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港台来信

官媒连发数弹炮轰香港反对派:“公投”是往黑暗里拽

澎湃讯

2014-06-24 14:09 来自 港台来信
              
香港街头悬挂着全民投票的广告海报。
              
        香港反对派发起的所谓“6·22政改公投”从6月20日就已开始电子投票,到23日参投者据称超69万人。24日出版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题为“‘占中’公投:一场政治闹剧”的文章,称真实得票多寡其实也无关宏旨,文章署名为闵喆。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环球时报》连续两天刊发社评批香港“占中公投”。
       23日《环球时报》刊发题为《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没13亿人多》的社评,称“香港反对派的很多人的眼界小得可怜,需抬眼望整个国家13亿多人的大社会,并且记得这个国家当年是如何制服了英国的“铁娘子”政府,收回了香港。香港反对派不应幻想,当年伦敦倾尽全力做不到的一些事情,他们居然有可能通过纠集一些人‘街闹’做到”,言论立即在港引起强烈反响。
       24日,《环球时报》再次刊发题为《激进反对派要把香港往黑暗拽》的社评文章,称中国不是乌克兰,香港大概也不会有一天沦为基辅或者顿涅茨克。
       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报旗下的一份主打国际新闻的报刊,《环球时报》的言论一直被海内外高度关注。
       以下分别为人民日报海外版24日刊发的《“占中”公投:一场政治闹剧》、以及《环球时报》23日和24日的社评全文。
       
《“占中”公投:一场政治闹剧》        
        香港反对派发起的“6·22”公投,6月22日进入实体投票阶段。此前两天,他们已开启所谓“电子投票”系统,提供了3个违背《基本法》的“特首普选方案”,进行非法“公投”。至22日晚间,反对派宣称已获得69万票,其中约4.8万张是实体票。               
票数太多弄巧成拙
        香港正在进行政制改革咨询,为2017年实现特首普选做准备。《基本法》规定特首人选应由提名委员会提名,但反对派却坚持“公民提名”等不切实际的诉求。香港反对派发起这场为期10天的“全民公投”,宣称若中央不答应,将于7月1日占领香港的心脏——中环。
        “占中投票”组织在香港设置了15个票站。22日,在铜锣湾的投票站前,支持与反对力量发生对峙。反对“占中”的“爱港力量”有数十名成员堵在门口,呼吁市民不要参与,“投票如同将下一代推上战场”。
        所谓60万张电子票,远超“占中”发起人戴耀廷的预期。对此,香港《东方日报》以“数字惊人弄巧反成拙”为题评论称,一个争议不绝的民间投票,短短两天冲破50万,莫说建制派不信,泛民自己也不信。
        香港《文汇报》报道指出,电子投票至少有8大漏洞,包括无IP地址限制,电脑与手机可无限次投票,可冒用他人身份投票,身份证号码可借由程序随机产生等,水分大到无法计算。一名“爱港”成员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在香港社交网站上,有网民自称通过网上身份证生成器,“1小时投了1万票”。               
真实得票多寡也无关宏旨
        真实得票多寡其实也无关宏旨。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21日指出,根据《基本法》及相关法律,香港特区并不存在“全民投票”制度,有关“投票”并没有法律效力。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强调,在香港特区进行任何所谓“公投”均是非法无效的。中联办负责人则表示,所谓“全民投票”活动,既不尊重法律,也不尊重民意,是一种霸道行径,其投票结果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和参考价值,是公然挑战基本法的一场政治闹剧。
        反对派策划“占中”引发市民忧虑。逾40个的士工商团体代表21日在湾仔修顿球场发起反“占中”示威,他们担忧“占中”一旦发生,将对他们的生计及人身安全带来巨大影响。他们认为,发起“占中”者根本无法控制场面,有关行动恐会失控,故要求警方严厉执法,律政司也要加强检控工作,制止某些激进政客与政党利用种种借口,煽动群众做出野蛮行为。
        香港团体“帮港出声”委托顾问公司近日评估,一旦在早上繁忙时间发生“占领中环”,势必对中环交通构成严重影响。报告指出,“占中”一小时内便会全面瘫痪3条海底隧道,130万港岛居民受到不同程度影响;数小时后更会影响港九、新界达300万人。最严重时,紧急车辆如消防车、救护车的服务会受到影响。        
推动民主何需公民抗命
        香港岭南大学香港与华南历史研究部主任刘智鹏接受采访时指出,香港未到需要通过公民抗命推动民主的时候,号称以推动民主为诉求的“占中”行动不仅无助于香港民主进程,其背后搭载的社会意识也以对抗政府为先,不单对香港无益,还将导致香港文明倒退、政府施政受限,甚至危及社会民生。
        他指出,香港拥有世界少有的完备法治系统,也有相对完善的福利制度,社会运作模式亦行之有效,市民基本权利得到充分保障,根本不存在发动公民抗命的诉求理由及环境。刘智鹏说,法治是香港保持安定及持续发展的基础,而“占中”发起人中虽也包括法律学者,却仍要冲击香港运作良好的法治,“我实在难以理解。”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在近日的一个研讨会上说,香港内部过激的争拗,已经拖慢了当年享誉全球的“聪明、勤奋、顽强、高效率、快节奏”的脚步。他呼吁香港不能再当龟兔赛跑中睡觉的兔子,而应站在狮子山下,深究后进的原因。

《激进反对派要把香港往黑暗拽》
  本来很多人以为,香港的“泛民主派”大概会是讲法治、尚文明的力量,要比乌克兰“闹革命”的那拨人“有涵养”。但激进“占中”人士搞的所谓“政改公投”,及他们近来的一系列表现和所宣布的未来打算,却让人看到,这些反对派中的激进力量并未表现出与香港社会繁荣相对应的“素质”,由这些人引导香港的“民主运动”,其前景令人堪忧。
  香港最激进的反对派已经将自己推到法治的对立面。他们组织的所谓“公投”没有宪制性法律依据,用它的“数据”来从事政治斗争,与《基本法》和香港现行法律体系都背道而驰。一个多月前,在乌克兰东部发生了被广泛认为是“非法”的公投,它就是由占领广场的反对派人士发起的。它成了乌克兰混乱局势中非常突出的一环。
  香港激进反对派不断播撒对抗情绪乃至仇恨,沉重打击香港发展民主的社会基础。我们知道,一个高度分裂、信奉“你死我活”法则的社会是无法推行真民主的。具有在重大问题上形成共识的能力,这是民主社会的基石。香港激进反对派早已突破表达诉求的边界,开始迷信在一个法治社会里开展非法的“抗争”。
  他们不讲法,也不讲理,试图将尽可能多的香港市民绑架到他们同港府及中央对抗的“战车”上。为此,他们采取各种手段虚张声势,其中就包括“电子公投”这一“发明创造”。它所呈现的数字充满了造假,却被他们描述成“神圣”的东西。他们根本不在乎这样做对香港会有什么样的长期伤害,他们只追求当下的政治效果,那就是获得同中央对抗的筹码。
  在基辅以及后来的乌克兰东部,还有在曼谷,各色反对派以及“反对派的反对派”都是这么干的。他们提出乍一看“很民主”的要求,以同民主社会格格不入的野蛮方式强行推动之,最终导致社会不同力量的尖锐对抗,暴力冲突从“不可能”成为可能。香港最激进的那批人正自觉或不自觉地将香港朝着黑暗的方向猛拽。
  倒退两年,乌克兰不会有人相信基辅的广场后来会变得“像战场一样”,乌东部居民几个月前也不会相信很快他们将被战乱吞没。香港社会需要知道,一旦政治失控发生,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可能降临。
  当然了,中国不是乌克兰,香港大概也不会有一天沦为基辅或者顿涅茨克。但保障香港繁荣和政治平稳发展的是中央的强大力量,因为有中央维护香港法治尊严的意志,各种非法行动造成的影响最后都要归零。即使过程的长卷中加了些曲折和幻象,结局也早已经写好,只等时间将它翻开。
  香港反对派千万不可以为有一些支持者,就有了同中央搞“实力对抗”的资本。他们急需提高自己的政治洞察力,以便能大体悟出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他们切不可以为自己就是人民,自己就是正义,自己就是合法性的万能源泉。他们需留一份敬畏之心,否则的话,他们早晚会把香港反对派的政治角色彻底搞臭。

《香港非法公投人再多,也没13亿人多》
  香港反对派发起的所谓“6·22政改公投”从6月20日就已开始电子投票,到昨天参投者据称超69万人,这个数字远远超过舆论当初的预估。香港反对派欢天喜地,西方媒体争相评论,他们都认为这次投票已经向北京和港府施加了巨大压力,获得“成功”。
  香港反对派和他们境外的支持者都高估了一次非法闹剧可能产生的效果。中央和港府都不会承认这次投票结果,想由这次投票来决定香港政改的方向,这在内地社会听来实在太可笑了。
  香港只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无中央授权任何组织和机构不能搞“公投”。如果中国各地都搞类似公投,岂不天下大乱。
  香港反对派搞的“电子公投”尤其像是个玩笑,它的作弊空间可以说要多大有多大。谁知道到昨天为止的所谓69万投票人中,有多少是伪造的。全世界还没听说过用网络投票来做重大政治决定的,香港反对派的这一“发明创造”里有太多虚张声势的东西。
  西方媒体说中央因这次投票面临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有意思的是,第一,西方哪一年不对中国施加一些“政治压力”?香港如果平静了,它们就会同中国相安无事吗?第二,西方每一次对中国施压,其实际效果同压力的大小是正相关关系吗?
  “6·22电子投票”的确显示了香港反对派有一定的社会动员能力,他们有可能在香港搞出比人们原先预想更大些的动静。但这又怎么样?退一万步说,就算香港反对派能征集到半数以上的支持,《基本法》就不要了?国家就什么都顺着他们了?
  别说香港反对派搞不定香港多数选民,就算他们一时骗了一大半的香港社会,国家也决不会在涉及主权问题上让步。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是,香港《基本法》同时反映了整个国家的意志,在香港政改的核心问题上,13亿中国人同样有发言权。
  我们相信香港作为一个成熟商业社会所拥有的理性,反对派在香港造势会有一个上升期,但它终有上限。我们不相信香港主流社会在事关香港稳定繁荣的决定性事务上会跟着反对派猛跑,一旦事情走向摊牌,极端反对派被香港社会抛弃决不会有悬念。
  香港反对派需要懂得“物极必反”的道理,他们可以合法表达意愿,在《基本法》框架内追求他们政治利益的最大化。但他们不可有赌徒思想,以为他们可以制造出令中央“无法承受”的压力,直到把中央逼退到底线之外。
  “6·22公投”说到底是一场游戏,反对派入戏太深,以为他们从此掐住了香港政治的咽喉。他们需要清楚,他们根本就没资格做《基本法》的反对派,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手里的牌是零。
  我们知道,在香港反对派的小圈子里,这两天一定“斗志昂扬”,洋溢着“即将胜利”的乐观。不能不说,他们很多人的眼界小得可怜。他们需抬眼望整个国家13亿多人的大社会,并且记得这个国家当年是如何制服了英国的“铁娘子”政府,收回了香港。香港反对派不应幻想,当年伦敦倾尽全力做不到的一些事情,他们居然有可能通过纠集一些人“街闹”做到。
  听到香港反对派“电子公投”的支持者挺多,这对内地是个不愉快的消息。我们将逐渐适应,这就是香港。但《基本法》将岿然不动,香港反对派对此更需适应。他们必须接受一个现实:他们无论怎么折腾,都跳不出《基本法》的掌心。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占中公投,香港,政治录入编辑:李琪
评论(4) 追问(19)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