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运动家

无论如何,把脚后跟留给敌人总是很危险的

李霄峰 著名作家

2014-06-24 23:42 来自 运动家
荷兰队的德派在庆祝进球。小组三战全胜的他们昂首晋级16强。 IC 图

       我几乎忘了荷兰队究竟是一支怎样的队伍。我记得不少关于他们的神话和比喻,从西西弗斯到阿基里斯,从郁金香到全攻全守,这一切洋溢着象征。和艺术一样,竞技是游戏的一种,而游戏的强度到达了顶点,一切就都是象征。
       荷兰队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一直给我一个强烈的印象,像是一个伟大的失败者。换句话说,失败者一旦用自己坚持的方式赢了,他的拥簇们将欢呼雀跃:失败者如果赢到了最后,人们会感慨:坚持总能成功;失败者如果这么一直赢下去,那些隐匿在黑夜里的光环也就散去,会成为众矢射往的太阳。
       今天当我搬出许久未打开的电视,坐在沙发上准备好看球赛时,已经意兴阑珊,和女朋友在微信上聊天,她问我荷兰队的特点是不是上半场进攻,下半场防守,我觉得很有趣,严肃与荒诞之间的窗户纸被她捅破了。
        我们还聊到了梵高美术馆,和今天擅长包装自己的艺术家不同,梵高长得更像一个农民,事实上真正伟大的艺术都是诞生在这样的人手里,正如赛场上的罗本,每次看到他我都觉得他家里应该有几亩地来满足耕作的乐趣。
       我以仅存的足球知识和女友科普了一下“全攻全守”的特点。女友听完觉得荷兰队像一群赤脚踢球的阿基里斯:“无论如何,把脚后跟留给敌人总是很危险的。”她说。是的,只有心无旁骛走在前面的人才会让敌人看见他的脚踝。
       前不久我刚刚结束自己的电影处女作《少女哪吒》的拍摄,正在后期制作的阶段。从一个虚构的世界里出来,我很久不能自拔,对这个世界里的很多事都感到有些莫名。我的心离输赢很远,也离竞技的狂热很远,今天我有点像一个白痴,看着画面上的两群人围着一只足球拼抢,脑子里却想着另一个问题:为什么?
       为什么输赢能引起你们的狂热?
       为什么另一个国家的足球队员会成为你们的偶像并冠以亲昵的称呼?
       为什么明明与你们毫无关系的事物总被说成神话,而近在眼前的却毫无兴趣?
       当然,这样的问题最后总被归结到生存的意义。
       而这些答案一旦被落到实处,也就失去了选择的可能。
       这是个资本与政治联手推动的世界,电视上的球员们有如一张张扑克牌,本质上来说,它跟每个人用手机玩斗地主并没有什么区别。
       要命的是,电影在这个世界也是如此。我曾在一篇文章里写:电影人需要和资本和政治战斗,要知道自己才是掌握摘星之权的那个人。
       阿基里斯到底有什么魅力?他的脚踝为什么那么软弱而又引人瞩目地成为众矢之的?
       因为他的脚踝上悬着太阳和星星。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荷兰队,阿基里斯录入编辑:腾飞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