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时事 经济 思想 生活 我的订阅
报料 登录 注册
热新闻

首页>直击现场

江西一学校迁新址2年至少5人患白血病,校方被指漠视装修污染

澎湃新闻记者 刘兴旺 发自江西黎川

2014-07-09 08:27 来自 直击现场
死者龚思烨。

       这是一起不会有结论的争议,但它关乎人们的健康与生命。虽然事发有3年,但疑云与启示,却更趋理性和价值。
       2010年9月1日,黎川一中搬进了新校区,随后的2年多,该校至少有5名学生被确诊患上了白血病。
       这一血的教训启示了我们:我国于2010年8月颁布实施的住宅、医院、学校等民用建筑工程在竣工前必须进行室内空气检测的规定,不能再被无视。
患病的学生
       不幸是2012年11月21日突然降临到龚家的。
       这天上午,龚寒松的儿子龚思烨在家吃完早餐准备去学校上课,没想到牙龈突然出血不止。龚思烨随后被家人送到黎川县人民医院进行检查。
       由于龚思烨牙龈出血很厉害,很难止住,接诊医生为他做了血球计数化验。
       检查结果让龚家吓了一大跳。化验结果显示,龚思烨的血球计数指标超过正常值的50倍以上。
       医生初步诊断为白血病,并建议将患者立即送到医疗条件更好的省城(南昌)大医院进行治疗。
       龚思烨被迅速送到了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进行抢救。经过骨髓穿刺等一系列检查,医院诊断他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并在当天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17岁的黎川一中高三学生龚思烨终究没有再回到学校的课堂,他的生命定格在2012年11月23日下午5时,此时距离2013年高考还有196天。
       在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的前10天,龚思烨曾偷偷地跟母亲纪伟说腿有点酸痛,皮肤上还出现了几块紫色的斑点。
       纪伟当时认为儿子可能是打篮球拉伤了肌肉,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龚寒松说,儿子从小就喜欢打篮球,身体一直都很好。
       谁也没想到,这竟是急性白血病发病的征兆。
       独子的突然离去,让纪伟几近崩溃。她此后再也不敢进入儿子生前住过的房间,因为“害怕”见到房间里挂的儿子遗像。
       每次回家想起儿子,实在憋得不行,觉得人要崩溃了,她就骑电动车跑到郊外,找个无人处,对着蓝天,一通哭嚎。
       2013年,龚寒松夫妇辞去了工作,离开了黎川。龚寒松说:“妻子因为想小孩,天天哭,熬了几个月感觉没法待下去,所以我们夫妇俩都辞去工作离开了那个伤心的地方。”
接连患病的孩子
       龚寒松在寻找儿子病因的调查中发现,黎川一中在2010—2012年,2年多的时间里有多名学生和他的儿子一样,患上了白血病。
       2011年4月8日,黎川一中初一学生谢志刚被病魔夺去生命时只有13岁,也是死亡年龄最小的一个。
       2011年元宵节过后,谢志刚感到两腿无力,并伴有牙龈出血不止的症状。家人至今仍记得小孩患病时的情景:“牙龈出的血把一盆水都染红了。”
       “儿子在南昌的大医院被确诊为白血病。”2014年5月15日,谢志刚的父亲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家里前后一共为小孩治病花去了30余万元。
       根据目前已知的信息,1996年出生的胡小伟应是黎川一中搬进新校区后首位患上白血病的学生,彼时他正在念初三。
       2010年9月31日,胡小伟因出现持续发热、四肢无力的症状被家长送往县医院治疗。次日,胡又被家长送往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检查。
       几天后,胡小伟被送至上海瑞金医院,医生诊断为急性淋巴白血病。从发病到现在,胡小伟前后共花去了40余万元医药费——这几乎将这个家掏空。
       如今,每隔半年胡小伟要去上海做一次化疗,每次的费用大约两万元。由于长期的化疗,他的头发早已全都掉光了。
       与上述3位校友的遭遇相比,今年20岁的吴琼似乎要幸运很多。2011年3月20日,他在南昌被确诊为白血病,随后被送到上海继续治疗。
       为了给儿子治病,李艳英夫妇拿出了积攒多年的60万元积蓄,又东拼西凑了40多万元为儿子进行骨髓移植。
       经过骨髓移植后,吴琼的身体恢复得很好,如今每年还要定期去上海检查一次。
       而患病学生付某,2011年3月发病,至今还在治疗。
5个,12个,或者更多?
       龚寒松说,经过多方打听发现,黎川一中搬入新校区后的2年多时间,至少有12名学生患有白血病。 为此,他还制定了一份不完全名单。
       这份皱巴巴的名单,上面除了记录了上述五名学生的详细信息外,其余的7人或留了个模糊的地址,或留下了联系电话。名单显示,这些学生均患上了同一种疾病: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发病时的年龄均在13岁到17之间,且都是独生子女。
       “可能不止这12个人,有的患有此病的学生请假后没有及时将病情转告学校,有的甚至直接就被学校封锁了消息。”龚寒松说,能站出来指证的只有5名学生家长,其他的7名学生家长因各种原因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和详细地址。
       有媒体记者曾于2013年根据名单上的联系电话拨通了几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患者家属,他们均不愿意接受采访。
       “家里有人患白血病,这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一学生家长说,小孩自搬到黎川一中新校区3个月后就查出了白血病。他认为是家丑,“你们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我家小孩以后的路还很长。如果你们把她得病的消息说出去了,她以后还要读书、嫁人、生子吗?”
       2013年2月才担任黎川一中校长的陈建新向澎湃新闻证实,学校前几年确实相继有多名学生被确诊为白血病,并有学生死亡。
       对于龚寒松提供的统计数字,黎川官方2013年8月曾公开在江西当地媒体上给予否认。黎川官方称,龚寒松反映“黎川一中迁校以来患白血病人数不止12人”的说辞完全是夸大事实,学校政教处魏老师表示有5名学生得白血病;至于文中所称其他因各种原因不愿透露身份和详细地址的7个人是子乌虚有。
       黎川一中公开认可的5名患白血病的学生,即本文所提到的龚思烨、谢志刚、胡小伟、吴琼和付某。
待解的病魔元凶
       公开资料显示,白血病在我国的发病率约为2.76/10万,也就是说,在每10万人口中患上白血病的不足3人。
       龚寒松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白血病正常发病的概率这么低,为何学生总数才5000多人的黎川一中,近两年来却相继有多个孩子患病?
       龚寒松等学生家长在网上搜索发现,引发白血病主要有遗传和化学物污染两种。
       他们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接诊医生询问他们的第一句话:最近家里有没有新装修?
       起初,家长们并没有将孩子的白血病与刚建好的新校区联系在一起。但随着患白血病的学生人数不断增加,他们不约而同地认为黎川一中新校区在搬入前未对教室空气检测,强行让学生搬到有毒气体(甲醛、苯)超标的教室里上课,最终诱发学生得了白血病。
       黎川一中,是江西省重点中学。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7月,占地170余亩,项目总投资近1亿元的黎川一中新校区正式开工建设。
       来自黎川一中的消息,该校新校区在2010年7月竣工,9月1日正式投入使用;新校区共有标准教室140间,建筑面积31960平方米,可容纳学生6000余名,可以容纳1500名学生寄宿。
       胡小伟的主治医生、上海瑞金医院沪洲分院陈医生说,虽说白血病的病因很复杂,不能说是某种原因导致发病,但是,全国的血液病行业都有个共识,基因导致这种病的概率在15%,而因装修释放的甲醛等有害化学物质致病的概率高达85%。
       他说:“胡小伟这个病例,可以说,室内装修污染是主要凶手。”
       根据流行病学的统计,我国每年新增约4万名白血病患者,其中2万多名是儿童。而北京市儿童医院的统计数字显示,该医院90%白血病小患者的家庭在半年内装修过。
       江西省血液学研究所专家李明等专家说,目前装修中各种装饰材料中产生的甲醛、苯等气体以及石材中的放射性物质可以致癌,虽然不能说白血病患者肯定是室内装修导致的,但是资料上显示,甲醛、苯等化学制剂可以诱发白血病 。
       黎川一中原校长、现担任学校党委副书记的廖印彪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学校的教室都是用普通的材料建造的,地面是水泥的,墙壁也没有装饰,不像居民家里还要贴大理石等,这些材料不会带来危害。
       “我们在没有搬入新校区之前,学校每隔一两年也会出现一个白血病患者。”廖印彪称,龚思烨等学生患白血病与搬入新校区受污染无关,黎川县白血病的发病率与全国相比可能偏高,甚至原来老校区也至少有3名学生患上了白血病。
       不过,廖印彪未能对上述说法提供有效的依据。
       黎川官方此前曾在江西本地媒体回应称,“龚寒松将儿子患病原因归结于新校区的装修与事实不符。县一中新校区开工建设前经福建高科环保研究员进行了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评价表显示:此项目的建设和正常运营可行。工程项目均严格按照工程监理施工,于2010年7月前竣工,经相关部门验收合格后,2010年9月正式投入使用。”
迟到的检测结果
       悲剧或许可以避免。龚寒松说,如果校方按照国家规定,在新校区投入使用前进行室内空气检测,包括他儿子在内的学生也许不会患病。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国家质检总局、国家住建部于2010年8月18日曾联合发布的《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物浓度限量标准》规定,住宅、医院、老年建筑、幼儿园、学校教室等民用建筑工程在竣工前,开发商或政府部门必须委托具备CMA计量认证资质的室内空气检测机构对房屋进行检测、出具合格报告,否则无法通过验收、不得交房。
       这一“国标”的出台,早于黎川一中搬入新校区的时间。
       2012年,很多患者家属多次前往学校讨说法,“校方一直说新校区装修没问题,却始终递交不出有力的室内空气检测报告来说服大家。”
       那么,黎川一中到底有没有严格依据国家法规对新校区校舍的室内空气进行检测呢?
       廖印彪等多名黎川一中教职工说,自2012年11月学生家长反映问题后,黎川县两次委托有专业检测资质的检测机构对教室的甲醛、苯指标进行了专业检测,结果均不存在超标情况,学校当时还把检测的结果张贴在校园的显眼位置。
       这也侧面承认,黎川一中在2010年9月1日搬入新校区前,并未依法对室内空气进行检测。
       对于上述几份迟来的检测报告,一名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称,黎川一中新校区投入使用已两年之久,在这个时间段进行室内空气检测,根本不能反映2010年9月刚搬进去时的空气质量,这个数据可以说毫无意义。
上访的家长与降职的校长
       龚寒松等学生家长称, 黎川一中对学生患上白血病负有重要责任,应当对患病学生的家庭进行赔偿。
       为此,一些家长走上了上访之路。其中,2012以来,龚寒松跑遍了教育、环保、信访等政府部门,奔波于县城、抚州、省城之间,打工的所有收入全部用在了告状上。如今,龚寒松和妻子的生活中只有两件事:第一,打工,赚钱;第二,上访,花钱。
       而黎川一中则坚称,学生患白血病与学校无关。
       不过,原来担任黎川一中校长的廖印彪在2013年突然被调整职务,其由校长降为学校党支部副书记。
       “廖印彪的职务调整可能与其任上多名在校学生患上白血病有关。”外界猜测称。
       就此,黎川县委宣传部回应称:“前任校长廖印彪岗位变动一事,事实是应其个人要求和组织需要而调整。”
       廖印彪也解释称,他2013年是51岁,由于年纪大了,所以从岗位上退下来挂个虚职,他是主动向组织提出来不再担任校长一职的。
       “廖印彪2013年才51岁,身体又没毛病,如果没犯错误,怎么可能自己主动申请退下来呢?”龚寒松说,多名在校学生患上白血病后,他和其他学生家属一直到处上访,教育局和校方都很有压力,为了平息此事所以将廖印彪降职。
       “学校之所以理直气壮的否认,是因为家长没有直接的证据。”一名江西法律界人士称,患病学生家属可将学校告上法庭要求赔偿。
患病学生状告学校
       患病学生将学校告上法庭,已有先例。
       2013年1月,就读于北京昌平区南口镇七间房小学四年级的马淑婷,被查出患有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她认为自己患病与学校新建和装修有关。
       2013年7月,马淑婷将学校告上法庭索赔,北京市昌平区法院南口法庭已受理该案。
       马淑婷的家人介绍,2012年暑假,昌平区南口镇七间房小学开始翻建、装修,直到2012年9月1日开学,学校装修尚未完工,窗户还没装、外墙也还没刷漆;2013年1月10日,因教室内温度较低,学校开始加装暖气,并在暖气管上刷油漆。
       马淑婷将学校告上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七间房小学及其上级管理校南口中心小学赔偿医疗费37万元、护理费1.44万元、造血干细胞移植费50万元等,共计90.27万元。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江西,学生,白血病录入编辑:慈亚圣
评论(1) 追问(2)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