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外交学人

英国又要分裂?四条主线看西方国家的民族分离运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 韩立群

2014-09-03 19:07 来自 外交学人
事实上,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不少欧洲国家长期存在着民族分离问题。  IC图

       近期,苏格兰独立问题再度升温。苏格兰人计划于今年9月份举行全民公投,决定今后是继续留在联合王国还是恢复三百年前的状态,重新成为一个与英格兰并列的国家,英国正面临自1949年爱尔兰独立以来的又一次分裂。鉴于苏格兰的历史,这显然是一场民族分离运动,在本质上跟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多少有些类似。
       这有些令人不解。现在人们的印象中,民族分离运动好像一直都是发展中国家的专利,发达的英国为何也会陷入国家分裂的境地?这不得不引发我们对西方国家内部的民族分离运动的思考。事实上,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不少欧洲国家长期存在着民族分离问题。
       在这些国家中,比较著名的有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意大利的威尼斯独立运动、加拿大的魁北克独立运动、法国的科西嘉独立运动、比利时的瓦隆族与佛兰芒族的语言之争问题,以及德国国内的土耳其族裔问题等,而英国除了苏格兰还存在北爱尔兰难题。英、德、法、意、加五国均属于七大工业国集团成员,如果把日本潜在的冲绳问题也列入的话,世界七大工业国里面只有美国没有民族问题。这充分显示出民族问题在全球的普遍性,即便是最发达的国家也不例外。
       历史的脉络是观察民族问题的最佳工具,可由四条主线来观察发达国家的民族分离运动。
       第一条主线,是欧洲国家长久以来遗留的历史问题。
       首先是王室联姻等问题引发归属争议。历史上,欧洲各国之间的王室联姻错综复杂。而国土和臣民作为君主的“嫁妆”,其主人也变来变去。有一些君主野心大、能力强,通过联姻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盘。但是被“归并”的那些民族未必就愿意妥协,这就导致了欧洲有些国家长达数百年绵延至今的民族分离运动。如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在中世纪是独立的阿拉贡联合王国。1469年,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一世和阿拉贡国王斐迪南二世结婚,两国合并,西班牙王国诞生。但此后联合王国的政治权力渐渐地向卡斯蒂利亚倾斜,形成了以其为中心的西班牙王国。后来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自治权利又不断被削弱,到18世纪甚至连本地语言都被禁止。泰罗尼亚地区人民的不满长期存在,是其独立运动主要原因。
       其次是国家间征服带来的后遗症。战争是另一种改变版图的办法,但问题是如果征服之后管理得不好,或者是被征服的民族始终拒绝服软,矛盾慢慢就会变大。意大利的威尼斯地区存在着强烈独立愿望,就跟历史上列强之间的争夺直接相关。威尼斯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发源地,原本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从7世纪开始兴起,一直到18世纪被拿破仑占领,共持续了11个世纪之久,自己的文化传统根深蒂固。后来威尼斯先后被法国、奥匈帝国和意大利争夺,1866年在法理上成为意大利的一部分,但直到二战以后才彻底固定下来。威尼斯人始终没有忘记这段历史,二战刚刚结束后一些威尼斯人就又开始着手独立。最近这些年来,威尼斯地区的独立组织多次策划公投。就在今年4月,一些激进分子还试图强行占领“圣马可广场”,向意大利政府施压。
       第二条主线,是全球范围内民族主义思潮和国际民权主义运动的影响。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全球范围内曾掀起过三次大的民族主义浪潮。其中,第三次民族主义浪潮发生在上世纪80-90年代,最为突出的表现是地方分离主义运动,即多民族国家中的一些非主体民族以民族主义为强化民族意识和对抗异族影响的武器,保护民族文化遗产,争取民族自治以至分离权利。这一时期的分离主义在全球产生了一系列重大影响,其中之一就是加速了苏联的解体。这波浪潮席卷全球,西方发达国家也难独善其身。这些新思潮给一些西方国家内部的独立思想苗头提供了养分,他们迅速发展壮大。同时,上世纪60年代的国际民权主义运动也对发达国家的民族问题起到了煽风点火的作用。英国的北爱尔兰问题、西班牙的巴斯克问题和意大利的威尼斯问题开始回潮或者加重,有些还朝着暴力化的方向发展。
       第三条主线,是长久以来的利益分配不公引发非主体民族的不满。上述两条主线所提出的问题,无论是历史征服还是国际思潮,更多是情感上的不满,并不一定就导致民族分离问题的激化。而若是在主体民族和非主体民族之间长期存在利益分配不公,那么独立分子就很容易寻得民间的支持。在欧洲,这种不公主要体现在税负上。比如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最富庶的地区,以不到10%的人口承担了全国20%的税收,当地人对于这种税负结构十分不满。再如威尼斯的富人对于承担高额税负也极其不满,2014年初,一些人指出威尼斯每年上缴710亿欧元的税給中央政府,却只有不到210亿欧元的钱被用于本地。不少独立分子以闹独立为牌,实际是跟中央政府施压,要求改善利益分配结构。从这一点上来讲,即使是独立分子内部也难以统一,有些人可能怀有理想主义,有些人却只为利益而争。
       第四条主线,是新世纪以来发达国家愈演愈烈的社会撕裂现象与后现代国家观念的杂糅。金融危机以来,随着发达国家贫富差距拉大、失业问题长期难解,社会福利、医疗教育难有突破,社会不公正日趋严重,以及移民问题的加重,导致其社会整体凝聚力显著下降。但是,少数族裔等小群体内部的凝聚力却在上升,社会撕裂愈加明显,政治极化愈加严重,给政府治理带来巨大挑战。与此同时,后现代国家观念在西方国家中越来越流行,他们对传统的国家主权观进行反思与批判,强调多维的主权观,鼓吹民主、人权至上的道德观,对分离主义表示同情与理解。更严峻的是,现象与理念的变化有了网络这个前所未有的武器,使得政府非常难办。这是英国没有对苏格兰独立运动采取强硬手段的原因之一,在英国议会内部,有不少人就持有后现代的国家观念。
       总体而言,前两条主线是人们无法改变的,要解决问题,恐怕只能从后两条主线上下功夫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格兰,独立,公投,民族分离录入编辑:杨小舟
评论(2) 追问(5)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