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港台来信

专访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基本法不需要改

澎湃见习记者 张昕然 胡攀 发自香港

2014-07-02 19:46 来自 港台来信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 

       香港政界从来不乏巾帼,女性的柔软、亲切似乎更利于解决刚性冲突。
       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前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这其中,也不能缺少谭惠珠。
       谭惠珠,生于香港,执业大律师,现为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
       谭惠珠自1972年成为执业大律师后,积极参与司法事务40年。她说:“选择律师作为职业,觉得律师可以伸张正义,是我12岁就有的想法,一直没有改变过。”
       回归前,她奔走在港英政府与中央政府之间。1982年,她参与《中英联合声明》的起草探讨。3年后,她参与基本法起草。临近回归,她又成为香港特区政府筹委会成员。
       回归后,她说想做回自己的老本行。于是,她是专心做一件事——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成员,用她自己的话说,“捍卫基本法”是她17年来唯一的工作。
       年近70的谭惠珠,采访当天穿着一件花衬衣,神采奕奕。对于法条、法理她熟记于心,从业40年,她在大陆法系与普通法系之间转换自如。
       采访中,谭惠珠反复提及的概念是:“香港像浮在水上的一个球,再使劲按下去也肯定会弹起来。”她心目中的香港可以抵御任何困难。“我们要自己给自己打气,千万不能泄气,中央政府也一直给我们打气。”
       她对澎湃记者分享香港基本法的起草过程,分析香港如今面临的困境,都笑脸盈盈。唯独问及基本法已制定25年,是否需要修改时,谭惠珠收起笑容,非常笃定的说:“基本法不需要修改。”
       澎湃:香港基本法的实践,你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
       谭惠珠:1999年,香港的终审法院宣判,在内地出生的港人子女,即使出生的时候父母都没有香港永久居留权,小孩也可以在香港拥有居留权。
       当时董建华先生需要向中央请求释法,引起香港很多的争议,法律界认为这样是把我们的终审权搬到北京去。
       香港的法律系统是沿用普通法的司法解释权,就是法律的最终解释权在法庭。但是中国是属于大陆法系,用的是立法解释权,法律最终的解释权是在人大。
       澎湃:这就出现了两个法系之间的最终解释权的矛盾。
       谭惠珠:那么谁对基本法有最终的解释权呢?根据基本法第158条第一款,全国人大常委会拥有这个解释权,香港的法院对高度自治范围的法律拥有解释权,他们也可以解释中央地方关系的法律或者是中央管理的条文。
       香港的法律界认为这样是把终审权搬到了北京,这个概念是错误的。因为人大不做裁判,只做解释。
       我们在起草的时候参照了欧洲共同体使用法律的办法。在欧盟成员中,有两个不同法律的鼻祖。英国是普通法的鼻祖,意大利就是罗马法的鼻祖。欧盟规定所有的欧盟成员都要签署罗马条约。
       但是,如果英国有案件的争议属于罗马条约的一个条文,又影响这个判决的,英国在终审以前,要到欧盟法庭,请求释法。
       澎湃:基本法也已经制定快25年了,有人说要做一些修改,你怎么看?
       谭惠珠:基本法不需要修改。有些人认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要跟国外一样,弄一个公民提名,那只是少数人的意见。
       澎湃:最近香港有一些不一样的声音,从法律层面如何分析?
       谭惠珠:香港很受英美模式的民主制度的影响,并且对中央地方关系的认识不深,所以以为香港的民主政治发展的模式是英美模式才是理想的,他们不了解一个单一体制下的特别行政区,只有一个地方事务的管理权,政治体制最终是中央的决定。
       我觉得人心的回归是个有意义的工程,当然很重要的是香港人能够正确和全面了解一国两制的意义。假如香港人能够对内地的问题和中国已经取得的改进以及未来前景有一个合乎比例的认识,对于他们了解香港的前途是有帮助的。
       这个可能还需要另外17年的努力。
       澎湃:立法会有很多的议案推不下去,也导致政府的决策很难推行下去,可能会产生更大的矛盾,这样的说法你同意吗?
       谭惠珠:同意,所以要尽快出现一个执政联盟。现在立法会里面有一批人愿意联合起来支持政府,做对香港的大局和利益有帮助的政策。
       但是现在立法会没有限制议员的发言次数或者时间,没有限制他们的动议,所以一直不能表决。议事规则一定要改。
       澎湃:你同时也是民建联的骨干,你对香港政党的判断怎么样?
       谭惠珠:我对民建联寄予厚望,但是最严峻的是需要有政治魅力和政治勇气的第二代。第一代的领袖比如说曾钰成、谭耀宗都做得非常好,但是第二代青出于蓝的人还没有出现。
       香港政治发展的模式就是不鼓励政党政治,关键是看在事关香港根本利益问题上有没有一个强大的执政联盟去支持香港政府。
       澎湃:回归17年香港人从身份陌生到身份认同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谭惠珠:我觉得绝大多数香港人是认同中国人身份的。回归前,香港人对香港的前途有很多的疑惑,但是现在香港从来没有那么民主自由,经济方面可以说是全民就业,失业率很低。
       很多人愿意在香港生活,因此“一国两制”在香港是成功的。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专访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录入编辑:陈良飞
评论(1)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