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运动家

解说员的世界杯 | 社交媒体时代,反抗的就是主流

颜强 专栏作家

2014-07-08 22:08 来自 运动家
【社交媒体的蓬勃生长,令主流地位不断遭遇挑战。挑战的表层体现,是对这种声音或者方式的反抗,于是不论个性化的表达,例如引经据典的赛事概括,还是热情澎湃的瞬间描述,都会遭遇大量的质疑声。】

       拉丁人对于足球的欣赏,有着与众不同的口味,一些约定俗成的剧情,如果不表演出来,他们肯定不答应。
       就像满座的比赛,一场下来,巴西球迷肯定要玩一两次墨西哥人浪。墨西哥人浪的出现,往往是比赛场面沉闷,球迷们看比赛看烦了,自娱自乐的集体无意识行为。但是习俗也会随着不同乡土而发生改变。尤其在南美洲这片神奇的土壤上。
       拉丁人以热情闻名,主动参与性强烈,场上球员是主角,场边观众同样也要参与比赛,这样的世界杯氛围才足够浓烈。球场之外的观众,也不会因为自己远离赛场而自我隔离,他们需要将比赛氛围,透过屏幕和声音,传递到自己身边。
       所以资深南美足球专家蒂姆·维克里告诉我,比赛进球之后,大声长喊“Goal……“,喊到声嘶力竭,喊到山无棱天地合,这是南美足球解说员,在比赛发生进球时,必须必须完成的规定动作,哪怕当时还有很多发生进球的信息需要及时介绍,但球迷的基本要求,就一定得有这一声无穷无尽的Goal。否则拉丁球迷会极其不爽,会觉得自己的看球体验不完整。
       约定俗成,狂放得有些不讲道理的Goal声,便是拉美解说的必修基本课。久而久之,这也成了拉美足球特色之一。
       央视的段暄老师,在几场小组赛的前期解说时,曾经尝试过借鉴这种南美解说的风格。对于中国受众,了解拉美足球特点的,听到段老师开嗓,自然能会心一笑,这样新鲜的表达,对世界杯的中文传播,也是很有趣的尝试。


       可是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央视这次派驻前方的四位解说,以及作为多场比赛的解说嘉宾朱广沪,每一位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批评和质疑,甚至可能被恶搞,与其说这是赛事解说过程的缺憾,不如说这更是社交媒体的一种属性体现——观点和意见表达,先于对事实的了解和沉淀。
       世界杯赛事转播,央视具有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转播权,这是一种排他性媒体独家版权的体现。而社交媒体平台,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这种毋庸置疑的独家性。
       互联网打破了太多隔膜和障碍,移动互联网,更让每一个个体有了发声和表达的机会,但互联网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无政府主义状态,权威与威权,最容易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遭遇挑战。社会心理学的深度分析,用英国社会学者凯特·福克斯的概括,便是:“……野蛮生态下的社交媒体,最大的本能,便是不断推翻各种秩序和架构……”
       世界杯的传播,在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长久以来都是一种声音或方式的传播,这和电视媒体长久占据主流媒体地位相关。这种惯性传播,其实是对绝大部分球迷的世界杯乃至足球启蒙,然而社交媒体的蓬勃生长,令主流地位不断遭遇挑战。挑战的表层体现,是对这种声音或者方式的反抗,于是不论个性化的表达,例如引经据典的赛事概括,还是热情澎湃的瞬间描述,都会遭遇大量的质疑声——当那些挑战的个体,从一开始就将自己放置在主流声音的对立面时,任何讲述与表达,对他们来说,都是糟糕的表达。
       解说过程中,不同的性格体现,也会在社交媒体上激起不同反响。加里·内维尔退役后,在天空电视台评球,语言风格和他做人一样,直率明朗,单刀直入。这种性格,在社交媒体上很受欢迎。他的弟弟菲尔·内维尔这次世界杯在BBC说球,评论话语不多,相当谨慎小心,反倒在社交媒体上被狂嘘,因为“平淡中庸”。BBC作为英国的世界杯主播电视网络,也被大肆指骂。
       荷兰的解说,在荷兰大胜西班牙比赛中,激动得不能自已,语无伦次,却得到了荷兰球迷交口称赞,主观性表达反倒比客观性陈述更受欢迎,但这只是一时一场的状况。场场都有野兽派表现的嘶喊者,赛事本身不值得嘶喊,这样的解说又会遭到质疑。温格在世界杯现场为法国电视台说球,风格中正平和,不少法国球迷就觉得“乏味无趣”、“他干嘛不多花些时间去研究阿森纳转会问题……”
       移动互联网的世界杯传播,因社交媒体而变得更加复杂。主流与另类,主观与客观,各种表达与讲述风格,都可能遭遇莫名挑战,一如朱广沪的巴葡读音。究其根本,作为赛事的报道和讲述者,解说仍然是媒体矩阵当中一环,娱乐性很重要,可解说到底不是娱乐艺人。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社交媒体录入编辑:腾飞
评论(0)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