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外交学人

习近平即将访韩,韩国学者期待中国送出“大礼包”

澎湃记者 郑怡雯

2014-07-03 12:09 来自 外交学人
       
       
崔春钦认为韩国方面期待中国能有一个等同于归还志愿军遗骸的“大礼包”送给韩国。
       
        习近平访韩在即,外界对中韩首脑会谈极为期待。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6月2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宣布,应大韩民国总统朴槿惠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7月3日至4日对韩国进行国事访问。秦刚表示,习近平主席访韩期间将同朴槿惠总统举行会谈,就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交换意见。
       韩国《中央日报》28日报道称, 习近平访韩系首次单独国事访问,这显示出对中韩“蜜月关系”的重视。在被问及韩国方面对习近平访韩有何期待时,参加“变化中的东北亚新秩序与新态势”研讨会的上海外国语大学韩国朝鲜问题研究院教授崔春钦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2013年韩国总统朴槿惠访华促成了韩国归还437具中国军人遗骸这个“大礼包”,此次习近平访问韩国,韩国也期待中国能有一个等同于归还志愿军遗骸的“大礼包”送给韩国;在朝鲜核问题上,朝鲜坚持研发核武器,进行核试验,因此,中国和韩国也更应提高战略合作,他希望习近平访韩能推动中韩战略合作,以促进东亚地区的和平。
       外界推测,此次访问还可能让中韩自贸区谈判取突破性进展。东北亚历史财团研究委员都时焕告诉澎湃新闻,他认为未来中韩自贸区推动速度会加快,中韩自贸区的成立可谓水到渠成。但是,成立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虽然已经启动,但将会面临巨大阻碍,韩国在与日本处理经贸问题之前,必须先与日本处理好历史问题的分歧。
       韩国、中国与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分歧巨大,韩中两国对日本政府否认历史、歪曲历史的行径表示愤怒。最近,安倍政府公布“河野谈话”调查报告,称当年“谈话”出台受到韩国政府干预。此言一出,即遭到中国、韩国等亚洲邻国强烈反对。6月25日,在由上海社会科学院与韩国东北亚历史财团(NHAF)联合举办的“变化中的东北亚新秩序与新态势”研讨会上,中韩两国学者深入分析日本的错误历史观,对日本歪曲历史进行批判。NHAF研究员车在福博士表示,中日矛盾基本上归咎于忘却侵略历史的日本首相安倍。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也有责任协调东亚地区的内部矛盾。他认为,如中日间对抗和矛盾长期化,韩国的立场非常尴尬。去年原本计划在首尔召开的韩中日首脑峰会就是因为中日关系陷入僵局而不得不取消,目前仍未能看到韩日或中日举行首脑峰会的征兆,原因就在于“日本首相安倍的历史认识”这个关键性问题。
       在东亚一体化进程中,中日韩三国起到重要作用。但中日间矛盾重重,日韩之间也存在各种分歧,因此东亚一体化的推进过程将会阻碍重重。车在福表示,韩国国内普遍蔓延着对中日关系的消极看法。在中日对峙关系中,韩国密切关注着两国关系走向,解读两国的“内心”和“战略互惠“。等到中日解冻期重来时,韩国将会积极利用韩中日三国合作事务局,在中日间历史领域寻求创造三国合作的基础。
       此外,韩国学者认为,美国的重返亚太再平衡战略也对东亚一体化发展起到阻碍作用。韩国梨花女子大学闵丙元副教授认为,当今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即为“奥巴马主义”中实行的”遏制战略“和”离岸平衡战略“,东亚地区国家在应对美国霸权国时,需要使用“软制衡”政策作为战略手段,即通过非军事手段谋求势力均衡,最终消弱对方国家的军事能力。
       韩国方面一直致力于朝鲜半岛统一。今年2月,韩国总统朴槿惠宣布将成立总统直属的“统一准备委员会”,探索统一方向。最近,韩国媒体舆论称,有信心于2030年完成朝鲜半岛统一。崔春钦告诉澎湃新闻,韩国经济水平领先朝鲜、韩国的民主制度亦可以包容不同的政治体系,韩国希望能与朝鲜方面通过统一协商的方式推进统一进程,争取早日实现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也有韩国学者认为,朝鲜半岛统一与否取决于中美关系,只有中美关系进入蜜月期时,韩朝两国的矛盾与分歧才能在中美两国的帮助下得以消除。NAHF政策企划室长洪冕基教授表示,中国新一届国家领导人提出了“新型大国关系”和“亲、诚、惠、容”的外交理念与外交方针,中国正开启着“创造性介入”的进程,致力于在全球层次扮演建设性角色。而中国的“创造性介入”也能向朝鲜半岛和平统一这一方向靠拢,中国可以借此打消蔓延于西方世界的“中国威胁论”,降低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的恐惧与戒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习近平,韩国,朝鲜半岛统一,中日韩自贸区录入编辑:黄翱
热追问

开创者

对于这个行为朝鲜会怎么看?
2014-07-01 16:45我来答 关注

You Can You Up

中韩关系一直还比较好,没有什么根本的利益冲突。同时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霓虹。就朝鲜方面来看我觉得也就是不太喜欢,但是不抗议。而且在这一方面我们对朝鲜早有交代。
80年代初我国松动与韩国的关系以来,凡有较大的行动,都主动向朝方通报,尽力做好朝方的工作。1992年与韩国谈判建交,当然更不能例外。但如何向朝方通报,却颇费斟酌。中央经过反复权衡,认为事关重大,从中朝友好关系考虑,为了表示对金主席的尊重,也有利于做好朝方的工作,决定以转达江泽民总书记口信的方式,派国务委员兼外长的钱其琛前往平壤向金主席当面通报。
钱外长首先转达江总书记的口信。口信中称,根据朝鲜半岛和国际形势的变化,中国与韩国建交的时机已经成熟,现特派国务委员兼外长钱其琛同志向您通报我们的考虑和决定,相信能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口信表示,中国将一如既往致力于发展中朝友好关系。通报结束后,屋内很静。金主席沉思片刻,首先有礼貌地表示感谢。接着他说,关于中国与“南朝鲜”关系问题,中国既然已经决定,那么就那样办吧。我们将继续进行社会主义建设,遇到什么困难,我们将自己去克服。说完之后即起身与钱外长等握手告别。这次会见,是我参加过的历次会见中金主席谈话最少、气氛最为平淡的一次,与他过去会见中国客人时的谈笑风生形成鲜明对照。
现在看来估计也一样,总得说来就是不太喜欢,但是不主动反对。
2014-07-01 15:36回复
评论(0) 追问(8)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