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警方调查“医生救人被判非法行医”谣言,法院疑惑发帖者目的

澎湃记者 龚菲

2014-06-29 21:47 来自 一号专案
南京市中级法院发帖否认“医生救人被判非法行医”。 

       近日,微博和微信上开始疯狂转发一则听起来耸人听闻的消息。该传闻称,北京一女医生李芊在火车上对即将临盆的孕妇接生后,被孕妇家属告至南京一基层法院,后经南京二级法院审判认定该医生为“非法行医”并作出赔偿1万余元。
       6月28日,南京市中级法院在官方微博@南京V法院 发帖,对上述传闻予以否认。南京市中级法院新闻法院人、宣传处负责人赵兴武29日向澎湃记者表示,经过彻查中院和10家基层法院近10年的案件,未发现该案例,法院方面已就此谣言向南京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希望公安部门找到这个人,看看发帖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南京警方证实,目前已接到法院报案,称这是一起利用医患关系编造见义勇为反被诬告的极端案例,目的尚不得而知,已对此事件展开调查。        
网帖称外地女医生在南京“被黑”        
       澎湃记者发现,从6月27日起,各大微博和微信上开始疯狂转发一则“消息”。这则大意为“职业医生火车急救产妇,南京法院判非法行医”网帖称,2014年1月21日,河北保定籍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执业医师李芊在乘坐上海到北京的列车上遇到一孕妇急产,李芊帮助这名产妇生下孩子,并陪同孕妇和胎儿去了南京市某区级医院。胎儿被送到监护室后,被诊断为羊水吸入性肺炎,前后住院治疗了40多天。事后这名孕妇家属将李芊告上了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法院审理后,认定李芊非法行医,导致胎儿吸入性肺炎,要李芊赔偿新生儿住院费用和家属误工费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4361.59元。李芊不服,上诉至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网帖还形象地“再现”了法庭上李芊的律师与法官的一段对话:        
       李芊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质问法官:“是不是医生离开医院就不可以救人了?”
       法官的回答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在执业地点之外的行医即是非法,需要承担民事和刑事责任。”
       律师再次质问:“在紧急的特殊情况下,医生在大街上遇见急救病人,是否应当放弃良心,不予施救?”
       法官回答:“法律面前没有特殊。”……

       
       “今天我的心哇凉哇凉,作为一名医生,我们改变不了这个扯淡的法律,我们就必须改变自己。以后出了医院的大门口,我们就不再是医生了。大街上血流成河,也与我们无关了,因为法官都说,在执业地点之外行医就是非法行医,需要承担责任。这个责任我们承担不了。”这则为“医生李芊”鸣冤的网帖最后用颇为悲情的语气“倡议”道。
       这则网帖后来被一些网友改头换名,换上了一个更加耸人听闻且更有煽动色彩的“导语”:“尼玛又是南京!!!”。
       因为该网帖内容涉及医患矛盾、社会道德等社会热点,该帖在网络论坛和微信朋友圈迅速传播。不少网友在为“王芊医生”鸣不平的同时,还表示了对“法院判赔”的不满,甚至有网友将此事与几年前发生在南京的“彭宇案”相对比,称之为“阻止医生挺身而出的道德恶例”。
       “南京”、好心救助反被人讹诈、法院或其他公权力机构……几个相似的元素,接连发生的这几起备受关注的“案件”,瞬时成为网友们疯狂转发的动力。它们也成为这则传闻中最吸引人、最“火爆”的元素。        
南京法院调查并无此类诉讼        
       这一次,南京法院系统迅速启动调查和核实程序。28日上午8点04分,南京市中级法院的官方微博@南京V法院 就发帖对上述网帖内容予以澄清。
       南京市中级法院称,“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及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从未受理过被告为李芊,或任何医生在列车上因救人而引发的诉讼。经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官方网站核实,该院没有姓名为李芊的执业医师。”
       南京市中级法院新闻发言人、宣传处处长赵兴武28日晚上对澎湃新闻确认,该院官方微博上澄清的消息得确是南京市中级法院发布的,该院还将进一步向医院等方面核实相关信息。此外,对于这则影响颇大、流传甚广的谣言,南京法院方面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我们已向辖区派出所报案,但目前还没有接到公安部门的通报。”赵兴武29日对澎湃新闻表示,在得知此事后他们还是相当紧急,帖文中的内容看,涉及到两个焦点,均是当先社会矛盾焦点比较突出的问题,一个是有资质的医生在执业地点之外的行医是否属于非法行医,贴文中明确写出了法院认定是非法行医,这属于“偷换概念”,发帖人很会说利用大部分人对这一点并不是很普及的漏洞在煽动是非。要构成非法行医的一定是以盈利为目的,所以这个话题冲击了大家脆弱的神经;第二个焦点是,这个医生做了好事以后,法院并不支持做好事的人,还要判她承担责任,这就和此前的“彭宇案”没有任何区别,“彭宇案”当时被煽动起来就是因为他做了好事,没有得到司法的支持,最后被闹得沸沸扬扬的。“从这个帖子看,发帖人抓住了能够引发热议且贬损法院形象的关键点,所以当时我们看到这个问题,就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要求查清楚。”
       据赵兴武介绍,该市中院调查了近10年所有相近的案件,又担心发帖人写错基层法院的名称,就彻查当地10家基层法院,一直查到凌晨3点多,查遍当地10家基层法院。“写贴人对传播可能有研究,但对法律可以说不是太懂,我们当时一看到这个帖子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事情的真实度不高,矛盾、漏洞太多,但不能仅仅凭这个帖文来分析判断事情的真假,所以我们就从立案环节开始查,一直查到审判部门,从民意厅到刑侦厅一一排查,又从审判系统里查,还是没有。”赵兴武表示,现在他们希望公安部门找到这个人,看看发帖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与之相呼应的是,28日凌晨4点21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在其官方微博“@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上表示,进查询北京市执业医师与医疗机构信息后发现,并无“李芊”此人,并附上了查询结果的截图。
       28日晚,澎湃记者搜索网络发现,此前流传甚广的上述“李芊案”的原始网帖已被删除。澎湃记者暂未查询到该网帖的第一发布人。有关此事的新进展,澎湃新闻将予以持续关注。     
谣言多处漏洞为何仍被疯转
       让人备感遗憾的是,上面这则流传甚广的网帖,在专业的法律界和医学界人士看来,有多处明显“硬伤”,据此表面特征,也基本上能判定该网帖内容失实的可能性较大。
       具有医学背景的知名律师、江苏南京建康律师事务所主任王金宝律师对澎湃记者称,上述“李芊案”的网帖内容,从形式上看,就有多处问题:一是,上述案件是民事诉讼,而非行政案件,也非刑事案件,因此,诉讼中不可能出现“辩护律师”;第二,在民事案件中,法院不可能因非法行医判处赔偿责任,而是构成侵权才更有可能;第三,法官与律师的对话也令人生疑,对于民事案件,主审法官不会主动引用法律提起“刑事责任”的事情;第四,该网帖内容最后称,李芊“重新申请行政复议”,这在司法实践中也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而且行政复议也绝不可能审查司法行为并加以纠错。
       “一看这消息就知道是假的。”在微博上,也有一些医生跟贴或转发时加以详细解释。按照上述网帖的描述,“医生李芊”实施的是一种紧急救护,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诊疗行为,如果一家法院仅凭借医生的职业地点之外行医就认定是非法行医,此事就显得太荒谬了。即便是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但由于这位医生并非是出于盈利的目的,属于在紧急的情况下的见义勇为的行为,这种紧急的救助必然也会承担一定的风险,但要看到医生有技能、有资质的情况下进行救助在生命的面前,只要是合理的处置,避免了更加危险的事情发生,就不应该被追加责任。
       新浪微博实名认证帐号@医学界网站 也发帖呼吁称,【辟谣:不要让假消息寒了医生的心!】。@医学界网站 称,一位叫“李芊”的医生今晚突然成了医生圈里的热词,据称其因不在执业地点救人而被患者起诉,被判赔1.4万元,“《医学界》蟠桃会”里的大仙火眼金睛,一眼识出这是假新闻。不能让这种假新闻给医生带来“毁灭性打击”,不能因此寒了医生的心,辟谣贴,转给医生们。
       值得全社会及南京方面深思的是,这则明明含有多处漏洞和硬伤的谣言,为何会被这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加以围观并疯狂转发?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医患,造谣,非法行医,伤医录入编辑:黄杨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