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念斌案再开庭,8年4次判死后突然冒出大量新证据

澎湃记者 马世鹏

2014-07-25 19:14 来自 一号专案
2014年6月24日,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在车窗旁。念建兰相信弟弟是无辜的,为了给弟弟伸冤,八年来她放弃了一切,放弃了正常的生活。  澎湃记者 鲁海涛 图

       历经四次死刑判决之后,念斌的生死依然悬而未决。
       6月25日,念斌投毒案迎来第三次二审的第二次开庭,距离去年7月第一次开庭,福建高院中断该案的庭审已近一年。
       2013年以来,最高法6次批准该案延期审理、办案人员出庭作证、控辩双方邀请专家证人出庭交锋,使该案成为新刑诉法实施以来最受关注的悬案之一。
       去年开庭,办案人员出庭被视为该案的一大突破,证据文书上日期倒签、警方提交的审讯录像不完整、司法检验程序不合规等问题得到证实,最重要的是,警方作为定案依据的毒物检验结论受到专家的质疑。
       据澎湃记者了解,此次开庭,检方忽然向法院提交了大量8年来从未提交过的“新证据”,包括警方“意外发现”的毒物鉴定原始数据和中心现场照片。
       去年7月,控辩双方激烈辩论4天3夜后,庭审忽然中断,一年后的此次庭审,被视为控辩双方最后摊牌的时刻:念斌,这位在高墙内生死轮回了八年的疑犯,能否等来最后的判决?
悬念一:多次延期之后能否判决?
       2006年6月28日,福州市平潭县澳前镇两名儿童中毒身亡,念斌被指控投毒杀人。此后,该案在福州中院、福建高院乃至最高法之间轮回审判8年,法院作出4次死刑判决或裁定,都未能执行。念斌始终坚称,其在警方的刑讯逼供和威胁下才做出了有罪供述。
       2008年2月,福州中院一审判决念斌死刑,福建省高院第一次二审认为此案证据不足,发回福州中院重审,福州中院再次判处念斌死刑。当念斌再次上诉时,2010年4月,福建省高院第二次二审裁定维持死刑判决,后该案移交至最高法进行死刑复核。
       最高法对该案极为重视,复核法官来到福州当面提讯念斌,并专门约见念斌的律师。2010年10月,最高法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不核准念斌死刑,发回福建省高院重审,福建省高院亦发回福州中院重审。2011年11月24日,福州中院第三次判处念斌死刑。
       该案又一次进入二审程序后,福建省高院数次延期,迟迟未判。在最高法两次批准延期审理之后,福建省高院才于去年7月第一次开庭,此次开庭仍然未能宣判,先后又经历四次延期,时隔近一年之后,才决定于今年6月25日再次开庭。
       再过一个月,2006年8月被捕的念斌将在看守所里过完第8个年头。如今的念斌命悬一线,手脚带着镣铐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内翘首等待决定生死的判决。此次庭审能否宣判、将如何宣判,成为本案的最大悬念。
悬念二:检验结论涉嫌造假,是否会作为非法证据排除?
       在相关物证中检出氟乙酸盐鼠药成份的司法检验结论,是本案最关键的证据,以往的历次有罪判决中,法院认定念斌使用氟乙酸盐鼠药投毒致人死亡。念斌的辩护律师张燕生称,这些检验结论所依据的数据存在造假嫌疑,应该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如,警方称从案发现场水壶里的水中检测出毒物成份,但这些水却是装在矿泉水瓶里送检的,而警方在水壶上却没有检出有毒成份。操作的不规范和结果的不合理不免让人质疑,“矿泉水瓶里的水究竟是不是水壶里的水?水壶里的水倒入矿泉水瓶会不会受到污染?”
       此外,该案多分检验报告中检验物送检的时间早于检测的时间,这意味着还没有进行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
       京港两地毒物检验专家曾受邀,作为辩方专家对警方的检验报告和依据的原始数据进行了论证。专家发现,检验结论所依据的数据图中,一份标示为“死者尿液样本”的数据图与另一标示为“标样”的数据图竟然来自同一样本。这意味着,从该尿液样本中得出的含有毒物成分的结论,依据是对实验室内含毒样本的检测数据。
       此外,一份标示为“死者心血”的质谱图与另一标示为“死者呕吐物”的质谱图亦来自同一样本,而这一样本检测数据来源不明。
       警方对专家提出的疑点并不否认,在庭前提交说明解释称,系归档失误。
       “对于该案毒物检验报告的检测结果,辩方专家认为按照标准应该是未检出毒物,而控方邀请的专家对此前的检测结果予以支持,双方专家将共同出庭辩论,法院将如何对这些结果进行判定,是本案最大的焦点。”张燕生说。
悬念三:8年后发现的现场照片是真的吗?
       此次开庭前的庭前会议上,张燕生要求警方对证据“关门”,出具完整的证据,因为“历次庭审,警方没有提交新的证据,而是对旧证据的疑点说明补充和加强。就像‘挤牙膏’,提出一个疑点,警方就做一个说明”,这个要求得到了法院的允诺。
       据澎湃记者了解,此次检方向法院提交了大量此前从未提交的证据,包括“意外发现”的153份毒物鉴定原始数据和数张中心现场照片。
       该案毒物检验原始数据的提交曾经一波三折。“起初警方说相关数据丢失,去年7月开庭前几天才提交了26张数据图,我们发现这些数据图有很多疑点,警方这次开庭又提交了153张数据图。”张燕生告诉澎湃记者。
       据悉,福州市公安局2014年1月6日向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发函称,153张数据图,是在“整理念斌案的相关资料”时发现,可以进一步佐证原有的鉴定结论。
       巧合的是,去年开庭之后,平潭警方也在整理材料时发现了2006年7月27日念斌案的现场照片,并将其提交给福建省高院。张燕生说,此前警方提交的现场录像及照片,始终看不到该案完整的中心现场,在警方此次提交的中心现场照片上,可以发现更多的疑点。
       “至于疑点是什么,开庭的时候再说。”张燕生说。
悬念四:指引翻供的明信片从何而来?
       审阅此次开庭前警方提交的新证据时,张燕生惊奇地发现,警方又找到了8年前的“新线索”。
       平潭县公安局于今年1月7日向平潭县检察院发函,称2013年底平潭县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念斌在平潭县看守所羁押期间,向同监室人员讲述投毒原因、毒物来源、投放方式和部位等作案的细节,同时还发现念斌收到一封明信片,指引其翻供。
       福建省检察院据此线索进行调查,询问了5个2006年曾和念斌关在平潭县看守所同一监室的人,其中有两人称:念斌曾收到一张明信片,之后开始翻供,听念斌说是他姐姐念建兰写的。
       一名叫念思平的证人称,念斌被关进看守所后曾向他讲述作案细节,一天半夜,念斌在一张写满字的明信片上看出了四个字——“你去翻供”。念思平称,他看到这四个字分别是四句话的首字,“藏得非常好”,“之后念斌就到处问别人翻供利弊和要怎么翻”。
       不过,福建省检察院询问的其他三个证人,均表示未听说过此事,只是听念斌说过曾遭到警方的刑讯逼供。
       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对澎湃记者发誓,送明信片根本是子虚乌有,“念斌被关在看守所之后,看守所说是重大案件,不能与家人通信,每次送东西过去,管教都要仔细搜查。”
       当时的看守所管教林跃峰也向福建省检察院作证说:“按照规定,未决犯可以通信,但需要内勤检查,所长把关,每个月会大检查四次,管教干部小检查一周一次。没有发现念斌受到家里的书信。”
       “为什么警方在8年后才发现这个线索?为什么这时候发现?是怎么发现的?”这些都让张燕生无法理解,她已经申请念思平和另外一个自称看到过明信片的证人游天富出庭质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福建念斌投毒案录入编辑:李云芳
评论(6) 追问(8)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