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绿政公署

专家谈“跪借百万”:大病医保不完善靠个人只能等死

澎湃见习记者 许梦娜 实习记者 章佳慧

2014-07-05 09:29 来自 绿政公署
莫向松下跪求助的行为引起争议。对于大病救治,国内的大病救治体系建设情况是怎样?相关的政府部门应该有怎样的担当?  IC 图

       遭遇大病该怎么办?携14名同学向富豪下跪求借100万,这是莫向松的选择。
       2013年11月,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的学生莫向松被确诊患急性髓细胞白血病,但因缺乏资金无法进行治疗。莫向松下跪求助的行为引起争议,一些人认为这是“道德绑架”,但通过媒体报道后,也有人主动联系上莫向松提供帮助。
       对于大病救治,是否所有人都需要通过媒体报道的形式才能筹得更多的钱?国内的大病救治体系建设情况是怎样?相关的政府部门应该有怎样的担当?7月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
大病救治应该多条腿走路
       
澎湃新闻:中国大病救治的体系是怎样的?
       蔡江南:政府从2012年开始号召建立大病医保,但由于各地情况不一样,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实行,有的地方则慢一步。医保报销有封顶线,一般是当地社会平均收入的六倍,有的地方收入比较低的话,当地居民能报销的钱就很少。这也是一种不公平,是中国发展的历史时期当中需要走过的一段路程。
       澎湃新闻:对于大病救治,是否所有人都需要通过媒体报道的形式才能筹得更多的钱?
       蔡江南:这肯定不是一个根本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对于个案来说,如果很棘手,媒体报道也许能够起到燃眉之急的作用,但不能都靠媒体报道来解决。我觉得没有道理去批评他的,这是一条生命,只要不是违法的形式来进行的话,不应该有太多苛求。
       大病医保还是需要多条腿走路,政府挑大头,此外,红十字会、慈善组织、发动社会捐献这样各方配合,公立医院也可以针对某些特殊的患者,减免费用,也算是对社会的贡献。
       澎湃新闻:针对这种个案,筹不到钱难道就是绝境?
       蔡江南:我见过几个这样的案例,根本没有钱的话只能等死,这是目前比较残酷的现实,特别是白血病这样的,需要几十万才能做手术,后续的治疗还需要坚持用药,如果单靠个人的话,只能坐着等死。
不应让通过媒体求助成常态
       
澎湃新闻:国际上对大病治疗的体系是怎样的?
       庄一强:国际上采取几种办法,第一,保险原理,通过买保险把风险分担,100个人买保险,1个人得病,那99个人的钱就集中给1个人;但不管是商业保险还是社会保险,覆盖的金额是不够的;第二,政府通过纳税人的钱,拿出一部分救济基金,通过民政部门或卫生部门,对特别贫困的、有困难的人士进行救助;第三,通过社会的慈善力量,国外人士捐款成立基金,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澎湃新闻:那中国的情况呢?
       庄一强:中国有大病救助,包括白血病,但只针对儿童,成人白血病不在救助范围内。
       澎湃新闻:通过媒体报道寻求帮助,莫向松得到了一些帮助,但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庄一强:一个完整的社会,对老百姓有担当的政府是不应该让这个成为常态。更好的办法一是政府应该要有担当,二是呼吁公民社会,我帮你,你帮我。
能报销60%仍无力承担
       
7月2日,莫向松进行了造血干细胞配型,希望能通过这个途径找到合适的骨髓,莫向松称换骨髓等治疗有可能花费上百万也不能治愈,即使得知购买的社会保险可以报销60%,莫向松和他的家庭还是无力支付余下的费用。
       经过媒体的报道之后,莫向松称有很多好心人主动来加他的QQ,他在空间里把自己的银行账号和电话号码留下,此前曾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专程给他送来2500元。
       2013年11月5日,已经持续低烧一个月的莫向松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城东病区被检出患有急性髓细胞白血病,“我生病都是一个人去看,承受这个结果的时候也是一个人。”莫向松告诉澎湃新闻。
       莫向松称至今已经进行过6次化疗,所有花费加起来共计十万余元,有六万元从学校的募捐中得来,由于身体和经济原因,第七次化疗目前还没有进行。据媒体报道,莫向松出生3月后母亲去世,父亲因此精神失常,自己从小与养父母一起生活。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血病大学生下跪借款录入编辑:黄志强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