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绿政公署

白血病大学生向刘永好女儿下跪求助,专家称跪错了对象

澎湃见习记者 许梦娜 实习记者 章佳慧

2014-07-03 09:38 来自 绿政公署
       
6月30日,身患白血病的莫向松为了向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畅借款100万治病,携14名同学下跪。 
       
       7月2日,一条“白血病大学生携14人集体下跪 向富豪借100万”的新闻在网上热传,当事人莫向松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下跪借钱显得更有诚意,会想更多办法救自己的命。
       据中新网报道,6月30日,在成都市武侯区航空路新希望大厦外,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24岁的大学生莫向松为了向四川首富刘永好之女、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畅借款100万治疗白血病,携14名同学下跪。四川省人民医院城东病区血液肿瘤科医生朱剑梅介绍,莫向松目前已经进行了6个疗程的化疗,现在最好的方法是做骨髓移植,但这需要高昂的费用。
       此举在网上引发网友争议,网友“不喝奶茶”称:我赞赏这种为了同学的生命而做出的努力……但我更希望看到他们能用其他更为积极的方式为同学筹集医疗费用。
       网友Nicole •H认为:有点逼人上梁山的意味,虽然是为了命悬一线,假如所有绝症患者都如此这般,这世界的富豪能有多少……
       7月2日下午,澎湃新闻与当事人莫向松取得联系,他坦言自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为了救命。专家称他这一举动属迫不得已,批评显得残忍,但跪错了对象,不如跪到政府门前。
下跪借钱显得更有诚意
       澎湃新闻看病需要花多少钱?
       莫向松做移植的话是就是几十上百万,或者100万都救不了我,移植是一个无底洞,后续还有很多治疗。
       澎湃新闻:为什么想到向“新希望”借呢?
       莫向松:他们是四川的首富,我知道“新希望”以前的董事长很喜欢做慈善。
       澎湃新闻:为什么要用下跪这种方式来借钱?
       莫向松:假如是我站着的话,他们可能觉得很没有诚意,主要是没有办法。
       澎湃新闻:为什么要让同学和你一起?
       莫向松:我觉得我一个人的力量可能不行,不能够打动她。
       澎湃新闻:他们给你回应了吗?
       莫向松:没有,我们跪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有一个街道管理人员让我去大厦里面谈,等到两点过,大厦里面有人出来告诉我说刘董事长不在,说我的行为也不好,让我走了。
       澎湃新闻:你自己觉得这种行为是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呢?
       莫向松:因为他不是白血病,他不理解我。
       澎湃新闻:你觉得借100万多吗?
       莫向松:对于他们来说,可能100万不算什么,但是对我来说,可以救命。最终假如没有得到更好的办法,我还是挽救不了自己的时候,我也会把别人募捐给我的钱全部捐出去。
我救自己的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澎湃新闻:你曾经有在草坪上裸晒,想把癌细胞晒死的行为?
       莫向松:我当时不知道那样是晒不死癌细胞的,之后是医生告诉我这个行为不可取,我也是没有办法,抱着一线希望晒了几次,有一次被媒体报道。
       澎湃新闻:有人觉得你可能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吸引别人的关注和帮助,你怎么看?
       莫向松:很多人还是很支持我的,我找“新希望”那天透露了电话和QQ,有将近两百个人来支持我,也有一些人反对,他们说我是绑票。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换位思考一下就知道了,有一句话说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对于他们的评论也不太在意。我做我自己的事,我救我自己的命。
       澎湃新闻:有人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看?
       莫向松:他可能是觉得我丢了尊严,我那个方式就是用我的尊严换我的生命吧,没有生命哪来尊严,我现在生命都受到威胁了。
从民政局领过几百块
       澎湃新闻:如果借不到钱,你怎么办?
       莫向松:我还会想其他办法,今天有很多支持我的网友建议我去找陈光标,还把他的微博给我。
       澎湃新闻:你有没有想过找一些政府部门、公益组织求助呢?
       莫向松:患白血病和绝症的人很多,我去找他们不一定会搭理我,需要帮助的人很多,我只是其中一个。
       澎湃新闻:你跟官方联系过吗?
       莫向松:我之前找民政局领过几百块。一次晒太阳的时候,有一个当兵的知道我找民政局,告诉我不止领那么多。然后他打电话给民政局,叫我写申请,听说可以拿到几千块,我还没有去拿。
专家:不如跪到政府部门前
       对于莫向松的行为,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表示,莫向松不应该采取公开对公民施压的方式求助,这等同于强索硬要,如果这家集团帮助他,他的行为可能会给一些人形成鼓励效应,为了求生的目的可以接受,但方式值得商榷。
       顾骏说:“我们批评他很容易,但是他是一个命都要没的人。批评是不是太残忍了?关键是有没有方法能救他。”
       针对网友建议向公益组织求助的方法,顾骏认为,公益机构没有足够的资金和精力,如果医保能够托底,只要大病就是国家来救,“这样的年轻人,应该得到国家的救助,但是他现在得不到。在得不到的情况下,他只能用这样一种险招,而这种险招是我们不能接受的。这就是所有的问题纠结就在这。”
       “所以他还不如跪到民政部门前,跪到政府部门前,别跪在土豪门前。因为给政府施加压力,这是公民的权利,给另外一个公民施加压力,这是不允许的。他要跪也跪错了对象。”顾骏告诉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学生,白血病,下跪录入编辑:黄志强
评论(3) 追问(1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