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命案必破:福建警方12天破物证不足念斌投毒案

澎湃记者 马世鹏 发自福建福州

2014-07-25 20:39 来自 一号专案
6月24日,念斌的姐姐念建兰正在打电话。  澎湃新闻  鲁海涛 图

       对于8年前那起导致两名儿童死亡的中毒事件,福州市平潭县澳前镇人依然印象深刻。
       当年,32岁的丁云虾在丈夫因海难故去后,独自带着三个孩子,租住在澳前镇澳前17号陈炎娇的家里,同时租用陈炎娇家的临街店铺开食杂店。陈炎娇同样因海难丧夫,与丁云虾同病相怜,关系甚好,两家共用天井里的厨房。
       2006年7月27日傍晚,丁云虾家和陈炎娇家一同吃晚饭,两家分别吃自家煮的稀饭,一起吃丁云虾家铝壶中的水做的青椒炒鱿鱼和煮杂鱼。当晚10时左右,丁云虾8岁的女儿俞悦首先出现中毒症状,随后,她10岁的大儿子俞攀和6岁的小儿子俞涵也开始呕吐。
       丁家亲属赶到后,对孩子用尽了偏方仍于事无补,直至28日凌晨送往平潭县医院治疗。期间,陈炎娇及其女儿念福珠也出现中毒症状。
       在平潭县医院,俞攀和俞悦的病情持续恶化,于28日凌晨2点50分和5点20分相继死亡,俞涵得到救治。其余出现中毒症状者被送往省立医院治疗,所幸并无大碍。
       在医院的诊断中,两名死者被认为是食物中毒,其症状和鼠药中毒相似,警方介入调查后,初步认定是“人为投毒”。
命案必破
       两条年幼的生命突然故去,立即引起平潭县政府的重视,平潭卫生防疫部门和平潭县公安局在死者死亡一小时之内迅速介入,平潭县公安局局长林捷亲自指挥现场勘查,由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带领的技侦人员与平潭县技侦人员组成专案组调查,时任福州市公安局局长多次过问案情。
       平潭警方于7月28日当天即决定立案,根据规定,警方立案的条件是有犯罪事实存在并需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意味着平潭警方认为中毒事件系人为因素导致,但此时,死者的死因尚未查清。
       立案后,平潭警方朝“投毒杀人”的方向,调查死者家庭的社会矛盾,并查找毒源。2006年7月30日,警方陆续从死者的心血和呕吐物中检验出氟乙酸盐有毒成份,认为死者系氟乙酸盐鼠药中毒死亡。
       随后,警方从念斌食杂店通往案发现场的门的门把手上检出氟乙酸盐离子碎片,认为念斌及其妻子有重大作案嫌疑。念斌同样租用陈炎娇的门面开食杂店,与丁云虾的食杂店仅一墙之隔。
       根据警方提供的办案经过,2006年8月7日,警方对念斌测谎,念斌没有通过,当天被留置盘问。8月8日,念斌作出有罪供述:2006年7月27日凌晨1时,他将浸泡过鼠药的水倒入丁云虾家烧水的铝壶中,原因是丁云虾7月26日晚抢走了一个要买一包香烟的顾客,他想让丁云虾“肚子痛,拉稀”。
       至此,这起被警方称为“2006.7.27投毒案”的命案在12天内告破。随后,破案的消息在当地电视台连续多天滚动播报。
       据当年当地媒体的报道,此案由福州市、县两级公安机关联手攻坚,省公安厅挂牌督办,还被列为福建省2006年十大刑事案件之一。
       2006年8月,平潭县委、县政府对3起特大刑事案件有功人员通报表彰并颁发奖金共计5.6万元,其中包括念斌投毒案。福建媒体报道称,由县委、县政府为破案有功人员举行如此“大规模、高规格”的表彰会,在平潭公安史上尚属首次。
       2006年的福州公安,以“命案必破”为目标。据了解,“命案必破”的目标由公安部于2004年提出,公安部还拨款300万奖励补助破获重大命案的干警。
       2005年,为实现“命案必破”,福州市公安建立了命案侦破“八大机制”,要求落实各级领导侦破命案责任,市公安局决定对所有现行杀人和持枪伤害致死案件实行挂牌督办,建立网上量化考核和评比表彰机制,将考评总名次抄报当地党委政府。
       福州市公安局在命案侦破“八大机制”中特别要求,对命案预审攻坚实行全程录音或录像,防止犯罪嫌疑人翻供,确保命案批捕率和移送起诉率均达100%。讽刺的是,福州市检察院提审念斌时,念斌开始翻供,称其有罪供述系在办案人员的殴打和威胁下作出,而警方却无法向法院提交完整的审讯录像。
       念斌在法庭陈述中称,两个办案人员游经飞和翁其峰对其刑讯逼供,翁其峰用竹签往他的肋骨之间插,用小榔头垫书敲他,“隔山打牛”。他痛不欲生,曾咬舌反抗。
       对于念斌的咬舌行为,平潭警方曾这样解释:进入预审攻坚阶段,平潭县刑侦大队队长游经飞等三人组成预审小组对念斌做“思想动员”,询问至2006年8月8日凌晨3点时,突然发现念斌咬舌。但是,警方未向法院提交这一时段的预审录像。
“支离破碎的证据”
       案卷记载,该案侦查之初,将警方注意力引向念斌的,即念斌食杂店通往案发现场的门外侧的门把手,警方称在门把手上检出了氟乙酸盐离子碎片,而作为证据向法院提交的,则是由福州市公安局出具的《理化检验分析意见书》,“倾向于认定门把上的残留物含有氟乙酸盐”。
       对于这样的“倾向性认定”,念斌的辩护律师张燕生认为,如此重大的人命案件,检验结果应该是肯定的结论,不应是主观的倾向性分析意见。对此,警方解释称,对门把手的分析意见是为提供侦查方向。张燕生质疑:“通往案发现场的门有多个,都有门把手,为什么只提取了念斌门上的门把?”
       另外,根据念斌的“有罪供述”,他在自己的食杂店内配制好毒水,然后两次通过通往本案现场的门实施投毒并回到食杂店。门是朝向食杂店内打开的,但警方在门外侧的门把上检处氟乙酸盐离子,却没有在门内侧的门闩上检出氟乙酸盐的痕迹。
       而且,在侦查之初,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多项物证进行检验,都未发现有毒成份。
       然而,平潭警方又称,在念斌作出有罪供述之后,才又重新提取了现场的铝壶、高压锅。经检验,在高压锅残留物及水壶的水中检出氟乙酸盐成份,与念斌的口供相印证。
       “案发当天警方就提取了案发现场的水进行检验,为何偏偏没有对水壶里的水进行检验,要在念斌交代之后才去检验?”张燕生曾多次在法庭上提出这样的质疑。
       此外,根据念斌的口供,其将浸泡过鼠药的水经水壶的壶嘴倒入,而警方却未在水壶的壶嘴上检处氟乙酸盐成份。但警方称,水壶里的水是装在矿泉水瓶里送检的。
       “矿泉水瓶里的水究竟是不是水壶里的水?水壶里的水倒入矿泉水平会不会受到污染?”张燕生对澎湃记者表示,她无法相信警方的说法。
       案卷显示,在本案所有证据中,警方始终未找到作为氟乙酸盐来源的鼠药。在根据念斌供述找到的卖药老人家中,警方也未能找到鼠药原物,只是从制备鼠药的工具中检出了氟乙酸盐成分,而该成分又无法证明与死者体内的毒物成分同源,念斌甚至和卖药人无法相互辨认。
       “念斌家里没有鼠药,现场没有念斌指纹,如果没有念斌的口供,该案所有证据放在死者的其他邻居身上都适用。”念斌的另一位律师斯伟江认为,该案证据支离破碎,无法形成锁链。
       警方提供的办案经过也显示,2006年8月7日晚,平潭警方对念斌留置审查至深夜,未能突破,部分侦查人员亦认为对念斌的怀疑依据不足。但当时的平潭县公安局副局长张秋生、福州市刑侦支队三大队大队长魏贞文等人研究认为,“不能轻易放弃”。直到念斌做出有罪供述之后,证据才得到补充。
绵延的仇恨
       福州市平潭县,位于福建省东部海域,是大陆距台湾最近的一个岛县,由众多的岛屿组成。澳前镇则位于平潭县主岛东部,面朝大海,是一个平静的渔港小镇,镇上人多以打鱼或养鱼为生。
       提起8年前的这起命案,澳前镇人依然印象深刻。当年警方在案发后12天即当众宣告案件侦破:投毒者系死者的邻居念斌,动机竟然是因为一包烟的生意。
       “当年公安带着念斌指认现场,大街小巷的人都来围观,人们都在讨论。”一位村民说。
       破案的消息点燃了两个家庭的仇恨,死者家属一百多人到念斌家里多次打砸,在死者下葬那天,还焚烧了念斌家里的棉被和家具。念斌的父母不得已只好躲避在福州的亲戚家里,念斌的父亲在念斌被捕后一蹶不振,三个月后郁郁而亡。念斌的母亲则精神失常,在去年春节去世。
       “如果是念斌投毒,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念斌的父亲去世前说。
       而案件的另一方,因海难丧夫的丁云虾,在一对儿女死去后整日以泪洗面,靠亲戚接济度日。死者的爷爷和奶奶每次庭审时,都举着两个孩子的照片,对念斌的家属和律师投以仇恨的目光。
       如今,丁云虾和念斌的食杂店在澳前镇早已成为往事,原来的店铺已成为一个手机专卖店,渔港小镇早已恢复平静。
       但听到8年前的那起命案至今未判,许多村民依然唏嘘:“两个孩子死了,你说能不可怜?但如果是公安办错了案,估计也要处理几个。”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福建念斌投毒案录入编辑:鲍志恒
评论(3) 追问(11)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