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外交学人

百年后的海上扩张:亚洲是否在重蹈欧洲覆辙?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防卫学系教授 Geoffrey Till

2014-06-29 10:36 来自 外交学人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在海上进行编队补给。近年来,中国海军的航迹遍布了世界主要海区,新型海军舰艇的服役,使得中国海军的战斗力得到大幅度提升。
       历史学家通常认为,英国和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海军军备竞赛毒害了两国关系,而且可能是引起战争的重要因素。正因为如此,看到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明显的海军现代化过程,许多媒体和专家担心海军军备竞赛事实上正在发生,并可能带来某些恶果。他们认为,就如同其它军备竞赛一样,这种发展可能会自己形成某种动力,浪费金钱,恶化国家之间本已紧张的关系,威胁整个区域的稳定。海军并不仅仅只是简单反映和表达国家外交政策,而且能影响决定政策。冲突从而成为极大可能。
       这种担心很容易理解。毫无疑问,巨额金钱正在被史无前例地花费在海军力量上,事实上,这是400年来第一次亚洲国家在海军上的开支超过欧洲国家。即时效应非常明显,这一区域的海军现代化正在显著提高海上攻击和防御能力。只需看看:马来西亚“鲉鱼”、越南“基洛”、印度前所未有的海军建设项目、中国的航空母舰“辽宁号”和新航母杀手锏,澳大利亚的新两栖舰艇和潜艇计划、日本的“宙斯盾”反导系统,以及美国宣布准备将60%的海军部署至这一地区。
亚洲海上冲突加剧
       这一切都似乎同中国东海和南海日益加剧的海上冲突相关。这一冲突频发的复杂地区因为其资源和战略重要性正在引来更多关注。除此之外还存在着更加具体的矛盾,专家正在讨论中国的“反介入”战略和能力与美国空海战计划两者之间竞争的程度和影响。许多中国学者认为空海战直接针对中国。美国则否认这一说法,宣称这并不针对中国或任何具体国家,而是针对全球与日俱增的海军“海上隔绝”能力——即阻止其它海军力量在海洋中自由活动的意图。其经典案例是韩国的“天安”沉船事件,朝鲜声称有46名水手在此事件中丧生。这又是一次危险的海上军备竞赛,一场攻击力量与防御力量而非两个特定国家之间的较量。
       当来自不同国家的战舰(或者甚至是海上警卫队船只)在距离接近的争议地带活动时,发生意外事故的危险总是存在,这并非任何国家想要看到的结局,但是总有可能发生,而且会很容易引起危机甚至冲突。亚洲的问题是国家的海上意图和运行程序的透明度较低,一旦意外发生,海上力量应该如何处理也没有明确的条约指导。这样的条约当然存在,但是大多数观察家认为它们的约束力和实用性较差,甚至比不上冷战期间西方和苏联的海上条约。正如我们所熟知,条约存在于纸上,但是当你拿起电话,不存在一个“对方”愿意或是被授权同你对话。除此之外,这一地区的民族主义也在抬头。每一次海上事故都会在社交媒体上引起民族主义反响,各国政府很难不将之看做是对于自己能否有能力维护国家利益的一种考验。这一切听起来都像是一战前欧洲各国人民和政府的“无畏号狂热”——最终导致了一战爆发。
欧洲的“无畏号狂热”
       问题随之而来:亚洲是否会走上同样的道路?海军力量的扩张是否会威胁稳定、引起进一步冲突甚至是战争?但是首先让我们先看看欧洲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海军军备竞争始于1904年,英国最先开始建造突破性的“无畏号”。这些战舰如此先进,让其前辈似乎在一夜之间彻底过气。之后英国人在三年中下令继续建造12艘“无畏号”。作为当时欧洲政治中正在崛起的对手,德国很快以自己的建造计划相回应。由于英国人对德国计划不甚明了,他们做了最坏的想象,也增加了自己的力量。因此,法国、奥地利、意大利和俄国(以及日本和美国)也各自动作起来。这一竞争中产生了两种维度,一种是在战舰的数量上,一种是在质量上。国家投入越来越多的金钱,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恶化。最后,战争于1914年爆发。
        1909年,英国外交大臣格雷勋爵预见到了这一竞争性海军现代化的恶果。他说:“欧洲的各大国正在将近50%的收入花费在海军和军事准备上……这些都是彼此杀戮的准备。当然,这些花费是对于文明的一种讽刺……如果这种情况继续,我相信迟早文明会被吞噬。”对亚洲可能走上同一条道路的担忧由此而来。
现代亚洲海上形势不同于一战时的欧洲
        尽管从表面上看,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欧洲的海上形势其实同现代亚洲差别非常大。英国和德国的“无畏号”之争和军事开支需要大量国家财政支持,几乎穷尽整个政府开支的一半。但是,现代国家投入军事力量的开支(而非其它政府投资形式)只占国家财富比例的极小一部分。除了一小部分例外(如美国、新加坡、印度和中国),这一区域的其它国家防务开支只占GDP的1%-2%。GDP的不断增长也意味着这同一战前海军开支的投入程度和重要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另一重要差别是现在的技术突破程度比起当时要低得多。1909年英国建造起革命性的“无敌号”时,这是一种全新的船只,让所有当时存在的重量级舰艇在一夜之间过时,这也意味着德国、法国以及所有其它国家都必须有所行动。其结果是在技术上发生了质性竞争,最终导致国际关系的不稳,这一竞争发展速度如此之快——事实上,在“无敌号”1916年在战争中被击沉时,其本身已经被淘汰。当然,现在发生的海军力量发展也同质量有关,但是完全不能与当时的程度相比较。
       此外,德国的“无畏号”被特别设计为在西欧北海中运行,耐力和载人能力都有限。他们唯一的对手当时只有英国皇家海军。意识到这点之后,英国人也将自己的重心放在了北海,关闭了其它地方的海军站点。对双方来说,北海被视作是最重要的海上战场,新基地被逐一建立起来。其结果是双方直接将武器对准彼此,他们的思维完全集中在单一的危险局面上——当然,这主要是德国人,英国人还在关心着地中海局势和全球海洋线上的沟通,因为这是维系大英帝国的纽带。如今在亚洲,朝鲜和韩国互相有着小范围的对立,印度和巴基斯坦也显然敌对,还有叫人担忧的中日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一切都聚集在这块小小的海洋之上。
        然而,当时与现在有一处非常大的差别。尽管在一战前欧洲海军之间也非常了解彼此,但他们从未曾联手对付共同威胁,比如海盗、自然灾害或是国际恐怖主义,这是如今亚洲海军所做的一切。亚洲海军彼此协作,参与彼此的演习,比欧洲人100年之前的的沟通要频繁得多。“亚洲方式”——经济互相依赖的程度与日俱增、如东盟这样的跨国区域性组织——虽然有一定局限,但也限制了竞争的习惯,更多鼓励合作。区域海军因此也互相合作携手打击共同威胁,如各种形式的海上犯罪(海盗、毒品、人口贩卖等等),并见证了马六甲海峡巡航条约的成功,在大量双边和多变演习中接触,共同处理人道危机等(2004年的海啸救援以及2013年菲律宾台风)。尽管在一战之前,欧洲海军也偶尔会有一些合作,但是从未变成像如今亚太地区的这种惯例,也从未像今天这样对海军竞争形成遏制。
       因此,今天的政治家会认为他们并没有在进行一场海军军事竞赛,他们的海军现代化项目也有足够必要性,因为不仅仅是他们的近海,整个世界海洋的安全对于他们的经济和安全都有着不可辩驳的重要性。亚洲海军还远离家园,以合作的方式来保护国际贸易。更重要的是,几乎没有国家领导人、外交官甚至是海军采用欧洲人当时使用的那些军备竞赛术语,而且绝不会提起“赶超”敌人的需求,以此作为自己投入资金的理由。相反,他们一直在努力避免指出任何可能的敌人。专家或是社交网络中愤怒的网民可能会这样做,但是政策制定者绝不会——至少不会公开表示。一战之前的欧洲情况非常不同,一些政治家非常直白地指出谁是他们的对手,担忧他们取得的进步,对海军发展落后带来的可怕后果提出了警告。而其它人则承认国家参与了军备竞争,对可能发生的灾难性后果做了预警。尤其是在1909-1912年期间,到处充斥着战争一触即发的气氛,而今天的一切显然没有如此令人担忧。

 
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在日本海附近游弋。随着,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布局,美国海军加大了在亚太地区的部署。

亚洲海军需遵守“合作、透明、减少危机”三原则
       尽管如此,在中国东海和南海的任何一天都可能发生一次意外,转而导致轻微竞争,甚至引起全面的海上国际危机。所有刚开始发展潜艇的国家都很有可能成为意外的受害者,因为这是一门学问很深又要求很高的技术。在中国东海和南海的石油勘探也迟早有可能成为一场海上危机。发生在海上的这一切可能很难处理,因为海权依然有所争议,民族主义情绪又在上升。无论如何,现在我们虽然并没有看到海军军备竞赛,但是如果处置不当,这一区域的海军现代化进程并非没有可能发展成一场竞赛。
       正因为如此,亚太地区的海军和外交官们应该继续对这一危机保持警觉态度,即使持有善意,今日的海军现代化可能会演变为明日的军备竞赛。军事手段可能会压制政治目标。为了防止这一切的发生,确保海军现代化只是为了维持海上秩序和稳定以及协同和合作,亚洲发展中的海军需要遵守三项海上原则:更多的合作、对政策和意图有更高的透明度、当意外发生时,必须为减少危机寻求更有效性的合作方式。1909年-1912年期间,英国和德国没有能做到上述的任何一点。
       还有重要的一点。海军军备竞赛应该被看做是国际关系中的现象,而非原因。军备竞赛的结果主要取决于胜者的政治意图,并不是所有的海军军备竞赛都会导致不稳定。比如说,不为很多人所知的19世纪英国和法国海军军备竞赛并没有导致两国之间的战争和冲突,而是为他们在20世纪初期的合作提供了动机。即使是在1909年-1912年达到顶峰的德英海军军备竞赛也并不是两国在1914年走向战争的重要原因。那时,盎格鲁和德国的海军关系已经比之前改善了很多,因为英国显然已经“赢得了竞赛”。这是一个提醒:有时未能维持足够海军力量可能比“有管理的竞争”更容易对国际和平产生威胁。由于英国和美国未能在海上维持足够防御力量,这为纳粹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进攻创造了条件,亚洲海军需要以上文提到的三点海上限制来发展自己,一方面避免1909-1912年的欧洲历史重现,但也同时要避免1930年代的那段历史。他们是否能够做到,这取决于整个国际关系的大趋势,而非这一区域海军的某些计划。(李鸣燕 译

参加中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的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舰艇编队在中国东航海域航行。  澎湃记者 赵昀 图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战百年,扩张录入编辑:杨小舟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