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侵华日军4.5万密信曝光:设立“慰安妇”制度是日本国家行为

澎湃新闻记者 储静伟 实习生 陈昱清 黄从严

2014-07-04 22:35 来自 直击现场
日本关东军“9.18”事变后,在沈阳地区进行作战。

       今年的7月7日,是“七七事变”77周年。选择这一时间节点,吉林省档案馆再次公布一批日本关东军侵华遗留档案。此前于今年的4月份,该档案馆首次结集公布第一批档案。
       由于长春曾是伪满洲国“国都”,战后截获了大量日本侵华档案。澎湃新闻(www.thepaer.cn)获悉,1945年日本战败后,曾在中国境内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了一场销毁档案的行动。近年来,吉林省档案馆新发掘整理出一批日本侵华档案,其中一部分是日本投降时关东宪兵队司令部没有来得及销毁的档案。
       此次结成专辑公布的档案来自450件邮政检阅档案,涉及信件约4.5万封,形成时间为1939年到1945年,是被宪兵队检阅后认定为不可扩散的有损日本政府或军队形象的史实。档案完全出自日本侵华史的亲历者、见证者之手,真实地记录了日本自“九·一八”事变起,以中国东北为基地,南进北犯过程中制造的无数烧杀淫掠的惨案和事件,是日本军国主义及其殖民统治罪行的铁证。
       吉林省档案馆公布档案的同时,将邮政检阅月报专辑结集成二卷出版。“这些档案真实反映了日本在中国犯下的种种罪行,证实了日本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被邀请参加发布会的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表示,档案不仅给学者提供了研究日本侵华战争有利史料,也提醒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不忘历史,不让历史悲剧重演。
       日本关东宪兵队档案中还记载,日军在东北各地、华北、华中地区以及印度尼西亚爪哇等地普遍设立慰安所,甚至有“慰安妇”与日军官兵的比例、某个时段日军官兵进入慰安所的人数统计等。在关东军的邮件检阅档案中,保存有许多被删除的日军官兵通信内容,里面也记载了许多日军推行“慰安妇”制度的细节。
       苏智良认为,尤其是日军7990部队获得日军上层批准,通过伪满中央银行在数个月里汇款53.2万日元巨款,用于强征妇女、设立慰安所,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表明日军设立“慰安妇”是一种国家行为。这些档案是揭露日本实施性奴隶制度等暴行的新证据。
       邮政检阅月报专辑1-2集出版内容分为多个方面,反映日军在中国烧杀淫掠暴行、实施战略轰炸罪证、修筑秘密军事工程、奴役劳工罪证、进行化学战、细菌战反人类罪证等各类详尽档案。
日本士兵轻描淡写:一次“总共杀了三个人”
       反映日军在中国烧杀淫掠暴行档案在信件档案中比比皆是,此类档案在被检阅的信件中数量很大,也是日军为保护自身形象而刻意掩盖的部分。因此,无论报刊、信件,凡举此类内容,均在以日本关东宪兵队为主导的各机构实施邮政检查过程中,被削除、扣押或没收处理,这些被扣押或被处理的信件等作为日军档案留存下来。
       永田部队本部村中荣写给日本室兰市祝津艾德莫小学校的信,信件内容充满日军在中国残杀中国人的血腥。
       “(前略)让他们围着池塘站立,进行射杀,并把尸体投入池塘中,鲜血把池塘水染成鲜红色。在死人堆里游泳的鲤鱼都翻了白肚,浮了上来。到了26日(中略)我领着一个人,把他的手反绑,带去了河边。之后小队长又带来了三个人。我用刺刀刺入这个人肚子,拔出来又刺了一下。由于穿着衣服,鲜血闷声冒了出来,这个中国人就哼了一声,趴着倒下了。之后我又刺穿了他的胸口,并把尸体踢入了河中。看着尸体浮浮沉沉,随着河水飘走,心情真好。土地被鲜血染红。我又拉过来一个人,这次总共杀了三个人。”
       日本山下部队小林部队坚山队佐佐木国雄写给日本大分县白杵町佐佐木芳信的信件。内容为“当地居民或是腰部以下、或是脚部、或是胸部严重烧伤。最残酷的是有的人被汽油从头浇下,活生生地被烧死。…… ”
       哈尔滨满军独立宪兵队员的一名日本人暴打一名中国人。在他写给其朋友的信中写到,让一两个满人消失也不会有人知道,所以打算找机会采取非常手段。
       一封发往奉天中国银行中国人吴荫秋的信件被扣押。信中写到,“最近日本军队要求士兵遵守纪律,多少稳定了一些,但是晚上仍然会有掠夺事件发生。南川门姜懋广店的刘二兄在虹桥西的两所住宅,被抢劫一空,光愿家的丈夫也被逮捕了,日本军给他灌水,给他施加火刑,他嘴里一直喊着救国。日军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令人寒心。”
日本败军纵火烧毁城市建筑物
       日军占领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后大举侵犯。从1938年起,对中国战时陪都重庆及其他地区实施了长达5年多的大规模战略轰炸,妄图消磨和瓦解中国人民的抗日意志。数年间连绵不绝的狂轰滥炸,使中国各地废墟满目,尸横遍野。特别是重庆大轰炸,除造成直接被炸伤亡外,更致使校场口防空隧道及其他数地大批平民窒息而死,制造了震惊中外、惨绝人寰的惨案。日军的滔天罪行,遭到了当时国际社会的共同谴责。
       上海法文上海日报社《法文上海日报》载,“日本开始侵略以来已有两年之余,仍未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日本现在依靠在一些很普通的城市发动轰炸,不断扰乱人民的和平生活。目前,重庆虽说是支那的首府,但它并不是武装型城市,也不是军事防卫型城市,日军战机经常向这一非战斗人员集中地区投放炸弹,引起了无数的火灾,投放的炸弹超过100枚,人民被残忍虐杀。”
       重庆南岸弹子右大湾薛连宝写给常熟东兴沙西苑镇薛石良的信件内容被检阅后列入有害事项被摘录:“内容是因敌机疯狂的轰炸,死伤人数、破坏的房屋数以及损害不计其数。轰炸的声响响彻于天地间,百雷同时落下。□□恐怖和疲劳,就宛如到了死期般的心境□□,路旁的尸体七零八落,妇女和孩子□□□化为灰烬。”
       在邮政检阅过程中,日本宪兵队对客观报道或评述日军暴行的中、外报刊包括宗教机构刊物采取了扣押、没收等措施。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194 号艾丽塔巴尔托斯(人名音译)寄送营口启东公司艾姆泽托里尼(人名音译)的俄文报纸《鲁斯基 • 乌 • 阿尔金其内报》被扣押。报载“根据从前线发来的报道,日本军队的抵抗显著减退,南京在军事上的据点在短时间内就会回到中国部队的手中吧。蒋介石部队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了南京的郊外地区,与败退的日本军队之间展开了战斗。最后败退的部队放弃了市区,放火烧了建筑物。”
       美国杂志以《麻醉剂是日本的新式武器》为题,揭露日本军队为了消灭中国抗战,选择鸦片、吗啡、海洛因等可怕的有害物当成武器使用。
       日军对陪都重庆及其他各地进行战略轰炸所造成的平民伤亡和惨状,是中国近代战争史上抹不掉的民族伤痛。邮检月报档案进一步证实了日军灭亡中国的战略企图,是日本军国主义罪行的如山铁证。
视劳工生命如草芥,得病不给吃药
       日本一直视中国东北为它的生命线。关东军为夺取其在远东的利益,从1934年起直到1945年战败前,为防范苏联进攻,采用摊派、抓捕和非法使役战俘等法西斯手段,在中、苏、蒙边界地带,修筑了绵延数千里的军事工程。在关东军的镇压和苛酷管理下,数十万中国劳工在修筑这些军事工程中变成了堆堆白骨。一些被检阅的信件,记录了关东军授权下的日本工程队视劳工生命如草芥,与狗同等对待的反人道罪行。
       被东宁宪兵队检阅扣押处理,由伪满交通部东宁土木建设事务所高井安一写给东京市品川区大井金子町志村关造的信件,介绍了中苏边境修筑秘密军事工程的史实描述:
       “军用道路一日能修筑6千米左右。新建工程位于三岔口正下方,能够清楚地看见俄罗斯。要塞地点挖到了军用道路和地下道的□□□。弹药库在山的□□□,从天上看不见。当地民众看不见,也不知道在哪里,其里面是道路。”
       东宁藤田组大肚川工程现场小山水平,写给大阪市港区千代见町三丁目水盛线店小山德太郎的信件被没收处理。内容是“ ……目前在大肚川地区流行着伤寒疾病。藤田组的苦力在20日的时候有24人死亡。其他的部队苦力人员中每天也有一两个人死亡。如果在这样的地方死去的话会被人嘲笑。这种时候也不能够去苦力小屋,因为身体比较重要,狗或者是苦力如果得病的话也不会给他们吃药,更不会带他们去看医生。而且医生也绝对不会进行医治,所以当然会死去……”
       中央档案馆副馆长李明华指出,据有关资料记载,华北日本军在1941年至1943年对国共双方军队发动的历次大规模治安讨伐作战中,强掳抓捕10余万至20万国民党军和八路军战俘及抗日根据地平民充当战俘劳工(或特殊劳工)。根据吉林省档案馆馆藏1943年6月伪满警务总局《辅导工人就劳数别实态调查表》,阜新煤矿、北票煤矿、抚顺煤矿、本溪湖、昭和制钢、东边道、西安煤矿、珲春煤矿截至1943年6月累计采用“辅导工人”40402人,累计死亡4823人(死亡率高达11.9%)。
进行化学战、细菌战等反人类罪证
       日本侵华过程中,为了以最少的代价达到毁灭中国的目的,公然违背国际公约,组建秘密部队,研制使用细菌武器和化学武器并用于实战,犯下了反人类的滔天罪行。虽然在细菌部队化学部队罪恶活动过程中,日军内部以防谍为目标,严格控制有关信息外泄,但被检阅的日军官兵信件中还是露出了蜘丝马迹。
       哈尔滨石井部队正崎为志写给日本千叶县匝瑳郡八日市场町石原市太郎的信件,记录了这个史实。“丰仪在6月22日晚上突然接到命令,现在正在向最前线出动之中。因为我们石井部队是特殊秘密部队,因此请不要多言。”
       日本军人藤原恒雄使用上海吴淞路257号中方邮政局给尾道生鱼会社 藤原已之助的信件,被检阅后被划归为影响军机有害事项。
       这份月报资料因日军撤退时被烧毁处理,摘录有些残损,但仍可从断断续续的文字中,仍可看出日军计划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战的史实。
       “以开始□□□□,与□□□早晚会有一场战争。□□□没有错误,装备全部□□□,因为不是□□□【中国】对象,故预想是用化学战。(纲)部队是土联队、冈部部队□四十一联队□□□。”
       牡丹江省温春北川部队秋山队秋元重光致信神奈川县横滨市港区新羽町秋元留吉,被涂抹处理。信中写道“具有科学武器的航空部队,特别是在防谍方面的规定非常严格。请不要说出我的固有部队名称是飞行第二十八战队。”
       诺门坎参战日军信件中透露出的使用毒气武器作战的实况:“在炎热高温达到120℉、130℉的地方,派遣‘瓦斯’士兵带着防毒面具前往作业,其痛苦程度真的是不如死了痛快,军队完全就是焦热地狱啊。”
反映日本军人厌战史实档案
       1939年5月至9月,关东军在中蒙边界诺门坎地区挑起事端向苏蒙军开战。苏蒙军采用现代化的陆、空立体战术,给日军沉重打击,关东军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邮政检阅档案中有大量日本军人记录的诺门坎战场的惨败战况的信件,因日军出于推进侵略战争的目的,鼓舞军人士气,严格禁止军人谈论战败惨状或传递这类消息。因此,反映诺门坎战况的信件,都被宪兵队扣押销毁。
       吉林省东安街田中要部队中藤一写给爱知县尾田幸反映其思乡厌战的信件被没收处理。“无论战争还是事变都是令人苦恼的事情。拖着软绵绵的身体和深入骨髓的疲惫,继续行军打仗。横躺在草席上,在寒冷中打盹,做了个梦。那个时候的寂寞无法释怀。对下士官1年左右不能回家这样的事情,用深深的忧愁与无法释怀的倦怠之拳将空虚打破 ……”
       日军山下部队小林部队山内队杉本重义写给大阪府下堺市住吉桥通1-22号 松本敏江信件。内容是“我们3月才能退伍,信也不能随便写了。忙于武器检查,但是都不想干。(中略)啊,想回家!想回家!再多呆一天都受不了。”
       以下是诺门坎参战日军信件中透露出的使用毒气武器作战的实况及强烈的厌战情绪:“已经不想前往前线了”;“越是经常把‘军人’、‘舍身奉公、愿做护国的鬼’等这些话挂在嘴边的人,就越是珍爱生命,这证明他们在理性上展现出了智慧。靖国神社也好,护国神社也罢,都不过是生前一时的安慰。”
日本曾推行向东北20年移民百万户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推行了向中国东北20年移民百万户的侵略国策。目的是壮大日本在中国东北的实力,以此稳定中国东北的“治安”,建立“新大陆政策”的据点,进而实现防御、进攻苏联,吞并中国及远东地区的战略图谋。
       日本的移民侵略国策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同时也给日本移民带来了极大的苦痛。中国农民因日本移民的入侵流离失所;日本移民来到东北后,过着与政府宣传完全不同的生活。比起东北的寒冷天气,更让他们心寒的是日本军国主义政府的野蛮欺骗。
       由密山发往广岛市八丁堀帜町小学前井本里子的信件,反映了对移民国策的强烈不满,极具代表性。
       信件写到“因为怀抱希望而心潮澎湃,来到了憧憬的满洲。我们移民团到达目的地几天后知道了一切,感觉梦幻破灭了。知道一切真相后我们一行人怒气冲冲想要全部返回,虽然团长说明缘由后一时平静下来,但大家心里还是为国内听说的和当地的实状相差甚远而吃惊不已。国内的报纸和杂志都不惜笔墨赞美移居到满洲有多好多好。没有看见过当地情况的日本人,都做着乐园的美梦呢,来到满洲到处都是一样的荒秋落日,梦想已经破灭。”
       牡丹江市银座大街桧垣文具店的村田八郎,写给京都府兴谢郡宫津町川向大江康夫的信件,流露了对日本移民国策的质疑。“□□□提起开拓青少年□□□,像那样的事这里一件都没有。听这儿的指导者说,好像是从国内来到这儿后马上就被带到还没人去过的深山中。月薪貌似从1元到1元50钱不等。此外由于工作非常辛苦,偷偷逃跑的人会被用枪射杀,实在觉得非常不合情理。这件事往大了说就是国家的问题,所以跟谁也不要说。”
       大黑河的日本人三井丰,致信日本山梨县中巨摩郡稻積村杉野玄三郎被削除处理。被削除的内容是“离开故乡之时,政府人员的花言巧语让我抱有巨大的希望。但是当我来到此地了解了满洲的情况以后,之前的希望就彻底落空了。一分钱的现金也不给发,每个月只有相当于2元的酒保购买券。”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侵华日军,吉林省档案馆,九一八事变,伪满洲国录入编辑:姚秋韵
评论(0) 追问(0)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