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思想市场

遁入虚无:文艺工作者与毒品

澎湃记者 李丹

2014-06-27 10:37 来自 思想市场
       毒品和致幻剂的诱惑在哪里?当你服下,会发现自己进入了一种令人愉快的麻醉状态,想象力突然变得丰富,对周围世界的感知也发生了变化。眼前出现了一系列活动的图像,具有万花筒般的鲜艳色彩,那些在日常生活中被忽略了的物体突然变得生动起来,桌椅板凳都似乎有了生命,听到的每个声音都像是投在平静水面上的一颗石子,让眼前这些奇妙的色彩产生一圈圈涟漪。一个有过亲身经验的朋友曾经描述:他看见时间成了切片状。
       这是搞艺术的人梦寐以求的。
       根据资料描述, 这种美妙的境界,就是 LSD的发明人瑞士桑多斯公司的霍夫曼博士在1943年第一次无意间尝到自己所合成的这种化学品时体验到的。三天后,霍夫曼有意服食了250微克LSD,随后与助手骑自行车回家,骑车途中药性发作,因为博士服用的剂量过大,他的思维完全紊乱,话也说不完整,感到天旋地转仿佛被一面面哈哈镜包围了,周围的景物完全变了形。
       当时霍夫曼还不知道,LSD将怎样成为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的象征。
       上世纪50年代,在艺术家圈子里流行的还是大麻, LSD还罕为人知。到了60年代,美国嬉皮士文化盛行,LSD成了那些追求自我解放的年轻人的“快乐仙丹”,电影明星加利·格兰特、杰克·尼科尔森、彼得·方达,几乎所有的垮掉派诗人和爵士乐演奏家都曾经服用过LSD,嚎叫的诗人金斯堡宣称:吸毒损害不了先锋诗人。
       吸毒究竟会不会毁了一个文艺工作者?
       说到中国吸毒而自毁的文艺工作者,首当其冲贾宏声,他几乎是一个时代的伤痕。他创造了一个吸毒者的经典形象,孱弱的,敏感的,爱好西方文艺和摇滚乐的,叛逆的,撕心裂肺的。他是内地第一个自己承认吸毒的艺人,戒毒以后拍摄的根据吸毒经历改编的电影《昨天》把他扒光在所有人面前,触目惊心。
       贾宏声和屡次吸毒被抓的张元是同代人,这代电影人是拧巴的、苦逼的,他们不是仙风道骨的嬉皮士,离中国古代服食致幻“五石散”谈论玄学的魏晋风度更是相去甚远。贾宏声的形象是屈辱的,在分不清是虚荣幼稚还是为了艺术开始接触药物,药物给他带来过狂喜,也带来更深的痛苦。他鄙视自己的出身,把列侬视为教主,怨恨自己的父亲没有英国血统,药物则能帮他离开平庸的现实。而张元曾在划船嗑药时误把工作人员亮起的灯当作警察信号,纵身一跃跳入水中。这个形象同样是滑稽和屈辱的。当药物被列进“黄赌毒”成为法制官方话语的一部分,其包含的精神含义也在迅速被抽离。
       贾宏声的自杀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新的时代再也不相信死磕。中国和国外皆是如此。新时代的毒品特征,似乎与叛逆的嬉皮风和new age精神都渐行渐远,精神意义在削减,反而与一种温文的消费文化连结在一起。摇头丸的名声在新世纪已经臭了,在过去10年,摇头丸的主要成分MDMA以莫利(Molly)的身份回到了俱乐部。莫利是粉末状或晶体状的MDMA,那意味着它的纯度和安全性更高,比摇头丸更温和、更可接近。由于这个新名字很友好,得到了小心谨慎的新一代迷恋者的追随,这代人从未参加过锐舞派对,以对食物、咖啡和服装的谨慎选择而闻名。像上一代喜爱大麻的那些人歌颂大麻烟的优点那样,他们辩称莫利感觉更天然,基本上无害。
       大胆而不受欢迎的导演加斯帕·诺用电影《遁入虚无》展现了嗑药者眼中的世界,全片基本由闪烁的主观镜头所组成,镜头充当了主人公的眼睛,他嗑药跑路,灵魂上天,展现了极度迷幻和虚无的世界。也许真的碰触到了吸毒者的内心。
       狂喜过后是坠落,也许是更加不可忍受的空虚和黑暗。张元说毒品让他变得更自闭、更猜疑,没有思考的能力,这也导致他在吸毒后的电影作品被认为“没有力量”。如果说毒品的好处在于使人切换到一种更高更欣悦的意识状态,很多灵修者不赞成用毒品来达到更高的精神状态。
       在巫术时代,人们开始使用这些可以改变意识的植物,来帮助人打开对神圣身份、神性临在、以及对造物者的感知。使用这些植物也会增强精神感应的能力,同时也会有超常的听力、眼力、心灵占卜力、以及其他类似的灵性能力。随着霍夫曼发明LSD、舒尔茨发明摇头丸和两百多种致幻剂,用化学合成的方法来改变意识状态也成为现代性的一个表征。巫师唐望的致幻蘑菇早已成为人类学遗迹。虽然通过药物能达到与宗教体验类似的状态,总是会被视为一种堕落。
       也许堕落和黑暗,也是让艺术工作者着迷的。宁财神曾说服用毒品才能与撒旦交谈,这等于成为把灵魂卖给撒旦的浮士德,承受多少只有当事人知道。
       有这样一个哥们,用画记录下了吸食各种药物后的状态。艺术家Bryan Lewis Saunders在1995年突然决定每天帮自己画自画像,并且服用各种各样的毒品或禁药(似乎都是较为软性的毒品),让这些药物影响自己的画画风格。下面是一些药物在他身上造成的影响。

一杯苦艾酒
1/2克可卡因

吗啡(剂量未知)


安非他命

吸入剂(期间和之后)

墨西哥迷幻鼠尾草(主要是之后)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艺工作者,艺术录入编辑:李丹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