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一号专案

律师透露:玉林警方要求“逃犯”不与记者联系便释放

澎湃见习记者 王健 发自广西玉林

2014-07-03 09:37 来自 一号专案
2日下午,陈武林委托律师进入看守所探视哥哥陈武青。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连续报道的玉林“网上逃犯”一事有了最新进展。
       7月2日,“逃犯”陈武青的家属委托律师前往看守所探视陈武青。据律师介绍,陈武青称警察要求他签一份协议,承诺不与记者联系,并交出记者联系方式,签协议后便可获释。但陈予以拒绝。
       据澎湃新闻此前了解,玉林两兄弟陈武青、陈武平受弟弟陈武林“牵连”,被列为网上逃犯长达一年零八个月,警方既不抓捕也不撤销追逃信息,陈武青甚至还可自由出入派出所。
       报道刊发后,玉林警方先后在27日、30日将陈武平、陈武青刑拘,理由均为“涉嫌故意伤害”。
       7月2日,玉林市公安局宣传科科长冯春晖回应澎湃新闻,关于警方为何在近两年时间不抓捕,而媒体报道后又迅速刑拘二陈的问题,警方还在调查。
       虽然两兄弟双双被抓,但陈家人似乎看到了麻烦终结的希望。“我们现在吃饭都香了,事情有眉目了。”
嫌犯被要求签协议承诺不找记者
       7月2日下午,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春华受陈武林委托,进入玉林市第一看守所探视陈武青。
       “陈武青说他被刑拘后,先后在派出所、看守所做过三次笔录,警方提出和他签订协议,要求他不能请记者,并提供记者联系方式,签订协议后便可以释放他。”李春华告诉澎湃新闻。
       但事实上,澎湃新闻记者在玉林市公安局及福绵分局采访时,均留有联系电话。
       对于警方的要求,陈武青予以拒绝。同时,他还告诉李春华,他到(砍人)现场的时候人已经散了,对方当事人(被砍伤的人)也不在现场。
       陈武青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曾有过多次的类似表述。
       他还告诉李春华,警察多次要求他交出自己的手机。此前,陈武青曾前往新桥派出所,并与所长陈桂山交谈数分钟。当时,陈武青用手机录下了这个过程。
       李春华说,如果警方没有证据证明陈武青参与砍人,就应当释放,并立即撤案。要求陈武青签协议承诺不与记者联系的做法,没有法律依据,荒唐可笑。
        陈武青告诉李春华,要求他签协议的一个警察叫梁勇,是福绵分局的。3日早晨8点半左右,澎湃新闻向福绵分局求证得知,梁勇为该局刑侦支队教导员。随后,澎湃新闻致电梁勇,核实陈武青所述内容,但他拒绝接受采访。
调查五天仍无结果

       在过去近两年时间里,对于“网逃犯”陈家兄弟,警方既不抓捕也不撤销追逃信息,他们甚至能自由出入派出所。
       而当澎湃新闻报道后,警方又迅速将二陈刑拘。此中缘由实在令人费解,这也是澎湃新闻连日来多次追问的焦点。
       早在6月28日,广西公安厅宣传处副处长范武华就告诉澎湃新闻,玉林警方对此非常重视,并已成立了工作组调查。
       6月30日,玉林市公安局福绵区分局副局长陈文胜向澎湃新闻表示,分局没有权力接受媒体采访和对外发布信息。而玉林市公安局宣传科科长冯春晖则称,正在调查此事。
       截至7月2日,声称“正在调查”的玉林警方仍未公布调查进展情况。
       当天下午,冯春晖再次向澎湃新闻表示,玉林公安局对此事非常重视,成立了工作组调查。但他拒绝透露工作组由谁牵头,有哪些组成人员,也未说明需要调查多长时间。
       不过,据陈武林的堂哥陈双介绍,7月1日下午两点多,一名村干部问他村里有几个人参与当年的打架,有必要的话到派出所去解释清楚。二三十分钟后,又有七八名警察来到村里,“警察问我家人姓名,有兄弟几人。他们手里拿着相片资料,跟我比对了下就走了,没提打架的事情。”
       玉林警方究竟是在调查两年前的打架事件,还是在调查警方涉嫌的不作为、渎职情形,目前尚不得而知。
两兄弟被抓,家人“吃饭都香了”
陈武青被抓后,店铺生意只能由不懂业务的妻子料理。

       此前,因被卷入陈武林的砍人事件,陈龙江、陈武青、陈武平也被警方列为“网上逃犯”。
       2013年5月6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拘役5个月的陈武林刑满获释。同年6月28日,陈龙江去车管所补办车辆行驶证,被警方“抓获”,随后被关37天。
       陈龙江的释放证明书载明:“检察院不批准逮捕应立即释放”。但陈龙江后来仍被采取强制措施——监视居住。
       不过,和陈家兄弟被网上追逃一样,“监视居住”也如儿戏。
       玉林公安局福绵分局给陈龙江的监视居住决定书显示,在监视居住期间,被监视居住人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离开执行监视居住的处所,须将护照、身份证件、驾驶证件交执行机关保存。
       陈龙江告诉澎湃新闻:“我回家住了几天就去广东干活去了,公安局没过问,也没收我的身份证。”
       未被处理的“网逃犯”的陈武青、陈武平则成天提心吊胆,担心也会被警察抓去。外地客商邀请做生意的陈武青去考察参观,他不敢去;女儿出车祸,交警要求他去签字领赔偿金,他也不敢去。
       唐丽说:“后来没办法了,我告诉交警我老公是‘网上逃犯’,是被冤枉的。交警说我不管你这个,你只管来签字领钱就好。”但陈武青仍不敢去,但也不见警察来抓他。
       “我都盼着警察来把他抓走,去蹲一个月牢就太平了。”唐丽告诉澎湃新闻,“主要是心理压力太大了,但他觉得自己没犯法,干嘛要坐牢。也放心不下生意,走了店铺没人照顾,我又不懂业务。”
       为了解决此事,他们曾前往公安局、检察院、信访局反映情况,但都无济于事。
       虽然陈家二兄弟现在双双被抓,但这对他们来说,未必是件百分之百的“坏事”:他们似乎看到了终结这场麻烦的希望。“现在吃饭都香了,事情有眉目了。”陈武林说。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玉林网逃兄弟录入编辑:鲍志恒
评论(0) 追问(8)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