃圾处理等诸方面的城市治理难题。人口大规模的跨国流动,还可能使恶性传染病蔓延。
       其次是对水资源、粮食、能源和其他大宗商品的需求大幅度增加。资源的开发和利用远远满足不了日益增长的人类需要。资源的供需矛盾是不少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发生冲突的重要原因。
       第三是地球生态环境恶化。碳排放增加和植被的减少引起的全球气候变化受到巨大关注。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治理水污染、空气污染、土壤污染造成的生态环境问题更是当务之急。
       第四是国家之间、国家内部贫富悬殊加剧,不平等现象更为严重。发达国家的现存民主制度未能缓解收益分配不公问题,而许多国家的法治不健全和政治腐败现象,激起民众对社会现状和当权者的强烈不满。
       第五是民族、族群、宗教、教派矛盾在许多国家都更加突出,并且同国家之间的矛盾相互交织。宗教极端势力、狭隘民族主义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造成暴力恐怖事件频发,领土纠纷凸现。
       第六是个人和小团体作为政治参与者的力量上升,冲击着社会稳定和国家权威。社交媒体迅猛发展,网络安全问题愈发突出。
       上述全球发展趋势中的不利因素,是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的结果,在世界经济增长趋缓的情况下更容易发酵。
       全球性的问题,需要全球性的应对方案。生态危机、能源危机、粮食危机、民族宗教问题、暴恐问题等等,如果不能从世界稳定、人类安全(human security)的大局考虑,通过各个层次的国际机制加以控制和治理,就有可能引发区域性乃至全球性的灾难。100年前发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究其根本原因,主要不在于当时的“国际关系”没有处理好,而在于欧亚大陆各国内部深重的政治、社会、经济危机没有找到出路,其教训值得汲取。
       全球性的应对方案,需要各国政府和社会精英共同研究和探讨。首先,需要强化和完善目前的全球治理机制,特别是金融机制。需要在开发新能源、生态环境治理、网络安全、海上安全、太空安全、核安全等方面,加快跨国合作的步伐。第二,需要确立全人类共同遵守的道德准则,坚守用非暴力手段解决政治争端、民族宗教争端、国际领土争端的原则,共同维护文明底线。第三,提倡各个文明、国家、民族之间相互尊重,相互学习,相互理解,而不能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第四,将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付诸实践,并教育下一代,吸取上个世纪造成人类巨大灾难的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教训,吸取将许多国家带入相互隔绝、相互对抗的冷战的历史教训,避免重蹈覆辙。

***

本文是2014618日,作者在第三届太湖世界文化论坛上的发言稿。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全球治理录入编辑:单雪菱
评论(0) 追问(7)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