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夺刀少年”高考单独命题,英语无听力

澎湃见习记者 付珊 发自江西 澎湃记者 李淑平

2014-07-02 19:38 来自 直击现场
柳艳兵和易政勇的单独考场。新华社 图

       7月2日,江西宜春“夺刀少年”柳艳兵和易政勇参加高考。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现场了解到,江西省教育部门称两名考生所用试题系单独命题,其中英语科目没有听力。题目和考试成绩不会向社会公布。录取会综合考虑这次考试成绩、平时成绩及家长意见,整个录取工作会在7月结束。
       在宜春三中考试现场,校门上除了挂有横幅“2014年普通高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单考)袁州考区三中考点”,还有一个横幅引人注目:“向我校‘见义勇为先进个人’柳艳兵和易政勇学习致敬”。
       上午9时,考试正式开始。
       9时30分许,江西省教育考试院副院长曹正龙在校门口接受媒体采访。
       曹正龙表示,这是江西首次单独考试单独招生,考卷都是单独请老师命题,参照教学大纲和考试大纲,并非之前所说的用高考B卷。但是卷面分数都和正常高考一样。其中,英语科目没有听力。
       现场有记者问为什么会重新命题,会不会不公平?曹正龙说,要看什么的样的公平性。就公平性来说,其他考生是没办法跟这两个考生相比较的。
       曹正龙对澎湃新闻称,这次考试题目不会向社会公布,考试分数也不会公布,没有这个义务公布。
       曹正龙强调,最后的招生由省级招生委员会进行。
       至于怎么录取,录取到哪个学校,曹正龙表示,这个要根据单独高考的成绩、高中三年的学习成绩和综合素质考评三方面决定,再结合家长的意见,争取录取到他们比较满意、也比较合理的学校。
       整个招生工作在7月能结束。
       5月31日,江西宜春市区至金瑞镇的公交中巴车上,1名歹徒用菜刀将包括高三学生柳艳兵、易政勇在内的车上5名乘客砍伤。两人因与歹徒搏斗而负伤,没能参加高考。至此,社会各界都在关心两人如何参加高考。
       澎湃新闻了解到,考试是两个少年自己决定的,尽管二人所在宜春三中学校周姓副校长也劝过他们不要这么早。根据当地长期跟踪报道两位少年的记者采访,柳艳兵自己总结了四个早:早出院、早复习、早考试、早放心。
柳艳兵(右二)和家人在宜春三中学生宿舍内交谈。澎湃见习记者 付珊 图

       在7月1日下午的考务会上,负责此次考试的纪检组长强调,要确保万无一失。在体现人文关怀的同时,也要和一般高考一样严格控制试卷的保密。她说尽管只有两份卷子,看似轻飘飘,但拿着是非常沉重的。
       据澎湃新闻了解,两个男生6月23日出院后休息了一天,之后开始复习,白天在学校接受老师的辅导。
       宜春三中周姓副校长在7月1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目前来看,两名学生的身体状况只能说是说得过去,柳艳兵有时会头晕。有一次,在老师给他们辅导时,他因为不舒服而半路中止了。
       7月1日下午,澎湃新闻询问易政勇的身体情况,他说有时手臂会感觉胀胀的,坐久了腰上的伤口会疼。
       易政勇的父亲告诉澎湃新闻,儿子只有几天的复习时间,有时见儿子复习到晚上一两点,他会心疼地叫他早睡,儿子回应让他不要担心,不要催。
       宜春三中布置考场时,把考场旁边的办公室改为临时医务室。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江西“夺刀少年”录入编辑:陈良飞
热追问

上海澎友

以后高考会出现大批考生寻找见义勇为机会么
2014-07-03 12:18我来答 关注

看起来很美

“请让我见义勇为。”眼前说话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街边没人——这条路上总是这样,想必他是在和我说了。
“什么?”我没太明白他的意思。
“是这样的,等会你在过马路的时候会有辆车开过来,不过你放心,你不会遇见什么危险的,到时候我冲上去会推开你。”少年一边说一边指着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面包车主看到少年指着自己,向我们的方向挥了挥手。
哦,大概就是要伪装一个见义勇为的现场。我假装没有明白他的意思:“那我等他开过去再过马路不就好了吗?”
少年从书包里掏出一个信封,信封不厚,应该有一笔比较公道的钱。
“请让我见义勇为。”递给我信封,少年再次说道。
我答应了他。
少年向面包车做了手势,说:“好了,你现在过马路吧。”
少年的面无表情让我不禁有些担心,再加上高速开来的面包车,电光火石间有个想法冒了出来:这会不会是场针对我的谋杀?想到这里,我迅速往马路对面跑了起来,然后听到“嘭”的一声……
等我停下来,才看到少年已经被撞出了两三米,鲜血像阳光一样在路中间散开。
街上没什么行车,面包车司机下来看了一圈,有些慌乱,回到车里开着车掉了个头就跑了。
来不及多想,我又跑回少年身边,刚拨下120,电话就被按掉。
“我来打120。”又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请让我见义勇为。”他也没什么表情。
2014-07-02 17:30回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评论(1) 追问(8)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